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 飘香四溢【四更】

    响亮的声音在空气回荡,吸引所有人的注意,而身为当事人的怒雷脸色阴沉起来,虽然他不知道易辰要做什么,但凭借感觉,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情。

    “糟糕,易辰好像要使用那种东西。”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,月盈导师对易辰拥有的至宝很清楚,立刻喊出这句话,让一鸣导师他们脸色凝重,这让醉仙导师面色浮现出不解。

    “蓬”果然不出月盈导师所料,当她的话音落下后,一道轻颤声从易辰的兽魂传出,随后一股恐怖的五彩火焰,顺着易辰的经脉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那股火焰的威势很可怖,四周的空间被焚烧得扭曲起来,整个大厅的温度在这一瞬间急升高,除了导师之外,在场所有人都有一种胆寒的感觉,因为岩浆之精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他,他怎么拥有如此可怕的至宝。”怒雷脸上尽是惊骇,在那股火焰面前,他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念头,只有深深的恐惧,此时他想要快躲开,但双手背易辰抓住,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成功。

    “让你尝尝烧猪的味道。”易辰也没有放过他的打算,当喝声响起的一瞬间,岩浆之精释放出来的火焰更加恐怖,直接将怒雷掩没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道惨叫声,在这片空间回荡,可怕的温度将他的皮肤灼得裂开,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惨叫起来,他赶紧使用魂力抵挡,但现在魂力都没有任何作用,因为一接触到岩浆之精就被焚烧成虚无。

    “杀你,只会脏我的手。”易辰嘴角一勾,然后双手快合十,结出一个法印,随后岩浆之精凝聚出一头魔兽,撞击在怒雷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震耳的声音传出,随后怒雷直接被撞飞出去,重重的摔倒在远处的地面上,模样看起来非常狼狈,被岩浆之精烧得浑身是血。

    “咻”易辰的脸色有些苍白,身躯一颤,将岩浆之精收回到体内,这种消耗太大了,现阶段的他还没办法随心所欲的使用岩浆之精。

    “怒雷大哥。”几位彪形大汉立刻冲上前,心充满了震惊和愤怒,都瞪着易辰,道:“你居然敢打伤我们怒雷大哥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太让他们意外和愤怒了,他们完全没有想到,易辰他真的凭借准天魂境的修为,轻松解决了怒雷。

    “输不起就别挑战别人,无趣。”易辰耸了耸肩,道:“如果你们也想要试一试的话,尽管上来就是,我随时陪你们玩。”

    “你。”几位彪形大汉极是愤怒,但此时他们却无话可说,因为他们的修为都不如怒雷,只有准天魂境修为,要是他们上的话,恐怕下场不会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跟其他学员果然不一样,有个性,有实力,有天赋,不简单。”醉仙脸上浮现出惊喜之色,易辰的表现完全超出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心动了吧?不过我可明白跟你说了吧,想要收他为徒,这个赶紧的死心。”一鸣导师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醉仙这一辈子第一次有收学员的想法,难道你们要泼我冷水,”醉仙吹胡子瞪眼,这种修炼的天赋,他不心动那是完全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凭借你的修为,打得过我们学院那一位吗?”一鸣导师用提醒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?难道你说的是那位老变态?”当听到他一番话之后,醉仙惊疑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一鸣便不在多说什么,只是淡淡一笑,然后回头看向易辰,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醉仙已经知道答案,狠狠的灌了口酒,道:“真是该死,那个老变态什么时候玩起收徒这种玩意了,而且还抢了最好的,不忿,不忿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好不容易熬制出来的东西,你这家伙又有福了。”不过醉仙导师没有多想,调动一丝魂力进入储物戒,然后一个小玉瓶飞出,在他的控制下飞向怒雷。

