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六百七十九章 战杜禁【一更】

    “那是魂器?”当感受到天陨重剑释放出来的煞气之后,在场杜家弟子脸上浮现出吃惊之色,看向天陨重剑的目光闪烁起贪婪之色。

    像魂器这种至宝,数量并不多,能够拥有一把最低级的魂器,就已经算不错了,但易辰他手的魂器,释放出来的煞气,要比普通的魂器强烈,从这里可以判断出,他的魂器肯定不是普通的魂器。

    “难怪如此自信,敢出手抢我的东西,原来有一把魂器在手。”杜禁脸上浮现出森冷之色,对易辰拥有魂器这种至宝,他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机缘石本来就是无主之物,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东西。”易辰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,道:“杜家的天才,这名头倒是挺大,只是不知道实力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挑衅意味十足,立刻就让杜禁的脸色阴沉起来,他身为杜家的妖孽级天才,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挑衅,况且挑衅他的人居然是一位修为比他还要低的修者。

    “想死,我成全你。”杜禁并未说任何的废话,右脚猛的一踏地,而后身体便带着呼呼的风啸声,直接朝易辰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咻”他的度非常快,几乎眨眼之间,就来到易辰的身前,而后右臂缭绕起强横的魂力,带着呼呼的风啸声,朝易辰的脑袋轰击而来。这一招非常狂猛,要是普通的准天魂境被击的话,肯定会落得重伤的下场。当即那些围观的杜家天才们纷纷冷笑起来,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怜悯。

    “咻”凛冽的劲风袭来,但易辰却异常平静,当攻击快要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,只见他身躯猛的一颤,瞬间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,消失不见,让杜禁的攻击直接落空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度。”本来信心满满的杜禁,在攻击失败之后,脸上浮现出吃惊之色,但他刚准备回防,一道冷冷的声音就在他的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吃我一剑!”易辰凭借自己的度,来到他的身后,心神一动,可怕的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涌出,在他的控制之下进入天陨重剑当,带着凛冽的劲风劈向杜禁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糟糕。”此时的杜禁想要回防已经完全来不及了,不敢有丝毫的怠慢,双手掐动出一个法诀,魂力在他的控制下,快凝聚出完整的魂力铠甲将他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紧随着,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,易辰一剑直接披在他的铠甲上面,震耳的声音响起,随后霸道的力量直接将杜禁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。”杜禁飞退十几米,当稳住身形之后,立刻抬头用震惊的目光看向易辰,在天陨重剑所劈的地方,出现了无数的裂痕。

    此时不单只是他,那些杜家的天才们,都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易辰,本来在他们的眼易辰必死无疑,只是没有想到,他居然能取得优势。

    “再来。”感受到众人的目光聚集在自己的身上,易辰双眼微微眯起,两道锐利的光芒在他的眸间一闪而过,随后身躯一颤,立刻消失在原地,在空气拖出一道长长的残影,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来到杜禁的身前,没有丝毫的犹豫,腰间猛的一扭,天陨重剑带着音爆声劈出。

    “哼”刚才那一番接触,让杜禁对易辰的力量深有体会,所以当感应到前方传来凛冽劲风的时候,他并没有丝毫的怠慢,拳头紧握而起,雄浑的魂力在拳头上凝聚,就好像火焰一般在他的拳头上燃烧着,而后快击出,虚空立刻就被打碎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两道身影撞击在一起,震耳的声音扩散开来,当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扩散开来的时候,两道身影同时被震开,刚才那一招斗得势均力敌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杜家超强的天才。”当稳住身形之后,易辰心充满了凝重,此时他握剑之手已经被震麻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现在使用的是魂技,在至宝方面占了便宜,而杜禁他现在赤手空拳,不适用任何魂技的时候,他的实力的确要比易辰强一些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很正常,杜禁是一位天魂境高阶天才,易辰只是准天魂境,两者间的差距可以说是一个在地,一个在天,因此他不敢有任何的怠慢。

