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百八十三章 血溅当场【一更】

    疯狂的杀意让人窒息,易辰他的度极快,天陨重剑飞快扫向罗刚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不!”一道这样的喊声,从罗浮和罗东的嘴里发出,他们此时的眼神充满杀意,虽然很想上前来救人,但被金焱火凤缠住的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易辰快点住手。”这个时候,一道这样的声音从远处响起,两道身影以极快的度朝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“月盈导师和一鸣导师来了。”众多学员们转头看去,立刻发现两道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月盈导师,一鸣导师快点救我!”此时的罗刚就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,喊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谁,都救不了他。”在发现两位导师到来之后,易辰他没有丝毫的惧怕,发出一道这样的喊声,然后重剑的度快上几分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罗刚他万万没有想到,两位超强的导师到来,都没有让易辰退缩,天陨重剑在瞳孔当放大,他喊出一句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彭”可惜一切都晚了,他根本躲避不了,只听得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,然后易辰的重剑便轰击在他的脑袋上,红色的鲜血,白色的脑浆向四周溅射开来。

    静,场面在这个时候变得死寂,所有的学员都难以接受这一切,他们都不相信这是真的,易辰居然这么疯狂,不顾一切将罗刚斩杀。

    一年级的最强天才想要救罗刚,可最终被打成重伤。二年级的最强天才罗东想要救,现在也深陷险境,就连身为一年级最强导师的罗浮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今天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,也救不了你,挡我者,死!

    一句这样的话,依旧在所有的学员们耳边缭绕,这是何等的狂傲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做到了,呲牙必报,触犯者必死,这实在太疯狂了。”在场所有的学员,在这个时候都瞪大了双眼,同时艰难的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刚儿!”罗浮他们的眼神充满了悲痛,喊出一句这样的话,如果不是被金焱火凤缠住的话,恐怕他们早就冲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还是来晚了一步。”一鸣导师脸色也很不好看,同时对易辰的行事风格感到非常的震惊,这种手段就算他们也比不上。

    “啾”金焱火凤的啸声在学院回荡,它不断的对罗浮两人发动攻击,非常的狂猛,它现在只想将眼前这两个冒犯自己主人的蝼蚁干掉。

    “易辰快点让你的金焱火凤回来,不要再闹下去了。”一鸣导师他们两人非常着急,如果让金焱火凤杀了罗浮两人,那他们想要处理后事就没有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火凤回来。”此时杀了罗刚,易辰他心的恨意倒是消散了不少,虽然也想将罗浮两人斩杀,但现在有一鸣和月盈两位强者在,恐怕是行不通,毕竟他们都有准宇魂境的修为,能够对抗金焱火凤。

    “啾”没有斩杀罗浮两个人,金焱火凤非常不乐意,但却不敢违抗易辰的命令,发出一道啸声,然后化成为一个火源灵石,回到易辰的储物戒当。

    “姓易的我要杀了你!”罗浮他们两人终于脱身,用狰狞的目光看向易辰,释放出非常疯狂的杀意,此时她们只想要杀了易辰为罗刚报仇。

    “罗浮导师一家非常护短,而罗刚是他最疼爱的孙子,他们不会轻易放过易辰,所以他有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们不找易辰麻烦,学院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他,因为易辰他现在已经触犯了院规。”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,仅仅只是开始,那些学员们开始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一起上来,我不介意送你们爷孙两一同上路。”易辰他并没有示弱,此时他有金焱火凤在身,根本不惧怕他们爷孙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罗浮他们就是想到这一点,才没有冲上前来,非常愤怒他们的快走到一鸣导师两人身前,道:“一鸣导师,月盈导师,刚才你们都看到了,我的孙儿罗刚就死在他的手,希望你们将他拿下,然后交给我来处置。”

