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 太虚门【一更】

    “面对一位强大的天魂境强者,难道他还要动手不成?”当感应到易辰释放出来的战意后,在场的修者们都非常震惊,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易辰。

    从他刚才释放出来的气息来看,他只是一位准天魂境,而且从年纪来看,不管如何他的修为都不可能是天魂境,如果挑战的话,他必输无疑。

    “他的气息要比怒雷强多了,还是不要跟他们硬拼为妙。”金鬼此时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在我金明面前,你以为还能安全离开吗?”他们听到金鬼的话,还以为易辰等人准备逃离,当即便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离开,有那个必要吗?”易辰只是淡淡一笑,就算硬拼,在他全力以赴的情况下,他们也不一定会输,逃跑根本就是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而当听到他这番话的时候,在场所有人,包括金明在内都非常疑惑,因为看易辰他一副自信的模样,难道他们还有什么后路不成?

    “现在最好收回你的气息,否则你一定会后悔。”金鬼他们恢复平静,脸上浮现出一抹冷色。

    “他们居然敢威胁金明国师,真是不知死活,难道他们不知道,金明国师在众多过时当,是手段最狠辣的一个吗?”那几名士兵冷笑起来,看向易辰等人的目光带着怜悯,此时在他们的脑海当,已经能够模拟出易辰等人惨死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威胁我?”而金明的脸色在此时变得阴冷起来,心头冷哼一声,而后身躯一颤,释放出更加恐怖的气息,立刻让金鬼他们额头上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“咻”见到这般情形后,易辰没有丝毫的犹豫,双手掐动法诀,强横的气息便从他的体内渗透出来,带着呼呼的风啸声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轰”撞击声响起,易辰的气息和金明的气息碰撞在一起,在这一刻,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,因为在他们的注视下,易辰居然凭借一己之力,将金明的气息全部都拦截下来了,金鬼他们五个人在此时感觉压力全部都消失,忍不住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凭借准天魂境的修为,拦下了天魂境的气息,难以置信。”在场的修者们都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龙渊令在此,若是再不退开,你们东岭帝国后果自负。”恢复自由的金鬼,发出一道怒喝声,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从易辰身上移开,放到金鬼的身上,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金鬼从储物戒里面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令牌,纯金打造,上面雕刻着一头龙,间位置上写着龙渊学院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“什么,是龙渊学院的令牌,他们难道是龙渊学院的人?”当看到那个令牌之后,在场的修者们此时都惊呼一声,眼神充满了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一般学员们外出的时候,龙渊学院都会给他们一个令牌,这个令牌代表的是龙渊学院无上的威严,只要带着他,不管是任何势力见了都要退避。

    而金明长老他们的脸色则是一变,因为他们完全没有想到,易辰他们会是龙渊学院的人,那可是大陆第一大势力,拥有无上的权威。

    如果易辰他们真的是龙渊学院的人,那岂不是代表他们得罪了龙渊学院,面对一个恐怖得让人窒息的强大势力,他们东岭帝国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。

    “龙渊学院的弟子不得轻易离开学院,而且看你们的模样就不可能是龙渊学院里面的人,随便拿一块打造的龙渊令出来吓唬谁?”东岭太子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当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,在场的修者们总算反应过来,对啊,如果易辰他们真的是龙渊学院的人,为什么不一开始就亮出自己的身份,况且龙渊学院的人在他们的眼本来就是那种高高在上,无法触及的人物,怎么可能会随便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咻”遭到众人的怀疑,金鬼他们一点都不意外,并没有多说什么,在众人的注视下,调动一丝魂力注入那个龙渊令当。

    “嗡”一道轻颤声响起,随后龙渊令释放出璀璨的金色光芒,在场众人在此时忍不住眯起双眼。

    “吼”也就在这一瞬间,一道龙吟声在空气响起,那股金光立刻凝聚出一头金色巨龙,漂浮在虚空,让在场的众人都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传闻龙渊令只要调动魂力注入,就能够凝聚出一头金色巨龙,那是以因为龙渊学院独有的阵纹特质,任何人都无法做到,看来他们真的是龙渊学院的人。”本来那些修者都在怀疑易辰他们的身份,但当他们看到那头金色巨龙之后,心仅有的怀疑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龙渊令还有这样的神威。”而刚刚进入学院的易辰,对这些并不了解,可以说是第一次看见,感到非常的新奇。

    “咻”金鬼他再度调动一丝魂力注入龙渊令当,当即那头金色巨龙便重新回到令牌里面,道:“现在可以收回你的气息了吧?”

