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六百五十七章 动手【三更】

    03

    04

    05

    58

    59

    60

    “他居然真的对东岭帝国的士兵出手了,而且还是在东岭太子的面前。”在场的修者们非常吃惊,他们都没有想到易辰如此大胆,而且修为如此的强横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能让我好好的战一场,原来都是些废物。”易辰脸上浮现出失望之色,有些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可恶。”被易辰如初看轻,六位士兵非常愤怒,彼此间对视了眼,随后同时调动魂力,以极快的度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刚刚没有使用全力,才让你占得便宜,少得意忘形,让我们送你归西!”

    六人同时怒喝一声,然后魂力快在他们的双掌间凝聚,带着凛冽的劲风声,朝易辰的脑袋轰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魂力盾。”易辰摇了摇头,双手漫不经心的掐动法诀,一股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涌出,在他的身前凝聚出一个盾牌,将他们的攻击全部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地魂境。”当看到易辰凝聚出来的完美盾牌后,他们六人同时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爆!”并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,易辰重新变幻出一个法诀,当即他凝聚出来的盾牌立刻炸开,一股强横的能量将他们撞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咻”就在这个时候,东岭太子出手了,只见他一挥手,一股强横的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涌出,将六位士兵全部都接住,让他们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我们东岭年轻一辈最强者,这股魂力波动好生狂猛。”围观的修者们脸上浮现出吃惊之色,眼神闪烁着炙热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看来东岭太子要出手了,自己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收拾,要是他不出手的话,东岭帝国会失了颜面。”许多修者用怜悯的目光看向易辰,在他们的眼里看来,得罪了东岭太子不会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想跟你购买那个图鉴,你不卖可以离开,但对我的人出手,这好像不太好吧?”东岭太子脸上虽笑,但眼睛里却闪烁起了冷芒。

    “是你的人率先出手,现在反过来却是我的不对了,东岭帝国的人果然够霸道,只是缺乏霸道的资本。”易辰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咻”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东岭太子身躯一颤,一股强横的气息,从他体内渗透出来,带着凛冽的劲风,朝易辰袭来,直接将易辰罩住,那股气息非常强,连空间都扭曲了。

    “准天魂境。”易辰双手负在身后,模样看起来非常平静,好像没有受到东岭太子的气息影响,反而还品头论足道:“威势倒是不错,只是稍欠火候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在东岭太子的气息面前,他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,而且看起来还非常轻松,难道他也是一位准天魂境吗?”在场的修者们的心情,只能用震惊来形容。

    “哼”刚刚还非常淡定的东岭太子,此时再也无法淡定了,因为这样的结果远在他的意料之外,心头发出一道冷哼声,随后从他体内渗透出来的气息更加狂猛。

    “这种程度的气息,对我没有任何作用,不过,来而不往非礼也。”

    双眼在这一瞬间眯起,易辰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双脚猛的一踏,一股可怕的气息从他的体内渗透出来,好像洪荒猛兽一样,将东岭太子的气息撕开,直接朝他本人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易辰他的修为虽然也是准天魂境,但他现在的修为就能跟天魂境战斗,东岭太子虽然也是一位天才,但在易辰的前面一点都不够看。

    “什么。”东岭太子很吃惊,但他反应很快,双手掐动法诀,一个残缺的魂力护罩便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,帮他挡住易辰的气息攻击,但还是被震退出好几步。

    “在比拼气息的时候,东岭太子居然输了。”在场的修者们,此时就好像见鬼了一样,眼神充满了震撼,从年纪上来看,使用变幻之术后的易辰,跟东岭太子差不多,所以现在他们都怀疑,易辰是不是其他地方来的天才。

    “依照易辰师弟他的修为,在同境界,绝对是无敌的存在,就算是越级挑战,只要不是妖孽级天才,他都能够取胜。”五鬼他们轻声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东岭太子脸色阴沉起来,在这么多人面前被击退,就好像狠狠的给他一耳光一样,让他脸部火辣辣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咻”他没有丝毫的犹豫,在此时他双手快合十,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涌出,在他的双手间凝聚,而后双脚一踏地朝易辰冲来。

