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杜家【二更】

    “难怪给我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,原来是一位准宇魂境。”易辰微眯的双眼闪过锐利的光芒,准宇魂境非常的强大,即便依照他现在的修为,要是对抗起来的话,也只有逃跑的份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你们太虚门的人。”当从吃惊回神过来之后,金鬼的语气微微一沉,道。

    “咻”就在金鬼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,只见那位老者浑浊的双眼闪过锐利光芒,而后猛的一挥手,一股强横的魂力,带着山崩海啸的威势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糟糕。”金鬼的脸色一变,没想到他会突然攻击,当即双手掐动法诀,快在身前凝聚出残缺的魂力护罩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紧随着,那股魂力撞击在护罩上,沉闷的声响扩散开来,在准宇魂境的面前,金鬼准天魂境的修为完全不够看,护罩立刻破碎,而他本人被震飞。

    “金鬼师兄。”易辰的轻喝一声,而后双手掐动法诀,魂力顺着经脉涌出,快将他抓住,让金鬼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的导师没有教过你们,跟一些长辈说话的时候,要带上‘您’这个尊称?”而此时,那位老者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实在太霸道了。”水鬼他们的脸色非常难看,仅仅只是因为称谓的问题,对方就对金鬼出手,实在让人气愤。

    “太虚门,这有点意思。”易辰的拳头在此时紧握起来,金鬼他们遭到攻击,这可以说是赤果果的打脸,易辰不可能坐视不管。

    此时,那位老者和两位年轻人,都转头朝易辰看来,其老者道:“看你的气息,在几人当实力最为出众,但与我相比差距不是一星半点,难道你们导师没有教你什么叫量力而行吗?”

    “抱歉,这个我们导师从来没有说过,但他只给我们说过一句话,遇到不爽的人,就要狠狠的踩下去。”易辰目光紧紧的逼视着老者。

    这句话挑衅的意味非常浓,在场的修者们都非常吃惊,没想到易辰面对这样的强者,依旧如此的嚣张,并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尖牙利嘴,不用我师尊出手,我就能灭了你。”在其身后一位年轻人冷喝一声,随后双脚猛的一踏地,快朝易辰冲了过来,他明显是要发动攻击,而老者并没有阻拦,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一切,四大势力水火不相容,天才之间的争斗是非常正常的事情,以前就没少发生。

    “准天魂境,是上来送死的吗?”易辰没有丝毫的紧张,此时还轻笑一声,相同境界的修者对他来说没有丝毫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在我的面前敢如此狂妄,找死。”那位年轻人冷喝一声,随后双拳紧握起来,魂力翻涌,快超前击出,虚空被打碎了,带着狂暴的气息轰击而来。

    对方不愧是太虚门培养出来的天才,虽然也是一位准天魂境,但他释放出来的气息比东岭太子还要强,这一招绝对能将普通同境界修者打成重伤。

    “彭”凛冽劲风从前方袭来,易辰右脚猛的一踏地,带着凛冽的劲风腾空而起,拖着残影往后面退开,直接避开他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居然躲开了。”对于这样的结果,在场的修者们非常吃惊,他们都没有想到,易辰的度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“一招,败你。”虽然知道他的修为不凡,但在众人的注视下,易辰淡淡的说得出句这样的话,然后依旧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。”虽然对易辰的度非常吃惊,但那句话让那位太虚门弟子非常愤怒,轻喝一声,随后再度冲上来,这一次他的度更快,当来到前方的时候,双手掐动法诀,魂力好似绝提的洪水的一样汹涌而出,在他们的身前凝聚出一头强大的魔兽,朝易辰撞击而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易辰并没有躲避,眼神闪过锐利的光芒,随后心神一动,右臂浮现出虬龙般的青筋,快朝前方击出,右臂缭绕起一股五彩的火焰,四周的空间被焚烧得扭曲起来,众人感觉到一股炙热的风浪来袭,眼神俱是浮现出骇然之色,那股火焰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就在他们的注视下,两道身影撞击在一起,易辰这一拳力道非常恐怖,瞬间就将那位年轻人的能量击散,拳头轰击在那位年轻人的腹部上。

