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 算账【三更】(补)

    杜禁乃是杜康的弟子,杜家重点培养的天才,如今已经拥有天魂境的修为,只要不出意外的话,绝对会成为一代强者,就算不能屹立在巅峰,最少也能傲视一方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杜康他对自己自己弟子非常看重,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他居然被易辰废掉了,如今他只有一个念头,那便是杀了易辰。

    而面对他的怒喝,一鸣导师不为所动,他也是宇魂境,并不比杜康弱,而且易辰的修炼天赋也极强,更是那个人的弟子,要是出什么意外的话,恐怕他承担不起那个后果。所以不管如何他都要保全易辰,当即道:“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,废掉杜禁的兽魂,不过是你们的片面之词,要动手,也得拿出证据再说。”

    其实现在一鸣导师他们都很惊疑,易辰的修为他们非常了解,要解决普通天魂境还没有困难,废掉一位天魂境的妖孽级天才,这更加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咻”而就在这个时候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易辰的身上,其有怀疑,还惊讶,他们都想知道真相,到底是不是易辰出的手。

    “废掉杜禁师兄兽魂的就是他,绝对没有错,现在杜禁师兄体内还有他残留的魂力。”那些杜家天才们做出一副斩钉截铁的模样,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们都在场,出手的是的确是易辰,他将杜禁打成重伤,最后废掉了他的兽魂。”刚才有很多修者都在场,他们俱是点头,同意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一鸣你还有什么话可说,现在快点让开,难道你还想袒护他不成?”杜康脸色发冷,而后释放出来的魂力威势更加强大,此时他极度愤怒。

    闻言,一鸣导师眉头一皱,如果是易辰动手的话,那理亏的是他们这边,当即转头看向易辰,目光带着询问之色。

    “那个杜禁是被我废掉的。”易辰的脸色倒是非常平静,而且自己做的事情,他不会否认,当即便很随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当听到这番话的时候,在场很多修者都露出了震惊之色,从别人口听到终究没有得到正是,而易辰亲自承认的话更让他们震撼。

    “哼,好大的贼胆。”杜康脸上充满了愤怒,发出一道喝声,而后心神一动,一股恐怖的能量快急射而出,直接饶过一鸣导师,朝易辰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这可是宇魂境的能量,要是被击的话,不会有好下场,易辰此时不敢怠慢,双手快掐动法诀,魂力在他的手指间凝聚,随后迅结印击出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,随后一股魂力翻涌,凝聚出一个巨大的拳头,破开虚空直接迎了上去,最终和杜康凝聚出来的能量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!”宇魂境的攻击何其强大,易辰的魂力仅在一瞬间就被撕开,随后杜康那一股能量,带着死亡的气息朝易辰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咻”这样的结果在他的意料之,因此易辰反应极快,法诀迅一变,随后魂力在他身体周围凝聚出一个残缺的魂力铠甲。

    “轰”紧随着,那股能量便撞击在易辰的身上,但震耳声音传出的瞬间,他凝聚出来的魂力铠甲,立刻就被轰成碎片,强横的能量直接将易辰掀飞出去,一股剧烈的疼痛袭来,易辰忍痛一扭腰,身体在空旋转两圈,当落在地面上之后,嘴角溢出一丝血迹,抬头用森冷的目光看向杜康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只是受了一点小伤,而且刚才他的防御动作一气呵成,从这里可以看出他对魂力的控制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同时他的战斗意识非常强大。两者相结合之下,难怪他能够击败杜禁那种级别的妖孽级天才,要是成长起来的话,恐怕会是一位更强大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修者们脸上浮现出吃惊之色,这样结果可在他们的意料之外,纷纷开始议论起来,看向易辰的目光闪烁异彩。

    “杜禁师兄是杜康长老的爱徒,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易辰,而长老他拥有宇魂境的修为,后者不过只是准天魂境,根本不是对手,他必死无疑。”杜家的那些天才们则开始冷笑起来,而被废掉的杜禁并没有昏迷,他用不甘和怨毒的目光看着易辰,如果不是后者的话,他就不会成为一个废人。