    “杀!”他的度非常快,眨眼间就来到易辰的身前,右掌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易辰轰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咻”虽然易辰有信心取胜,但对方是一位修为与他相当的天才,狮子搏兔亦用全力,所以他没有丝毫的怠慢,右拳缭绕起魂力,带着呼呼的风啸声迎上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两道身影撞击在一起,一道震耳的声音向四周扩散开来,随后易辰往后面倒退出一步,而东岭太子则往后面倒退出十几步,很显然,这一次又是易辰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围观的修者已经震惊得无以复加,刚才挑衅易辰的欧阳燕南,此时也感到难以置信,他的修为在东岭太子之下,也就是说,如果碰撞的话,他也不是易辰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是什么人,以前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。”欧阳燕南道。

    “该我了。”易辰淡淡一笑,而后身躯一颤,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,拖着呼呼的风啸声冲向东岭太子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魂力涌出,双掌间凝聚,好似奔雷般发出一道道震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五品下等魂技——天雷掌第五重!”心头响起一道喝声,然后易辰掌间凝聚出来的魂力,闪烁起白色的刺眼光芒,朝东岭太子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威势非常强大,东岭太子不敢有半点怠慢,此时也快凝聚出魂力,带着凛冽劲风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轰”震耳声音向四周传开,距离较近的修者都受到影响,脸上露出惊骇之色,赶紧调动魂力闪开,而东岭太子则在易辰的攻击下倒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。”东岭太子眼神闪过森冷之色,并没有继续攻击。

    “你猜。”易辰真是气死人不偿命,要是东岭太子能够猜到的话,还会询问吗?

    “在我的面前装模作样,如果你的修为只有这种水平的话,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。”东岭太子脸上的惊讶之色尽收,恢复一副超然的模样,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易辰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隐藏着实力。”从对方的姿态易辰就能做出这样的判断,但脸色却很平静,耸了耸肩,道:“尽管使出你的真实修为,我让你输得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“狂妄。”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东岭太子冷喝一声,随后没有继续废话,身躯猛的一颤,一股更加可怕的气息从他体内渗透出来,这股气息比刚才他释放出来的气息还要强大,四周的空间狠狠的颤抖了下,凛冽的劲风在他身体周围搅动起来,在场的修者们脸上浮现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“难怪东岭太子刚才两次输给他,原来他并没有使用真正的实力,我就说嘛,我们东岭第一天才,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名不经传的修者。”

    “东岭太子他现在释放出来的气息,比那个家伙强多了,除非他也有底牌,不然的话肯定不是太子的对手。”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在场的修者们都开始议论起来,同时用充满怜悯的目光看向易辰。

    “嚣张是要付出代价的,你就等着被虐死吧。”几位士兵狰狞道。

    “气息提升了不少,不知道能不能让我痛痛快快的打一场。”易辰耸了耸肩,道。

    “咻”东岭太子已经被易辰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激怒,这一次他并没有说任何废话,双手掐动法诀,而后魂力快翻涌,在他的身前凝聚出一把长剑。

    “杀!”东岭太子怒喝一声,随后双手结印快朝前方击出,登时那把长剑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易辰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魂力盾!”凛冽的劲风传来,易辰双眼微微一眯,身躯猛的一颤,魂力翻涌,迅在他的身前凝聚出一个盾牌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紧随着,那股能量撞击在易辰的盾牌上面,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,他的攻击全部都被挡下来,撞击的地方只是出现一些裂痕。

    “咻”这一次的攻击又被易辰挡下来,东岭太子脸上浮现出一抹狰狞之色,随后身形一闪,拖着一道残影冲出,魂力在他的双臂上缭绕,朝易辰轰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震耳的声音传出,易辰的盾牌在这一次攻击下碎裂,被一股力量震退出几步,但很快就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在我的面前装模作样,下场只有一个,那就是死。”

    东岭太子释放出来的气息更加强烈,双眼紧紧的锁定易辰,随后身躯一颤,再度以极快的度冲了上来,呼呼的风啸声在响起,气势汹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