    “居然能够撑下我的普通攻击,倒是不赖。”杜禁他冷冷一笑,话音当充满了轻松,但心却是非常惊讶。

    对自己的实力他非常清楚和自信,刚才那样的攻击,即便是同境界的天才也难以赢他,而易辰却完全挡了下来,跟他斗得势均力敌,这种越级挑战的实力,不得不让他震惊,不过当反应过来之后,他的心升起一股杀意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年纪只有十**岁的少年,在这样的年纪就有这样的修为,现在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威胁,但要是成长起来的话,以后在强者杀伐之路上,肯定会是一大劲敌,不如将他扼杀在摇篮当,这样的话以后也能少一个劲敌。

    “杜家的天才,好像也不过如此。”当感受到对方的杀意之后,易辰握剑之手一紧,既然对方已经动了杀意,那就没有什么好客气的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的实力只有这种程度的话,想要赢我还差得远。”杜禁脸上浮现出倨傲之色,道::“本来想跟你玩一玩,但看在你这么嚣张的份上,我可以给你留一条全尸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自信得很,只希望你不单只是嘴硬而已。”易辰心的凝重更甚,但说话却带着轻挑。

    “哼”并没有跟易辰继续废话,杜禁心头冷哼一声,而后双手掐动法诀,一丝魂力在他的控制下打入储物戒当。

    “咻”便在这一瞬间,一把银色的长枪带着呼呼的风啸声,从他的储物戒当飞出,漂浮在他的身前,一股浓烈的煞气在四周弥漫。

    “宇级下等魂器。”当感应到那股煞气的时候,易辰立刻判断出那也是一把魂器,当即脸上的凝重之色更甚,对方的魂器等级比他低,但互补之下,他的魂器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杜禁哥将自己的魂器拿出来了,在他全力发挥的情况下,任何的同境界修者都不能是他的对手,那个易辰死定了!”那些杜家修者们此时都非常兴奋,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易辰。

    “现在跪下认输我可以给你一条全尸。”一道充满狂傲的话,从杜禁的口发出,在他的眼易辰此时已经是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“想要我的命,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了。”回应他的是一道淡漠的话,随后易辰并没有浪费时间,身躯猛的一颤,带着呼呼的风啸声冲出,来到杜禁身前的时候,天陨重剑顺势劈出,凛冽的劲风刮起,吹得他身上的长衫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“咻”看到易辰的动作之后,杜禁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冷色,随后心神一动,一股强横的魂力便在他的控制下注入长枪当,随后双手持剑在身前刷出一道绚丽的枪花,随后快刺出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两把魂器撞击在一起,擦出剧烈的火花,劲风在四周搅动,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开来,所到之处空间都在寸寸断裂,那些距离较近的杜家天才们都受到了影响,纷纷调动魂力将自己保护起来,随后身躯一颤,快往后面退开,随后用震惊的目光看着正在决斗的两人。

    虽然杜禁高了易辰一个境界,并且也拥有魂器,但易辰也不是吃素的,手的魂器是宇级等,再加上他本身的实力,一时间跟杜禁斗得势均力敌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两道身影不断的碰撞在一起,擦起剧烈的火花,战斗的声音宛若惊雷一般向四周扩散开来,一阵阵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,好像涟漪一般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能够凭借准天魂境的修为,在不适用魂技的情况下,跟杜禁斗得势均力敌。”当看到这般情形的时候,北佑脸色变得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刚才他跟杜禁交手的时候,被后者一招击退,而易辰却能够跟他斗得势均力敌,从这里可以看出他跟易辰的修为差距有多大,眼神闪烁着不甘和不服之色。

    “在没有使用魂技的情况下,他能够跟杜禁师兄斗得旗鼓相当,但要是使用魂技的话,那个易辰必输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自然,而且杜禁师兄在魂力的储备上,比那个易辰强太多了,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个易辰肯定会后继无力,到那个时候,杜禁师兄就能一招将他击败,所以说他现在的抵抗都是徒劳的。”不过那些杜家的天才们此时却开始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的情形,也的确如他们所说的一样,如果不能尽快决出胜负的话,易辰迟早会败退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又是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,易辰跟杜禁再度碰撞在一起,随后两道身影又以极快的度向两边退开,都用冷冷的目光看着彼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