    “能够接过我第一次攻击,但你绝对无法接下我第二次攻击。”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易辰躲过一劫,杜康老脸有些管不住,身躯猛的一颤,一股魂力直接从他的丹田内冲出,立刻凝聚出一头气势汹汹的魔兽,朝易辰冲击而来,这一次他凝聚的魂力更加可怕,在场众修者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“糟糕。”那股能量的威势让易辰脸色无比凝重,依照他现在的修为,绝对无法拦截下来,要是被击的话,就算不死也得重伤。

    “要打,奉陪到底。”但易辰却没有丝毫的惧怕,双手开始掐动法诀,对方虽然是一位宇魂境,但他拥有两头九级魔兽,再加上岩浆之精,所有的底牌全部都使用出来,就算不能打赢对方,也要狠狠的咬他一口。

    “不要太过分了。”便在易辰准备召唤出金焱火凤的时候,一道喝声响起,一鸣导师他已经反应过来了,猛的一挥手,而后一股魂力带着呼呼的风啸声冲出,撞击在杜康释放出来的能量上,直接就将他的魂力给击散。

    “一鸣,难道你以为保得住他吗?”杜康脸色非常不好看,杜禁是他得意门生,如今被废,要是不解决易辰的话,难解他心头只恨。而且这件事情传出去,肯定会影响杜家的名望,所以他一定要下杀手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的经过,我们都还不清楚,其也不排除是你的弟子先惹事。”一鸣导师脸色平静,同时转头看向易辰,道:“易辰,将事情的经过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闻言,易辰这才掐断法诀,没有继续召唤金焱火凤,随后便没有隐瞒,将遇到机缘石,还是夺宝的过程,再到杜禁偷袭自己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什么,他得到了机缘石,而且还吸收了机缘石里面的能量?”当听到易辰所说的话之后,在场的修者们脸上都浮现出羡慕嫉妒恨之色。

    机缘石能够提升修者百分之五十的机缘触发率,使用只有一直都有效,直到他彻底进入下一个境界,此时他们忍不住哀嚎,为什么自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吧杜康,事情完全是由你的弟子惹出来的,本来易辰已经放过他了,可他却不知好歹,发动致命的偷袭,这是他应得的下场。”在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,一鸣导师脸色微微一冷,道:“如果你们真的要继续追究的话,我们龙渊学院随时奉陪。”

    当听到这一番话之后,杜康脸色微微一变,他完全没有想到结果是这样,起初他以为是易辰先惹出的事情,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杜禁自作自受,但后者不管怎么说都是他最心疼的弟子,所以不管如何他都要讨回这笔账,当即冷声道:“错是在杜禁不假,但易辰废掉我弟子的兽魂是事实,此子心狠手辣,留不得。”

    当听到这番话之后,易辰忍不住冷笑一声,按照杜康的话来说,难道要他站着挨打不动,那才是对的吗?

    “要是易辰少一根毛发,你们杜家所有的天才都要陪葬,包括你。”便在这个时候,漂浮在虚空上的藏书尊者开口了,声音虽然不大,但却带着绝无仅有的霸道,好像惊雷一样在空气回荡,让在场的修者们脸上浮现出敬畏之色,这就是强者的威严,任何人都不得触犯。

    而杜康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如果只有一鸣导师的话,他绝对不会惧怕,但藏书尊者可是名副其实的准宙魂境强者,随随便便就能将他秒杀,所以现在对易辰出手的话,他的处境会非常不利,甚至对整个杜家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强者的话一定说到做到,易辰的修炼天赋足以让龙渊学院尽所有的力量保全,所以杜康他要是动手的话,绝对没有好下场。”那些围观的修者此时都开始议论起来,同时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了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十几年不见,藏书尊者你的锐气并未减退,范围更甚从前。”便在这个时候,漂浮另一端的墨鹤不冷淡的说道:“以前我们墨家跟杜家有过一些合作,往日也算是朋友,如果你动手杀了他的话,我可以保证你们杜家人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当听到这番话的时候,在场的修者们脸上都浮现出惊疑之色,本来藏书尊者那句话,足以让杜康退缩,但现在墨鹤开口了,就是不知道杜康会不会动手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。”易辰拳头在此时紧握起来,缓缓抬头朝墨武看去,此时能够发现,后者在用眼角的余光关注着易辰,眸间带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