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 傲天康复【二更】

    不单只是钟毅,飞羽他们此时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易辰,他们自认自己的运气也非常不错,但为什么从来都没有捡到过至宝。

    “人比人气死人,还好我们都被打击习惯了,如果是其他人的话,肯定会郁闷得吐血。”诺蒂秦天非常无奈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单只是运气,当初在东域的时候,我们的修为都差不多,现在易辰兄已经是准天魂境了,我们现在只有准玄魂境,这差距原来越大了。”飞羽也摇头道。

    这对他们来说,本身就是一种打击,如果不是早就习惯的话,恐怕他们真的会崩溃掉。

    “越说,我对姐夫的羡慕嫉妒恨又增加了几分呢。”钟毅叹了口气,不过他们都是用开玩笑的口吻。

    几个人都是生死之交,一同经历了很多风雨,虽不是亲兄弟,但在彼此的心目,都已经将彼此纳入自家亲人的行列,君子之交淡如水,唯有生死之交才更珍贵,在尔虞我诈,强者为尊的世界,这种情谊实属难得,彼此间都非常珍惜。

    “自从吸收了梦幻晶石之后,你们的修炼天赋都被激发了,现在都已经进入瓶颈期了吧?”易辰只是淡淡一笑,不管他站在什么样的高度,飞羽他们依旧是他的兄弟,当然了,这些他并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恩,我们都已经进入瓶颈期了,但都没有触摸到冲破的机缘。”飞羽他们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都不用着急,晋级越是着急,机缘就会离你们越远,随遇而安,保持平常心就好了。”易辰轻声道。这是他的经验,因为他很多时候都是在平心静气的时候触摸到机缘。

    钟毅点了点头,随后他对易辰眨了眨眼,道:“姐夫,我老姐追求你这么久,怎么没见你给一个答复啊,你们赶紧的将事情办了吧,我还等着做小舅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孩子毛都还没有长齐,哪儿凉快哪儿呆去。”当提到这件事情的时候,易辰一阵头大,摆手道。

    “易辰兄不是我说你,我可在心里将我妹妹托付给你了,但已经两年多了,你倒是表个态嘛。”诺蒂秦天摇了摇头,道。

    他的妹妹微娜喜欢易辰,这个他当然知道,因为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,当初诺蒂大帝,当着很多人的面提过亲,还造成了很大的轰动,但易辰他一直都在逃避,所以他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身为一位哥哥,每天看着自己的妹妹失魂落魄的模样,说实话他的确挺心疼无奈。

    “这。”易辰他忍不住叹了口气,微娜和香蝶两个人想什么易辰他当然知道,只是他一直很纠结罢了。

    是人都会有感情,两年时间,总是易辰的心是属铁的都会被融化,对微娜两人多少产生了一些感情,只是他那段时间每天都在修炼和仇杀度过,实在不愿拖累微娜两人。

    现在虽然已经无需担心太多,但他依旧非常纠结,两人不管接受哪一个,都会给其一方带来伤害,同时接受两个?这个易辰又不知道她们是否愿意,让两位在东域身份尊贵的千金小姐,公主共侍一夫,就算他们愿意,恐怕阁主和诺蒂大帝都不愿意。

    而且,易辰现在脑海,还有一道宛若天仙的身影,那就是在斯诺海底裂缝,救过他并与他邂逅的安若。

    “那些都是你们的私事,我真的不好管太多,反正我的妹妹已经托付给你了,要是你让她伤心的话,我这做哥哥的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诺蒂秦天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我说姐夫你赶紧给个答复吧,我还要当小舅子呢。”钟毅道。

    “人比人气死人,易辰兄这桃花命,真是让人羡慕,如果是我,有妞追我爷我一定立刻答应!身在福不知福,我们这些光棍没法活了。”飞羽他叹了口气,随后钟毅他们同时点头,并对易辰竖起指表示鄙视。

    “你们只看到我幸福,却不知道我的痛苦,你们只看到我的天赋,却没看到我的努力,哎,做人真难。”易辰仰起头,默默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却,鄙视装逼的。”飞羽他们有种吐血的冲动,再度竖起指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就在嬉闹的时候,突然一道沉闷的声响,从傲天身处的房间传出,立刻引起易辰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难道出现意外了吗?”飞羽他们在这个时候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咻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强横的吸力,从傲天所在的房间传出,非常的强大,随后天地间的魂力,从四面八方涌来,进入傲天所在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这是兽魂在吸收魂力的场景,难道傲天他成功了?”易辰眼神闪现异样的色彩,同时也猜测起来。此时傲天他都还没有出来,所以只好静静的等待。