    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东岭太子他们这才反应过来,此时他们的脸色非常不好看,像龙渊学院那样的势力,他们平时巴结都还来不及,没想到这一次彻底的得罪上了,那可是龙渊大陆最强大的势力,以后看来会有苦头吃了。

    “咻”金明他此时哪里敢怠慢,身躯一颤,随后气息好像洪水一样重新回到他的体内,见到这般情形之后,易辰也收回自己的气息,用淡漠的目光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此时场面非常安静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易辰他们的身上,眼神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嘲讽和不屑,而是带着一丝敬畏,这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,只有强者才能得到尊重,只有强者才能得到尊严,当然除了易辰他们本人的实力之外,更重要的是他们身后的那个可怕得让人窒息的势力。

    刚才他们都在想,易辰他们肯定不会有好下场,而现在他们想的却跟刚才相反,得罪了拥有龙渊学院背景的易辰一行人,东岭帝国恐怕有难了。

    “还好刚才没有动手,不然的话肯定会给家族带来麻烦。”欧阳燕南此时眼神闪现出庆幸之色,望向金明他们的目光充满了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龙渊学院的人,难怪从一开始就如此镇定,你们龙渊学院看来是真的无人了,居然派你们这些废物出来。”一道阴森的笑声,从金明他们的身后传出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人,居然敢对龙渊学院的人如此不敬?”当听到这番话的时候,在场的修者们都非常吃惊,纷纷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注视下,三道身穿黑色长袍的身影,缓缓从远处走来,易辰他们转头看去,眉头均是一皱。

    “他们到底是什么人。”易辰微眯的双眼闪过锐利的光芒,对方知道他们是龙渊学院的人,但刚才说话的语气,充满了不屑和看轻,从这里可以看出,他们并不惧怕龙渊学院,难道他们也是隐藏势力不成?

    就连身在本土的金明他们都不知道来人的身份,此时他们跟易辰等人一样,都不知道来人到底是谁,同样非常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。”金鬼他们目光紧盯着三道身影,从他们的身上,金鬼等人感应到一股危机感,他们都非常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们太虚门平时还是太少出来走动了,居然有人忘记了我们的存在。”领头的是一位老者,此时他说出一道冷冷的话。

    “四大隐藏势力之一,太虚门?”当听到他们的话后,易辰很是吃惊,因为根据他的了解,隐藏势力总共有三个,龙渊学院,墨家,杜家,还有一个就是太虚门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的修者都非常吃惊,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他们,太虚门的人几乎不出来走动,非常的神秘,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能够遇到太虚门的人。

    “咻”在众人的注视下,三位自称是太虚门的人缓缓将黑色长袍的帽子摘到,当即他们的容貌暴露在空气,领头的是一位头发发白的老者,额头上有一个非常特殊的纹身,当然那只是两个字:‘太虚’,这两个字纹得倒是很个性,就像是图案一样,非常精美。

    而在老者身后,则是一男一女,男的年纪在二十**岁之间,额头上也有一个相同的刻字,另外一位则是一位女弟子,年纪与那位男弟子相仿,只是她的纹身烙印在脖子上,就好像一朵牡丹绽放,非常的艳丽。

    “那是太虚门特有的印记,他们果然是太虚门的人。”当看到他们的模样之后,金鬼他们脸色在此时微微一沉,露出深深的敌意。

    四大势力之间水火不相容,而太虚门身为隐藏势力,同样拥有强大的底蕴,只是比之龙渊学院要逊色很多,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觊觎大陆第一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准天魂境。”易辰的目光从那男女的身上扫过,立刻就判断出他们的修为,再转头看向那位老者,眉头当即便是一挑,他感应不出老者的具体修为。

    “主人,他是一位准宇魂境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小魔兽的声音在易辰的耳边响起,它的感知能力非常强,立刻就感应出了老者的修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