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 神魔塔【四更】

    “酷毙了,居然就这样将对方的攻击挡了下来。”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飞羽他们都非常的兴奋,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居然一只手就挡住了我的攻击。”段藏他同样很震惊,他刚才的攻击可没有任何的留情,可以说是使用了所有的力量,可依旧被易辰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看招。”但段藏他很快就反应过来,眼神闪现出不服输的神色,而后腰部猛的一用力,另一只脚带着凛冽的破空声扫向易辰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彭。”他这次攻击虽然也很快,并且也使用了最强的力量,但易辰他还是快出手,将他的腿给抓住,看起来好像没有用多大的气力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吃早饭吗?”易辰说出一道带着戏谑的话,然后腰间一扭,双臂猛的一用力,将段藏的身体好像是木头一样用力的轮动起来,然后狠狠的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才的轮动让段藏头晕目眩,这个时候的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重重的撞击在远处一块石头上,当沉闷声响传出的时候,那块石头立刻就被轰碎。

    “噗”落地稳住身形之后,段藏他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,模样非常的狼狈,刚才那样的冲击力,即便他拥有准玄魂境也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段藏是我们一年级里面的佼佼者,修为非常强大,而那个易辰居然能够一招将他给打伤,难道他也拥有准玄魂境的修为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,如果这不是在演戏的话,他的修为在地魂境之上,因为只有地魂境才能如此轻松的将他给击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吧?从他的模样来看,最多也就十七八十岁,那样的年纪怎么会有地魂境的修为,我们学院的那些妖孽,也无法在在那样的年纪进入地魂境啊!”那些围观的成员,此时都非常震惊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的实力吗?真让人提不起攻击的兴趣,我看那些阿猫阿狗都比你们强,原来龙渊学院养出来的你们,都是一些这样的废物。”易辰的语气很平静,但这句话就好像是一记有力的耳光一样,狠狠的抽在那些学员们的脸上。

    刚才他们还嘲笑易辰等人是井底之蛙,垃圾的战斗机,可现在拥有准地魂境修为的段藏,却被他这么轻松的击飞,这是赤果果的打脸啊!这样看来的话,他们岂不是连垃圾都不如?

    罗浮的脸色也很不好看,本来他想要狠狠的羞辱下烈山贤,可没想到的是,这一次却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谁口出狂言,可敢上来与我一战?”易辰没有就此罢休的打算,目光在毕云涛他们的身上扫过,说出一道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在见识了易辰的实力后,罗浮他那个班级的学员哪里敢上前挑战,都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易辰,但却连个屁都不敢放,脸色涨成猪肝色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这样就没有敌手了吗?”毕云涛他的脸色很平静,缓缓踏出一步,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易辰。

    “毕云涛可是我们这一届最强者,拥有地魂境的修为,而且还是地魂境高阶,如果他出手的话,那个易辰必死无疑。”当看到毕云涛走出来之后,那些前来围观的学员们,在这个时候都非常的期待,同时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怜悯。

    因为在年纪比武的时候,毕云涛他是以第一名的身份,加入罗浮的班级,很多人已经见识了他的超强实力,所以自然有种先入为主的感觉,认定易辰会输。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你也想来试一试?”易辰缓缓抬头朝他看去,脸上充满平静,拳头虚握起来,一股战意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。

    他已经晋级地魂境,正想好好的大战一场,检验下自己的修为,顺便让自己尽快熟悉暴涨的实力,而眼前这个毕云涛,就是最好的磨刀石。

    毕云涛他虽然也是地魂境,但年龄已经有二十八岁,这样的年纪和修为,放在东域和西域,可以说是佼佼者,但易辰却一点都不放在心上,因为他才十八岁,对方早修炼了他十年,如果等到他二十八岁的时候,修为远远不止地魂境,所以在修炼的天赋上,前者不能跟他比。

