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 火炼爷孙【三更】

    “我说过,今天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!”一道这样的声音,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的度在这个时候加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什么,原来他不是要接下攻击,真正的目的是想要取罗刚的性命!”当看到那一幕之后,在场所有的学员们都非常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不,爷爷救我!”罗刚此时也知道了他的用意,当下脸上的嚣张之色被恐惧给取代,嘴里发出一道这样的喊声。

    但一切都太晚了,刚才罗浮以为易辰是想硬拼,所以根本就没有准备,此时易辰距离罗刚的距离已经非常近,他想要追上来也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“对我兄弟出手,你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!”一道疯狂到极点的声音,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他眨眼之间就来到了罗刚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我再也不敢了,只要你给我一条生路,我可以给你们道歉。”看着气势汹汹前来的易辰,罗刚他是真的害怕了,他丝毫不怀疑前者会杀了自己,所以喊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道歉,我易辰兄弟没有那么不值钱。”易辰嘴里发出一道疯狂的喊声,而后右拳带着呼呼的风啸声,朝罗刚的脑袋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那个罗刚看来是保不住了,那个易辰实在太疯狂了,就算得罪一位天魂境,被学院开除,也要将罗刚给干掉。”

    那些在围观的学员们,在看到易辰他的动作后,额头上均是冒出了冷汗,这样的手段实在太狠了,简直就是呲牙必报。

    “不!要是你杀了我的孙儿,我罗浮发誓,你会后悔自己来到这个世上!”罗浮他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,喊出一句充满疯狂杀意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等着。”虽然知道他一定会说到做到,但易辰他并没有任何的惧怕,反而回应了一声,然后继续朝罗刚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敢对我弟弟出手,你找死!”一道这样的喝声响起,而后一道身影快从远处冲过来,挡在罗刚的身前,一拳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易辰轰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罗东。”当看到那个人的时候,易辰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,不过此时已经收不回攻势,两道身影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沉闷的声响传出,而后易辰和罗东两人,同时被一股震力给震退出好几步。

    “那个易辰果真了得,虽然只是地魂境,但却能够跟准天魂境一拼。”那些学员们非常吃惊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封印之术的时间那么快就过去了。”易辰他心非常的失望,刚才差一点点就将罗刚给杀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爷爷,快点将那个易辰杀了!”见到自己的大哥前来,而且自己的性命也保住了,罗刚他刚才那副软弱的模样立刻消失,对易辰做出一副狰狞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胆敢伤我孙儿,受死!”罗浮他深深的吸了口气,眼神充满了阴冷,双手掐动法诀,调动出一股魂力,朝易辰他轰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魂力铠甲!”天魂境含怒一击,易辰他不敢怠慢,双手掐动出一个法诀,而后魂力快在他的身体周围凝聚出一个残缺的铠甲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紧随着,那股强横的魂力撞击在魂力铠甲上面,易辰的魂力铠甲立刻就被击碎,强横的震力将他给掀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易辰哥!”

    “易辰兄!”微娜她们在这个时候,从外面快冲了进来,刚刚好看到易辰被震飞的情形,立刻发出一道喊声。

    “咻”一股剧痛传遍全身,易辰他感觉到一股深深的疲惫感,好像要昏睡过去一样。

    “就算死,也要你们付出代价。”一道这样的话,在易辰的心响起,而后他咬住自己的舌头,一股疼痛感刺激着他的神经,在这一刻,他感觉清醒了很多,腰间猛的一扭,身体在虚空旋转两圈,方才稳稳落地。

    此时的易辰,模样看起来非常狼狈,身上有多处伤口,长发散落,但他的眼神却带着坚定之色。

    “居然将易辰兄伤成这样,不可原谅!”飞羽他们非常的愤怒,调动魂力便冲上去,此时他们只想帮助易辰。

    “飞羽他们到远处去躲一会。”可这个时候,易辰却将他们都拦下,让飞羽他们非常不解。

    “听易辰兄的话,我们快点退开。”易辰非常了解的诺蒂秦天,并没有想太多,点了点头,然后领着飞羽他们往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“哼,一个小小的地魂境,你以为你还有翻盘的机会吗?”罗浮的脸上充满了不屑和看轻。

