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六百八十章 苦战【二更】

    “得战决才行,不然的话肯定会输。”易辰他此时两条双臂被震得发麻,体内的魂力也消耗了三分之一,这种高强度的战斗,对魂力消耗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对手,我说过你有认输的机会,如果顺便将机缘石交出来的话,我兴许会给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杜禁再度冷笑起来,如果仔细的话,便能够发现此事的双手在微微发抖,并且虎口也已经被震裂。

    刚才的战斗可以说是势均力敌,连易辰那强大的**双臂都被震伤,更别说是**力量不强的杜禁,而且天陨重剑因为体积的优势,在直接硬碰硬的时候,产生的威力会更加的巨大,所以刚才的碰撞当,杜禁他也吃了不小的亏。

    但他的脸色依旧很平静,要是使用魂技的话,杜禁有绝对的自信,能够轻松碾压易辰,在他的眼,后者不过是蝼蚁罢了。

    “凭你还没有取我性命的资格。”易辰冷笑一声,从他体内释放出来的战意更加的高昂,对方的强大让易辰兴奋起来,这种畅快淋漓的战斗,是他最渴望的。

    只有在生死历练的时候,才能更快的提升自己的修为,虽然晋级下一个境界,要经历凡尘练心,但这段时间对易辰来说帮助并不是非常大,所以他现在最希望一场畅快的战斗,希望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,触摸到晋级的机缘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机缘石,那就让我看看,在这样的情况下,对我有没有效果吧。”易辰默默的说出这句话,随后心神一动,一丝魂力在他的控制下进入储物戒当。

    “咻”就在这一瞬间,刚才被他收入储物戒当的机缘石,快从里面飞出,而后易辰快抓住,一把丢在嘴里。

    “他要在这种情况下使用机缘石。”当看到易辰的动作之后,那些杜家的天才们脸上浮现出吃惊之色,他们都没有想到,易辰居然这么疯狂。

    “机缘石是我的东西,除了我之外,没有任何人有机会服用它。”杜禁发出一道喝声,眸间闪过阴冷之色,而后身形一闪,快朝易辰冲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想要,那就给你好了。”易辰没有淡淡一笑,而后快吐出,机缘石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杜禁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魂力铠甲!”度太快了,杜禁他没有想到,易辰会使用这样的攻击方式,当即脸上浮现出一抹冷色,而后心神一动,魂力立刻凝聚出铠甲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沉闷的声响传出,那块灵石撞击在铠甲上面,沉闷的声响传出,而后杜禁便被震退几步,那块机缘石掉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本来蕴含着能量的机缘石,光芒闪烁,非常的艳丽,而且可见有能量在机缘石里面流转,但现在的机缘石,却没有任何的光芒,看起来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。

    “他将机缘石里面蕴含的能量全部都吸收了。”当看到机缘石的模样之后,那些杜家的天才们脸色变得阴冷起来,用恶狠狠的目光瞪着易辰。

    “机缘石,希望能够给我带来晋级的契机吧。”易辰感应了下丹田里面的情况,发现刚才被吸收的机缘石能量,此时将他的兽魂包裹起来,静静流动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。”杜禁他立刻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,当即便冷喝一声,随后心神一动,一股能量在他的控制下,注入长枪当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一道轻颤声响起,杜禁的长枪闪烁起刺眼的光芒,一股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开来,让那些杜家的天才们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“杜禁师兄他要开始使用魂技了,看来他已经动震怒了,有好戏看了!”那些杜家的天才们眼神闪烁着异彩,看向易辰的目光已经如看死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。”杜禁冷喝一声,随后双臂猛的一用力,长枪在他的控制打出几朵枪花,而后立刻朝前方刺出。

    “六品下等魂技——怒啸九天第一重!”“轰隆”

    沉闷的声响传出,一股庞大的能量直接从他的长枪当汹涌而出,凝聚出一头面目狰狞的魔兽,朝易辰冲击而来,所到之处地面被拖出一条触目惊心的沟壑。

    那股能量非常强大,要是被击的话,恐怕就算是天魂境的天才也得受伤,因此易辰没有丝毫的怠慢,心神一动,魂力在他的控制下注入天陨重剑。

    “六品下等魂技——陨日神炎斩第三重!”心头冷喝一声,随后天陨重剑释放出强烈的光芒,他立刻劈出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庞大的魂力翻涌,立刻凝聚出一把放大了无数倍的巨剑,而后带着凛冽的劲风迎了上去,沉闷的声响传出,而后易辰感觉前方一股强烈的震力袭来,随后他本人便被震退出好几步,虎口都被震裂,渗出血丝。

