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抢机缘石【四更】

    “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机缘石这种宝物。”易辰想要得到那颗机缘石,但好像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就在这个时候,又有一道身影快从远处冲来,来人正是凤山的弟子北佑,他的修为现在也是准天魂境,已经到了瓶颈,但却一直都触摸不到机缘,所以一直都被卡在那个境界。

    “机缘石,提升百分之五十的触发机缘几率,虽然现在没有用,但要是得到的话,将来我的修为到了瓶颈,对我还是有很大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便在这个时候,又有几道身影快从远处冲了过来,领头之人脸上带着倨傲之色,说话的语气,就好像已经将机缘石当成是他的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“杜家的人,杜禁。”当易辰看到领头之人的时候,眼神闪过两道锐利光芒,跟在他周围的是杜家的普通弟子,那些对易辰构不成任何的威胁。

    而杜禁就不一样了,他的修为是天魂境,是杜家的妖孽级天才,而且还是天魂境高阶,足以傲视同境界的天才,实力非常强大。

    这是易辰第一次遇到拥有天魂境实力的妖孽级天才,但他没有丝毫的畏惧,因为当初在拍卖会上面的时候,易辰就已经想要跟他好好的战一场。

    “咔咔”拳头在此时紧握起来,骨骼与骨骼挤压在一起,发出阵阵刺耳的声响,一股浓烈的战意在易辰身体周围弥漫。

    “是你。”当感应到易辰的战意之后,杜禁的目光这才从机缘石上面移开,缓缓转头朝易辰看了过来,眼神闪过轻蔑之色。

    他的修为足以傲视同境界天才,易辰他不过是一位准天魂境而已,虽然战意高昂,但拥有天魂境修为的杜禁并不放在眼。

    “只是准天魂境的修为,居然敢对我们杜禁师兄释放战意,真是不知所活,难道他不知道准天魂境和天魂境之间的差距吗?”同行的天才都冷笑起来,在他们的眼,易辰根本不是杜禁的对手,前者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他。

    别人怎么看他,易辰一点都不放在心上,但要是他杜禁也打那机缘石主意的话,那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出手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也想要机缘石吗?”而就在这个时候,北佑冷笑一声,道。

    “一找你的修为,不配拥有那一颗机缘石,现在离开,否则你们应该知道后果!”那些杜家的天才们此时都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多嘴。”要是被比自己强的天才说出这句话就算了,可偏偏说这句话的是一位普通的杜家天才,当即北佑变冷喝一声,随后身躯猛的一颤,等着呼呼的风啸声冲了上去,度非常快,眨眼之间就来到那位学员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咻”他没有丝毫的犹豫,在此时快出手,一掌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那位学员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那位学员的修为也就准玄魂境而已,而北佑却拥有准天魂境的修为,两者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境界上,要是被击的话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身影拖着一道长长的残影,快来到那位修者的身前,而后带着呼呼的风啸声迎上,两道身影快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咻”这一次却是北佑倒飞了出来,因为出手之人正是杜禁,他的修为比北佑还要强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北佑被震退之后,脸上浮现出阴戾之色,他没有想到杜禁的度这么快,居然能够帮那位天才挡下他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杜禁是天魂境高阶,而北佑只是准天魂境,两者间的差距非常大,要是开战的话,后者必输无疑。”从刚才那一下交手当,易辰就看出了两人之间存在的差距,所以在此时做出这样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前段时间被易辰击退就算了,这一次又被杜禁击退,这让北佑非常的愤怒,此时他并没有想太多,发出一道怒喝声,随后右脚猛的一踏地,在原地留下一个深深的凹洞,随后身体拖着一道长长的残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居然想要对我们杜禁师兄出手,真是活着嫌命长。”当看到他的动作之后,那些杜家的天才们均是开始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死!”对这些,北佑一点都不关心,此时他只想凭借自己的实力将杜禁打到,心神一动,强横的魂力快在他的右掌间凝聚,一股股强大的威势向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七品等魂技——怒风掌!”喝声响起,随后北佑腰间猛的一扭,这一掌便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杜禁拍去。

