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 不妙【一更】

    冰冷的杀意,让人胆颤心惊,此时的罗刚满脸惊惧,跌跌撞撞的从地面上站起来,用恐惧的双眼看着易辰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敢杀我的话,我爷爷他绝对不会放过你,你可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易辰释放出如此恐怖的杀意,罗刚相信强者肯定会出手,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,他立刻说出一道威胁的话,就是希望他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“别说你爷爷是导师,就算是院长,今天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听闻那一番话,易辰没有任何的惧怕,嘴里勾出一抹残忍的弧度,然后右脚一踏地,身体以极快的度冲出。

    “只有杀了你,才能解我心头之恨。”度非常快,当来到他身前的时候,右拳带着凛冽的劲风击出。

    “魂力盾!”易辰他是一位地魂境,要是被击的话,不死也得重伤,在这样的情况下,罗刚双手快掐动法诀,顺着经脉渗透出来,在身前凝聚出一个盾牌。

    “轰”狂猛的攻击落在那个盾牌上,一道震耳的声音传出,罗刚他凝聚出来的盾牌在一瞬间碎裂,然后身体在这个时候也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”在重重的摔倒在远处的地面上之后,罗刚他吐出一口鲜血,脸色越发苍白,双方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此时他非常后悔,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冲动,将傲天弄废,如果不那样做的话,也就不会激怒易辰这个疯子。

    “就算反抗也没用,就让我送你上路吧。”斩草须除根,易辰不会给他继续活下去的机会,不然的话自己的兄弟朋友迟早还会被他伤害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不要杀我。”这个时候罗刚他真的绝望了,在那股杀意下彻底崩溃,为了自己的小命,他赶紧跪在地面上,磕起了响头,哪里还有原来威风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咻”杀心已起的易辰并没有理会他,双手掐动出一个法诀,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涌出,在他的身前开始凝聚起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沉闷的声响传出,他凝聚出来的能量非常强大,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开来,凛冽劲风在四周刮起,飞沙走石。

    “我们学院有明确的规定,除非是生死挑战,否则动手杀了其他学院,会受到重罚,你可得考虑清楚。”

    本来以为通过求饶,易辰会放过他一马,可在见到这样的情况后,他没有了刚才软弱的模样,开始威胁起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,又是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,从易辰他的双手间释放出来的能量波动更加恐怖,让他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是一位天魂境强者,如果你杀了我的话,我爷爷一定会为我报仇的!”罗刚大声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“死!”天魂境的确非常强,但易辰他并没有任何的惧怕,此时他只想干掉罗刚,嘴里发出一道怒喝声,然后快掐动的双手朝前方击出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就在这一瞬间,恐怖的能量从易辰的体内急射而出,带着呼呼的风啸声,朝罗刚他冲击而去,非常的恐怖,让罗刚心生绝望。

    在这股能量面前,罗刚他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,此时他心充满了后悔和不甘,后悔为什么要激怒易辰,不甘就这么死去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怒喝声从罗刚的身后传来,一股强横的能量快急射而来,以极快的度将罗刚的腰间缠住,快往后面拉去,躲开攻击。

    “爷爷你终于来了!”当看到来人之后,罗刚他非常惊喜的大喊一声,因为来人正是他的爷爷罗浮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来得这么快。”没有将罗浮干掉,易辰他心有些失望,双眼紧紧的盯着罗浮,虽然他是天魂境,但并不代表他会放过罗刚。

    “居然敢在学院里面草菅人命,简直是目无王法,我身为龙渊学院的导师,绝对不能让你在学院里面待下去。”

    罗浮的眼神充满了杀意和愤怒,没想到自己的孙儿居然被人追杀,如果不是自己来得及时,恐怕早就死在易辰手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想给你的孙儿报仇吗?还说得这么大义凛然。”易辰重新将天陨重剑拿出来,此时他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手段居然如此的毒辣,将爱要是成长起来,绝对是修者界的败类,留着你将来只会给我们龙渊学院抹黑,今天我就代表学院将你除去。”