    “噗”那位年轻人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,随后被霸道的力量掀飞出去,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,而他的衣服沾染了一丝炙热的火焰,上衣立刻就被焚烧成虚无。

    “咻”太虚门的老者见此情形,一挥手便有一股魂力渗透出来,直接将那位年轻人笼罩,让他稳住身形,同时使用魂力扑灭那股火焰。

    此时的年轻人模样非常狼狈,而周围的修者则非常震惊,道:“果然是一招击败,他刚才使用五彩火焰,难道是至宝吗?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可怕的威势。”

    “太虚门,果然太虚了,所谓的天才其实也不过如此。”易辰淡淡的耸了耸肩,语气当尽是看轻,而金鬼他们则大笑起来,这总算出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那位被击败年轻人脸色涨红起来,此时他非常的愤怒和不甘,但他刚才的确被一招击败,倒也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易辰的话,无疑是在挑衅太虚门的威严,那位老者冷冷一哼,随后快一挥手,一股强横的魂力带着凛冽的劲风朝易辰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准宇魂境动手了。”易辰心头一紧,依照他现在的修为,无法跟准宇魂境对抗,要是被对方释放出来的魂力击,恐怕会受伤。

    “师尊亲自出手,他死定了。”而刚才被易辰击败的年轻人,眼神则闪现出阴冷之色,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了怜悯,此时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,易辰会有什么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太虚门什么时候这么出息了,敢对我们的学员动手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空气炸响起一道冷笑声,随后在易辰的身后,袭来一股强横的能量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猛烈的撞击声响起,随后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开来,那股能量直接就被击散,来人的非常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师尊来了!”金鬼他们非常意外,当转头看去的时候,发现来人正是一鸣导师,此时他双手负在身后,静静的看着那位老者。

    “龙渊学院十五位传奇导师之一,一鸣。”那位年轻喊出一道这样的话,十五位传奇导师名声在外,他们不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,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。”而当那位老者看到一鸣的时候,脸色则变得阴沉起来,脸上浮现出浓烈的敌意,看来他跟一鸣曾经有过节。

    “太虚门长老——凤山。”一鸣导师只是淡淡一笑,点出对方的名字,然后道:“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们,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身为长辈,对我的学员动手,这好像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培养出来的学员不懂得什么叫做礼貌,我这是替你们好好教育他们。”凤山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?那你岂不是连我都要一起教训?”一鸣导师轻声一笑,而后释放出强大无比的气息,在空气弥漫,让在场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一鸣导师是名副其实的宇魂境强者,而凤山只是一位准宇魂境,要是打起来的话,他不可能是一鸣导师的对手,脸色在此时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不见,一鸣还是如此强势。”便在这时,一道这样的话在空气回荡,在这样的情况下非常突兀,正是从不远处一座建筑的楼顶上传来,吸引众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从这语气来看,难道又是隐藏势力的人来了?”易辰心非常好奇,与那些修者们一样,全都转头朝那个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此时大家都能发现,在一座房屋的屋顶上,站着一群身穿着光鲜服装的修者,领头的是一位老者,在他身旁还有两位老者,后面都是一些年轻弟子。而他们身穿的服装,右肩上印刻着一个大字:“杜”。

    “是杜家的人?”当看到他们身穿的服装之后,易辰脸上浮现出惊疑之色。

    “杜康。”而当他一鸣导师看到领头之人的时候,则说出个这样的名字,道:“今天可真是热闹,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们杜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从一鸣导师这句话当就已经能够判断出他们的身份,没有错,他们就是杜家的人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个杜康是宇魂境,在他身旁的两位老者是准宇魂境。”小魔兽的传音在易辰的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看来他们都是杜家的强者。”当听到小魔兽的话后,易辰的眼神闪现出异彩,同时心也非常的疑惑。

    以前这些隐藏势力一般都不会出来,这一次到底是什么原因,怎么他们一个个都聚集在这里,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还是说他们的到来,跟王家他们遭受到袭击有关系?

    (后面两更会比较慢,七点左右更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