    “咻”那股吸力非常强大,但来得快去得也快,当吸力消失之后,天地间的魂力在这个时候也尽数散去。

    “真的成功了吗?”在这个时候,飞羽他们都非常紧张,目光紧紧的注视着房间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半响后,房门打开,傲天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此时的傲天,一改刚才的颓废,容光焕发,脸色从苍白恢复健康的红润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傲天,成功了吗?”飞羽立刻走上前去询问。

    “你看。”傲天开始兴奋起来,身体还在微微颤抖,说出一道这样的话,随后身躯一颤,右手微微一晃,登时一股魂力便从他的体内渗透出来。

    “玄魂境的气息,不单成功修复了兽魂,而且还触摸到晋级的机缘,成功进入了玄魂境。”

    飞羽他们都非常震惊,喊出一道这样的话。此时他们都很激动,深深为傲天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“重获力量的感觉,实在太棒了。”傲天脸上带着笑意,随后转头朝易辰看来,眼神闪现出感激之色,如果不是易辰的话,他根本不可能重新踏入修炼之道。

    虽然傲天并没有说出口,但易辰却非常清楚他想要说什么,只是淡淡的耸了耸肩,当初在马场的时候,他亲身体会过作为一个废人的痛苦,所以才会如此的竭尽全力,现在见到傲天不单恢复了修为,而且还突破了,深深的为他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“姐夫,我老姐她找上找你呢。”钟毅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香蝶找我?”易辰他有些意外,继续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但你那个时候并不在,他找不到你,所以给我留言,说如果看到你的时候,让我给你带个话,晚上她在学院东面的小亭子等你。”钟毅道。

    而当这句话响起的时候,飞羽他们齐刷刷转头朝易辰看来,眼神带着异样之色,其飞羽道:“晚上,小亭子,听起来很有浪漫情调的感觉,月黑风高,孤男寡女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,飞羽你这是鬼故事,还月黑风高。”傲天立刻打断他的话,道:“应该这样,四周寂静无声,在浪漫的庭院里一男一女,**碰撞在一起,激情的绽放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停停停,我说傲天哥,你能不能少看那点书,看你的鼻血都流出来了。”钟毅他立刻打断,这句话让傲天极是尴尬的搓了搓手。

    “易辰兄和香蝶妹妹,可是非常纯洁滴,你们怎么能想得这么猥琐,对你们这些猥琐的禽兽,我只能说。。。。请继续。”诺蒂秦天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越来越不靠谱。”易辰他非常的无语,弄得他要跟香蝶见面,好像是男女偷情一样,他真想大喊,我很纯洁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姐夫,好吧好吧,我承认我们错了,你跟我老姐的关系是纯洁的,是没有任何污点的,如果我们冤枉你们的话,你丫的不服来打我们啊!”钟毅道。

    “彭”这句话刚刚响起,一道响亮的声音响起,钟毅的惨叫声回荡,:“姐夫你还真打,哎呦我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了,时候不早了,我先走了。”易辰看了下外面的天色,发现已经黑了下来,当即没有逗留,告别之后便走出宿舍,但很快后面就传来傲天他们的狼嚎声,让他非常汗颜,直呼交友不慎。

    “呼”深深的吸了口气,易辰让自己恢复冷静下来,然后便在月色下,往学院的东面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夜间的学院非常安静,大多数学员都在自己的宿舍修炼,易辰他很快就来到东面位置的小庭院,这里非常安静,庭院四周植满了柳树,阵阵微风吹过,柳絮飞舞。

    趁着月色看去,易辰发现一道身影坐在小亭子的石椅上,目光静静的看着前方,柔和月光照射在她的脸庞上,精致的脸庞更加动人。

    “易辰哥没有来吗?”那道身影默默的叹了口气,好像非常失望。

    从模样来看她正是香蝶,易辰他深深的吸了口气,然后便走向小亭子,来到之后道:“香蝶我来了,久等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易辰哥。”香蝶转过身来,非常的惊喜,她没想到易辰真的来了,摇头道:“没有呢,我来这里并不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