    “挡我者,死。”易辰用一句这样的话回应罗浮,同时他一翻手掌,几颗魂灵石出现在他的手,丢入嘴里开始吸收起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那个易辰他还有办法吗?该不会是垂死挣扎吧?”那些围观的学员们都非常不解,而飞羽他们则满脸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哼,装模作样,想死我就成全你。”罗浮他有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,嘴里发出一道喝声,而后右脚猛的一踏地,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易辰重来。

    “七品上等魂技——摩罗拳!”罗浮双拳一握,可怕的魂力在他的拳头间凝聚,带着呼啸的风声朝易辰的脑袋轰击而来,威势恐怖到极点。

    “来得正好。”易辰的脸色非常平静,并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,缓缓张开双手,而后说出一句这样的话:“岩浆之精,杀!”

    “轰隆”就在他这句话刚一说出的时候,一道沉闷的声响从他的体内传出,而后一股恐怖的五色火焰,便从他的体内疯狂涌出。在岩浆之精出现的时候,四周的空间被焚烧得寸寸崩裂,开始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火焰,居然如此的可怕,那个易辰又怎么会拥有那样的东西。”在场的学员们均是倒抽一口凉气,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那样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挡!”在他们的注视下,易辰嘴里发出一道轻喝声,而后他双手掐动出一个法诀,岩浆之精便在他的身前搅动起来,凝聚出一个火焰墙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紧随着,罗浮他的攻击,便落在那个火焰墙上面,他拳头上面的凝聚出来的魂力,瞬间就被焚烧成虚无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火焰,居然连我天魂境的魂力都能够烧掉。”惊骇的话,从罗浮的嘴里发出,他实在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是易辰兄当初在穹门时得到的那一股火焰。”飞羽他们此时都非常的激动,因为他们都见识过岩浆之精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本来不想使用这个底牌,既然你们逼我,那就让我送你们一同上路。”

    岩浆之精对魂力的消耗非常巨大,易辰不愿这样浪费时间,嘴里发出一道喝声,然后法诀重新变换。

    “蓬”在这一瞬间,在他身前凝聚出来的那个岩浆之精火焰墙,瞬间炸裂开来,铺天盖地的五色火焰,带着炙热的风浪朝罗浮他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糟糕。”罗浮他脸色一变,此时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,他快调动魂力,修复那个魂力护罩。

    “蓬”紧随着,易辰他释放出来的岩浆之精,便直接将他的笼罩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那股火焰居然这么可怕,连我的魂力护罩他抵挡不住。”就在接触到岩浆之精的时候,罗浮才真正的感受到它的可怕,只见他凝聚出来的魂力护罩,在接触到岩浆之精的时候,居然立刻就出现了无数的裂痕。

    “咔咔”一道道清脆的声音响起,罗浮他凝聚出来的魂力护罩,在恐怖高温之下就快要碎裂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什么火焰,就连天魂境都抵挡不住。”在场的学员们更加震惊,看向岩浆之精的目光充满了贪婪。

    “挡我者死,天魂境也不例外!”疯狂的喊声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他更加疯狂的催动岩浆之精,温度在不断的提升,四周的空间都承受不住,在层层崩塌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终于,罗浮他凝聚出来的魂力护罩,在岩浆之精可怕的高温之下碎裂了,罗浮他本人立刻就被笼罩住。

    “啊!”凄厉到极点的声音,从罗浮的嘴里发出,虽然他是一位天魂境,但面对恐怖的岩浆之精,也是无计可施,只能调动魂力暂时的保护自己,但恐怖的高温还是让他崩溃。

    “嘶,难道易辰他要练了罗浮导师不成?那可是我们学院的一年级最强导师啊!”看到这样的一幕,在场所有的学员们都很震惊。

    显然,事情就如同他们所想的那样,易辰他就是要练了罗浮,虽然知道后果非常严重,但他没有丝毫的惧怕。

    “爷爷!”事情来得太突然了,罗东他好半响才反应过来,嘴里发出一道这样的喝声,而后快朝易辰他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哼,你也一起来。”一道这样的喝声,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再度变换一个法诀,又有一股恐怖的火焰涌出,罗东他遂不提防之下,立刻就被恐怖的岩浆之精给笼罩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就练了你们爷孙两!”易辰双眼微微眯起,闪过锐利的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