    一鸣导师和月盈导师的修为都非常强,如果他们出手的话,绝对能将易辰拿下,而在听到他们这句话后,易辰也转头朝一鸣导师两人看去,拳头虚握起来,眼神充满了凝重。

    “咻”飞羽他们这个时候也冲上前来,站在易辰的身后,用晶体的目光看向一鸣导师几个人,虽然知道现在跟易辰在一起的话,肯定会受到牵连,但此时他们没有任何的惧怕。

    “易辰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。”一鸣导师他眉头一皱,眼前这位少年可是那个人指要重点照顾的人,可不能让他有事。但如果不追究的话肯定难以服众,所以他非常的头疼,还是先将事情的原委弄清楚再说。

    “一鸣导师,易辰兄他这么做,完全是因为罗刚废掉了我们兄弟的兽魂。”飞羽他们心在都为易辰担心,所以立刻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什么,居然还有这样的事?”当听到这番话的时候,一鸣导师两人非常意外,本来以为易辰是因为别的事情起杀心,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光扫动,最终落在傲天的身上,立刻发现后者脸色苍白,没有释放出任何的绣着气息。

    “真的被废了。”一鸣导师他们的修为非常强,依照傲天他原来准玄魂境的修为,肯定能够感应出来,可现在却感应不到他的气息,i从这点就已经能够说明,他的兽魂真的被废掉了。

    此时所有人的都转头望傲天看去,眼神闪现出异样之色,道:“本来他的修为有准玄魂境,从这里可以看出他的修炼天赋非常不错,但现在兽魂已经被废掉了,以后他只能成为一个废人。”

    四周传来的议论人,让傲天的脸色非常难看,眼神的不甘之色更甚。

    “即便他的兽魂被废掉,但也不能成为那个易辰开脱的理由,他一定要为我弟弟的死负责。”罗东喊出一道充满森冷的话。

    “没错,根据我们学院的规定,一定要重罚,我在这里恳两位导师,将那个易辰交给我处置。”罗浮他也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事关重大,不是我能够决定,来人,将易辰先关押起来,该怎么处置再慢慢商量。”

    一鸣此时感到非常的头疼,和月盈导师注互相对视一眼,双方使用传音商量之后,喊出一句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一鸣导师。”没想到他们会做出这样的决定,罗浮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喊出一句这样的话,可惜一鸣导师根本就不理会。

    “咻”四道身影快从四周窜出,来到易辰的身旁,快出手便朝他抓去。

    “不准你们带人走。”香蝶她们在这个时候开始调动魂力,准备对那四个人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“咻”可就在她们攻击的一瞬间,四道身影眸间闪过锐利之色,同时身躯一颤,释放出一股恐怖的气息,将微娜几个人笼罩起来,让她们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们学院的邢院的强者,修为最低的都是地魂境,他们专门负责学院的安全。”感受到四个人释放出来的气息,在场的学员都非常的吃惊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他转头看向四个人,发现他们都戴着面具,看不清他们的容貌,非常的神秘。

    “香蝶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,让开吧。”易辰他摆了摆手,道。这些邢院的人都拥有地魂境的修为,香蝶跟他们碰撞的话,会非常的危险。

    听到这一番话之后,香蝶她们非常不愿意,但也深深明白自己跟这群人的差距,所以都非常无奈的叹了口气,往后面退开。

    “咻”他们在这个时候收回气息,而后出手想要抓住易辰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会走。”易辰身躯一颤,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消失不见,这种像押扣犯人的举动让他很不爽。

    “按照他说的做。”这样的举动让四位邢院高手非常不满,正当他们想要以粗暴的手段抓住易辰的时候,一鸣导师的话便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一鸣导师在学院里面非常有话语权,所以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,他们都停止攻击,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易辰,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“呼”易辰深深的吸了口气,而后在他们的带领下缓缓离开,最终消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易辰兄他会不会有事。”此时的飞羽他们都非常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易辰兄什么风浪没有见过,这点小小的肯定能够挺过去,咱们还是快点回去,帮傲天兄疗伤先。”诺蒂秦天摇了摇头,而后一群人便快离开。

    “姓易的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,一定让你为我孙儿的死付出代价。”看着易辰离去的背影,罗浮说出一句这样的话,然后便开始处理自己孙儿的后事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次有得头疼了,咱们想要护住他,恐怕很难啊!”一鸣导师两人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还是先向那个人报告下吧。”月盈导师也摇了摇头,而后一同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