    一道听起来好像大义凛然的话,从罗浮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身躯一颤,一股强横的绿色魂力,便顺着他的经脉涌出,凛冽的劲风在四周搅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有资格代表学院?开什么玩笑。”对这种人易辰他非常鄙夷,但那是一位天魂境,实力比他强大数倍,所以他不敢有任何的怠慢,眼神充满凝重。

    “强词夺理,当诛!”一道这样的喝声,从罗浮的嘴里发出,他没有丝毫的犹豫,双手掐动出一个法诀,快朝前方击出。

    “蓬”就在这一瞬间,一股恐怖的绿色能量,便快在他的身前凝聚起来,化作一把绿色的长剑,带着的呼呼的风啸声朝易辰冲来。

    “天魂境释放出来的能量好恐怖,那个易辰他有难了。”听到这边动静的学员,飞往这边赶来,很快就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,惊声道。

    “天魂境释放出来的能量果然好强。”易辰心响起一道非常凝重的话,这是他第一次面对恐怖的天魂境强者,也是第一次面对可怕天魂境的攻击。

    当然在神魔塔的时候,易辰他面对的金色战神,也是恐怖的天魂境实力,但那终究是神魔塔阵纹凝聚出来的东西,远没有现实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心头冷哼一声,易辰他并没有束手就擒,就算是死也要对手付出代价,这就是他的行事风格,当即举起手的天陨重剑,快朝前方击出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天陨重剑和那股能量撞击在一起,发出一道震耳的声音,肉眼可见的能量向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地魂境比天魂境低了两个境界,双方的差距非常大,在接触的一瞬间,易辰他便感觉一股强横震力袭来,他快往后面倒退出好几步,方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天魂境实在太强了,易辰他根本应付不了。”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在场所有的学员都睁大双眼,道。

    “话又说回来,刚才那样的攻击,就算是以为准天魂境,都会被震伤,而易辰他只是被震退,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,从这里也能看得出他的强悍。”

    “再强又有什么用,在天魂境的面前,他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,无论怎么挣扎最终也难逃一死。”听到有人夸赞,立刻就有一些学员酸溜溜的说。

    “主人,天魂境太强了。”小魔兽它一直在关注外面的情况,此时它非常的焦急,喊出一道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水已经泼出去,无法收回来,就算是死,也得将那个罗刚干掉。”易辰他没有任何的惧怕,微眯的双眼闪烁出浓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在这个时候还耍狠,看来真的留你不得。”一道这样的话,从罗浮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再度掐动出一个法诀,然后双手合十举到头顶。

    “杀!”在喝声响起的一瞬间,可怕的魂力翻涌,飞凝聚出一把巨大的长剑,快往易辰他劈了过来,这一次的能量比刚才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能够硬接,否则的话肯定会受伤。”眼神闪过一抹凝重的光芒,随后易辰他身躯一颤,立刻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就在离开的一瞬间,一道震耳的声音从他的身后响起,然后平整的地面在一瞬间被轰出一条深深的沟壑。

    “天魂境好恐怖,那样的攻击就算是准天魂境都会受伤,不过那个易辰的度还真快,天魂境的攻击都能够躲开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能够躲开又怎么样,他就算再强也无法赢一位天魂境强者。”那些学员们在看到这一幕之后,便开始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天魂境,临死前我都会让你掉一层皮。”这个时候,一道这样的喝声,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此时他凭借自己的度优势来到了罗浮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咻”这是他攻击的机会,所以他没有任何的犹豫,双臂猛的一紧,手的天陨重剑带着呼呼的风啸声劈向罗浮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度倒是不错,但在我的面前,依旧是一个蝼蚁。”身后传来凛冽的劲风,让罗浮他冷笑起来,此时他看起来没有任何的紧张,非常随意的掐动出一个法诀,而后一个护盾便出现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易辰的攻击落在那个的护盾上,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,天魂境的魂力太可怕了,凝聚出来的护盾,易辰他无法打破,攻击就这样被拦截了下来,这让他非常吃惊。

    “爆!”刚才的攻击被易辰躲开,罗浮他不准备给前者机会,双手重新变幻一个法诀,同时嘴里吐出一个这样的字符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当看到他的动作后,易辰的脸色微微一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