    “魂力铠甲!”杜禁的脸色非常平静,轻喝一声,双手掐动出一个法诀,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涌出,在他的身体周围凝聚出魂力铠甲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紧随着,沉闷的声响传出,随后两道身影便撞击在一起,北佑他这一次攻击虽然很强大,但杜禁他的魂力铠甲防御力很恐怖,完全将他的攻击挡了下来,而且他的魂力铠甲上面,连一道非常简单的裂痕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。”这样的结果,北佑他接受不了,他知道自己跟杜禁之间的实力有差距,只是没有想到,两者之间的差距会这么大,难以置信道。

    “爆!”杜禁只是冷冷一笑,随后双手重新变换出一个法诀,当即在他身体周围凝聚出铠甲狠狠的颤抖留下,而后便迅炸裂开来,化为恐怖的能量,冲北佑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糟糕。”北佑的脸色在此时变得难看起来,他想要防御已经来不及了,直接被那股能量击,巨大的震力直接将他给掀飞出去,重重的摔倒在远处的地面上,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,模样看起来非常狼狈。

    见状,远处的易辰非常意外,他知道北佑一定会败,只是没有想到后者会败得这么彻底,这么干脆,甚至连杜禁的衣角都没有碰触到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了,你不是我们杜禁师兄的对手,这简直就是自讨苦吃,不自量力,就算是同境界的修者,都别想在我杜禁师兄手讨到便宜,更别说是你。”那些杜家的天才们此时都开口嘲讽起来,那模样就好像打败北佑的不是杜禁,而是他们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此时的北佑非常的气愤,脸色涨红起来,开口想要反驳,却不知道要说什么,因为实力决定一切,他的确败了。

    “机缘石属于我杜禁,不管是谁出手抢夺,下场都只有一个,不要逼我出手。”这句话好像是对北佑说,同时也好像是针对易辰,当话音落下的时候,杜禁没有丝毫的犹豫,双脚猛的一踏地,身体便带着呼呼的风啸声腾空而起,朝那机缘石靠近。

    此时他一副信心满满的模样,好像机缘石已经属于他了一样,丝毫没有将易辰放在眼,他以为自己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,足以让易辰退却。

    “咻”可就在他快要抓住那颗机缘石的时候,突然有一道身影快冲出,以比他快数倍的度,来到机缘石的脚下,随后双脚猛的一踏地,以更快的度腾空而起,直接来到机缘石的旁边,然后快出手,往那机缘石抓去。

    本来信心满满的杜禁出手抓空,那机缘石已经消失了,被其他人夺去,当即他的脸色变得阴冷起来。

    “咻”而那道身影有恃无恐,缓缓落地之后,还在漫不经心的玩弄着那颗灵石。

    “是你。”而此时,杜禁他也从虚空降落,转头朝出手之人看去,此时他才发现,出手之人居然就是刚才一直在旁边观看的易辰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见识了杜禁师兄弟实力,依旧选择了出手,难道他以为自己准天魂境的实力,真的是杜禁师兄的对手吗?”

    “真是不知死活,相信杜禁师兄一定会狠狠的给他一个教训。”那些杜家的天才此时纷纷冷笑起来,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了怜悯。

    跟北佑一样,易辰他也是一位准天魂境,前者被杜康一招打成重伤,而易辰也是一位准天魂境,所以在他们的看来,杜康要击败后者,简直就不费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“会有什么样的后果,这个我倒是非常期待。”在他们的注视下,易辰的脸色倒是非常平静,丝毫没有任何的紧张情绪,反而不紧不慢的将东西收入自己的储物戒当。

    “现在将灵石交出来,我可以既往不咎。”杜禁脸色阴冷道。

    “哦?你不是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的吗?怎么不出手了?”易辰他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杀你,只会脏我的手。”杜禁说出一道森冷的话,语气当对易辰充满了不屑和看轻。

    “好像已经很长时间,没有人跟我这么说话了。”易辰没有丝毫的生气,反而笑道。

    “也很久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了。”杜禁冷笑一声,道:“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易辰反问,随后两道冷冽的目光从他的眸间闪过,快一摸储物戒,天陨重剑出现在他的手,魂器出现的一刹那,空气弥漫着恐怖的煞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