    “多谢醉仙导师。”怒雷立刻接过小玉瓶,打开盖子之后,一股浓郁的酒香便在空气弥漫开来,让闻者精神一颤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的注视下,怒雷将瓶的酒一口灌下,随后他的皮肤变得血红起来,身上的伤势在以极快的度恢复,只是十几秒钟的时间,便完全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酒里面蕴含着修复伤势的能量,看来那个醉仙很不简单哦。”小魔兽道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点了点头,转头走向醉仙,道:“醉仙导师,现在我赢了,你那瓶飘香四溢,是不是该给我了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跟着我修炼的话,别说飘香四溢,我整个酒窖你相进就进,想出就出,怎么样?”醉仙好像做出一个无比困难的决定,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醉仙导师居然给人随便进入他的酒窖。”怒雷他们掏了掏耳朵,有些不敢相信,因为在他们的了解,酒窖简直就是醉仙的命,不管是谁都别想进入,而他居然给易辰这样的特权,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,醉仙他是想收易辰为徒,不过醉仙他以为凭借他的酒能够打动易辰,但很显然他要失望了,直接易辰耸了耸肩,轻飘飘道:“对不起,我不喜欢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噗”醉仙刚喝了一口酒,当听到这句话之后,立刻喷了出来,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这立刻引来一鸣等人的大笑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不过当你喝了我的飘香四溢后,希望你不要后悔。”醉仙努了努嘴,然后从储物戒里面拿出半人高的酒坛,放在桌子上,颇为之傲道:“这就是我花费一年时间,才酿制出来的飘香四溢,乃是我们北域第一神酒,别人求我,我都不会给他。”

    易辰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酒,但对方既然是北域酒仙,相信不会骗他,走上前去,缓缓将酒馆上面的盖子打开。

    “咻”在这一瞬间,一股浓云的香味扑鼻而来,易辰身躯颤抖了下,他感觉自己全身毛孔都尽数张开,贪婪的吸收着酒香。

    “嘶”远处几位彪形大汉,此时猛吸着空气的酒香,一副享受的模样,同时用贪婪的目光看着那瓶飘香四溢。

    “快点将盖子盖上,这样打开着让酒香跑出来,会影响酒的效果。”酒仙立刻喊道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这才反应过来,快将盖子盖上,这一刻他才法诀,醉仙果然不简单,虽然他不懂酒,但见过闻过的酒却不少,所有的酒在这瓶酒面前都弱爆了,十分之一都不及。

    “酿一瓶飘香四溢,需要消耗一年的时间,当然并不是材料配好后放在那里,而是每天都要花费几个小时的时间,使用魂力淬炼那些酒,耗费无数的心血,才能酿出一罐。就算那些强者前来拜访,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,才能得到一小杯,而他居然得到了一罐。”怒雷几人眼神充满了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“我说小子,再考虑一下呗,跟着我老人家,绝对让你吃香喝辣,每天喝着酒,吃着肉,吹着牛,修为就能哗哗的涨,怎么样?”醉仙还是不死心,道。

    “让我考虑考虑。”易辰这一次并没有答应,也没有不答应,而是留一些余地,然后一摸储物戒,将飘香四溢收入储物戒里面。

    只要没拒绝就还有希望,醉仙点了点头,然后道:“你们平时在学院里面不出半步,这一次怎么都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王家遭到不明强者袭击,这个你不知道?”一鸣导师有些意外,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事?”醉仙非常疑惑,然后转头看向怒雷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有这样的事,但导师你前段时间闭关练酒,所以我们都没有打扰,你今天刚刚出关,又凑巧一鸣导师他们到来,所以我们一直都没有机会说。”怒雷回答道。

    当听到这番话之后,醉仙眉头一皱,道:“事情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王家家主兽魂被废,不过因为得到了兽元晶石,现在已经恢复,柳家家主深受重伤,高手损失无数。”一仙导师道。

    “王家家主拥有宇魂境的修为,到底是什么人出手,居然能废掉他的兽魂。”醉仙脸上浮现出吃惊之色。

    “根据这样来判断,出手之人的修为在他们之上,很有可能是准宙魂境高手,有可能是其他几个隐藏势力的人。”一鸣导师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当年我们龙渊学院立下规矩,隐藏势力不得插手普通势力之间的争斗,如果真的是他们动手的话,咱们也该有所动作。”月盈导师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不是他们动手,先调查清楚这件事情再说。”一鸣导师道。

    “普通势力就算吞并了也没有任何的作用,他们为什么要对普通势力出手,难道这其还有什么目的不成?”醉仙导师道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也忍不住点头,普通势力在隐藏势力面前,根本不值一提,所以现在有两种可能,一是出手之人另有他人,第二,王家和柳家有让他们心动的东西,所以他们才会出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