    “狂妄,那就让你看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实力。”毕云涛他本来也被叫为天才,而是还是这一届的最强者,易辰的态度让他愤怒,所以在这一瞬间,他释放出极强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好强横的气息,毕云涛不愧是我们这一届的第一人,那个狂妄的家伙要倒霉了。”在场的学员,此时都用幸灾乐祸的目光看向易辰。

    感受到对方的气息,易辰他双眼微微眯起,这个时候他也准备调动气息迎上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龙渊学院,是谁在这里闹事?”这个时候,一道娇喝声,从众多学员的身后响起,瞬间吸引所有学员的注意,这一道声音他们太熟悉了,立刻散开让开一条道路,登时一位冷艳的女子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她有着倾城容颜,瓜子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,一身青衣,给人一种非常冷艳的感觉,当看到她的时候,易辰心忍不住响起一道声音“带刺的玫瑰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学院的十二位高级导师——月盈导师来了。”那些学员们在看到来人之后,脸上忍不住闪现出爱慕之色。

    “月盈导师。”当看到来人之后,毕云涛他赶紧收回自己的气息,然后退回到罗浮的身后,而后者则快步走上前去,打起了招呼。

    “罗浮导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月盈导师的语气很是冷淡,同时转头朝易辰看来,而后者也在看着她,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,这让她有些意外,带着冷冷的美目闪过一道异彩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外来的修者,来我们学院闹事,处于对学院的安全着想,我正想办法将他们驱逐。”眼前这位冰山美人,可是学员十二导师之一,他可不敢轻易招惹,赶紧道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。”当听到这一番话之后,烈山贤他看不过去了,当即走上前去,喝道。

    “烈导师什么时候回来的?你不是已经返回东域了吗?”当看到烈山贤的时候,月盈导师她有些意外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年我带来的学员,早在前段时间就已经填好了资料,因为一些事情,我带他们返回东域,回来的时候因为遇到了一些事情,错过了分级比武,本来想要去找院长大人,没想到罗浮他却百般阻挠。”烈山贤非常的生气,道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非常明白,不敢他们有没有报名,一定要参加分级的武斗,不然的话就等同于退学,他们现在已经不是我们龙渊学院的人,我当然不能放一个外来的修者进来。”罗浮他冷哼道。

    当听到这样的话后,月盈导师她点了点头,道:“罗浮导师说得有理,其他修者的确不能进入学院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错过了分级武斗,但他们都是好苗子,如果不能进入我们龙渊学院的话,那实在太可惜了,难道就不能为他们开一条绿色通道吗?”烈山贤的语气带着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飞羽他们的眼神闪现出异彩,此时他们也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根据我们学院的规定,如果错过分级武斗的话,就不能进入我们学院,如果真的要重新进入的话,除非得经过神魔塔的考验,只要打入第六层,就能够通过。”月盈导师她的目光在易辰等人的身上扫过,而后说出一道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,要通过神魔塔?”当听到那个词的时候,在场的修者都忍不住开始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神魔塔,那是什么地方?”易辰他非常的疑惑,为什么四周的学员在听到这个词的时候,都好像很激动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神魔塔第六层,依照他们的修为怎么可能通过。”烈山贤他对龙渊学院里面的事情非常了解,当即脸色一变,道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进来的时候,也前去那里挑战过,可最终只卡在第四层,连第四层都过不了,他不可能通过第六层。”这个时候,毕云涛他也忍不住说出一道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连地魂境都无法通过第四层,那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他并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,所以飞羽他们都非常吃惊。

    易辰在一番惊讶之后,心就只剩下疑惑和期待,那个神魔塔好像很强的样子,他很想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,里面到底有些什么,居然能让一位地魂境止步第四层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龙渊学院的规矩,任何人都不能打破,不敢他的修为高低,只要不能通过第六层,就无法进入我们龙渊学院,如果烈导师觉得困难的话,可以放弃,明年再带他们前来。”月盈导师的语气平静,没有任何针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。”烈山贤他皱起了眉头,神魔塔的可怕他可知道,所以不想易辰他们冒险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接受神魔塔的挑战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属于易辰的声音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