    虽然是同等级的魂技对抗,但易辰彼此间境界的差距,所以易辰他在这一次碰撞当吃了亏。

    “在使用魂技的时候,那个易辰在杜禁师兄面前,完全就是蝼蚁一只,根本不是对手,他就等死吧。”那些天才们此时都冷笑起来,并不认为易辰会赢。

    “看来不用我亲自杀他,很快他就会死在杜禁的手。”而北佑此时也冷笑起来,前些天易辰在那么多人面前将他击败,让他这位天才颜面无存,所以他早就怀恨在心,现在见到易辰要倒霉了,他立刻就冷笑起来,眼神充满了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六品上等魂技——怒啸九天——第三重!”而就在这个时候,杜禁他准备趁胜追击,魂力在他的控制下源源不断的注入银枪当,当再度刺出的一瞬间,一股更加恐怖的能量从枪急射而出,所到之处虚空都被震碎,朝易辰轰击而来。

    要是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,易辰被这股能量击的话,绝对会有性命之忧,虽然他的魂技不需要时间凝聚,但仓促出手的话,不一定能够将这股能量拦截下来。

    “魂力铠甲!”为了安全起见,易辰他并没有使用魂技,快将天陨重剑挡在身前,同时调动出魂力,在身体周围凝聚出一个残缺的铠甲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紧随着,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,那股能量撞击在易辰的护盾上,虽然那是准天魂境最强的防御,但杜禁他这一次攻击也极度可怕,直接将易辰的魂力铠甲给震碎,而后狠狠的撞击在天陨重剑上面。

    “咻”便在这一瞬间,易辰他感觉重剑传来一股非常霸道的力量,而后他本人连人带剑被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咻”双臂被震得麻木了,易辰嘴角溢出一丝血迹,强忍住剧痛,身躯在空猛的一扭,而后以极快的度落地,继续往后面退出几步之后,方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蚍蜉撼树,不自量力。”看到易辰狼狈的模样之后,杜禁脸上浮现出倨傲之色,用充满不屑和鄙夷的目光看着易辰。

    听到如此刺耳的话,易辰脸色充满了漠然,不紧不慢的伸出手擦了下血迹,而后缓缓站起身来,换换抬头看向杜禁,两道森冷目光在他的眸间闪过:“只要必胜的信念在心,蚍蜉一样可以撼树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笑,难道他以为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还能够战胜杜禁师兄吗?”当听到易辰的话后,那些杜家的天才们当即便开始冷笑起来,语气当对易辰充满了看轻。

    “虚张声势,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花招。”杜禁冷笑一声,而后手的长枪缓缓抬起指着易辰,道:“我给你挣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咻”当听到这一番话之后,易辰并没有继续说什么,没有丝毫的怠慢,双手快掐动法诀,在他的控制下,魂力源源不断的顺着他的经脉涌出。

    “真龙九现第一现!”第一道喝声响起,从经脉涌出的魂力,立刻在易辰的身后凝聚出一个龙头,凛冽的劲风搅动,随后易辰的气息提升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气息提升了,看来他使用的是秘技,不过这又如何,实力只提升了一点点,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。”当感应到易辰的气息之后,杜禁倒是有些意外,但惊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,随后便继续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龙九现第二现!”回应他的是这一道话,随后易辰的身后再度凝聚出一个龙头。

    “真龙九现第三现!”有一道喝声响起,易辰的身后又凝聚出一个龙头,而此时他的气息已经提升了三成。

    “他的气息还在提升,如果还能继续下去的话,他的修为恐怕会追上来,那到底是什么秘技,居然这么强大。”当感应到易辰的气息之后,杜禁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,心有一种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想要通过秘技赢我,门儿都没有。”一道冷冷的话在他的心响起,随后在他的控制下,源源不断的魂力注入银色长枪当,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开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