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百四十九章 不服,来战【三更】

    对方说出这样的狠话,让诺蒂秦天的脸色彻底的阴沉起来,此时他极度愤怒,双手重新变换出一个法诀。

    “七品等魂技——烈焰狂风!”一道喝声,从诺蒂秦天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双手在同一时间朝前方击出。

    “吼”在这一刻,从他体内释放出来的能量,在一刻翻涌起来,凝聚成一头全身被火焰包裹的雄狮,迈着沉重的步子,带着凛冽的气势,往段藏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他并没有凝聚任何的魂力攻击,在短时间内,无法凝聚出跟秦天兄抗衡的能量,看来咱们是赢定了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那股能量的强大后,飞羽他们的脸上都浮现出一抹喜色,可让人奇怪的是,段藏他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以为那样的攻击,就能够赢得了段藏师兄,他们真是太天真了,看来真正的好戏要开演了。”

    一道这样的笑声,从那些学员们的嘴里发出,罗浮他的老脸上,也忍不住闪现出一抹笑意,好像对段藏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“难道那个段藏还有什么底牌不成?”看他们做出那一副模样之后,易辰他忍不住疑惑起来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魂力铠甲!”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当诺蒂秦天释放出来的魂力,快要攻击到段藏的时候,他双手立刻掐动出一个法诀。

    “咻”当话音落下的时候,一股强横的魂力,顺着段藏的经脉疯狂的涌出,这一次他释放出来的魂力颜色,跟刚才的魂力不同,橙色的魂力里面,居然夹杂着红色的魂力,并且以非常快的度,在他的身体周围,凝聚出一套带着残缺的铠甲。

    “那是准地魂境魂力颜色。”当发现这一点时间,飞羽他们立刻睁大了双眼,没想到对方居然隐藏了自己的真实修为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也就在这个时候,诺蒂秦天释放出来的魂力,轰击他的魂力铠甲上,冲击的能量虽然强,但却没有对铠甲造成任何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太强了,对方是一位准地魂境,秦天兄的攻击无法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。”飞羽他们擦了擦双眼,在确定自己不是做梦后,震惊道。

    “太弱了,这样的攻击让我提不起还手的兴趣。”当碰撞的能量波动消散之后,段藏说出一句这样的话,对诺蒂秦天充满了不屑。

    “可恶。”对方虽然是一位准地魂境,但接二连三的侮辱,让诺蒂秦天愤怒到极点,嘴里发出一道喝声,右脚一踏地,带着呼啸的风声冲上前去,右掌一翻,强横的魂力在他的掌间翻涌,带着凛冽的劲风轰击向段藏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。”段藏某件事闪过一抹不屑,身躯一颤,顺脚消失在原地,让诺蒂秦天的攻击落空,下一秒他就出现在后者身体后面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一道这样的声音,从他的嘴里发出,段藏眼神没有丝毫的怜悯,一掌拍在诺蒂秦天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“噗”准地魂境的攻击非常强大,诺蒂秦天他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,然后就往前方飞了出去,当重重的摔倒在地面后,脸色变得苍白无比。

    “秦天兄。”没想到事情进展到这一步,飞羽他们的脸色很难看,但此时是在挑战,他们不能够插手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的修为还敢对我发出挑战,真是不知死活,其他人挑战的话,我从来都不留活口,但看在你勇气可嘉的份上,我决定只废掉你的兽魂。”

    冷冷的目光从诺蒂秦天的身上扫过,然后段藏两步走上前,一拳带着呼啸的风声,朝前者的丹田位置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诺蒂秦天现在受了伤,加上对方说动手就动手,此时他的没有躲避的机会,只能看着他的拳头轰击向自己的丹田,当即眼神闪现出惊恐,要是丹田被废掉的话,那他下辈子就只能当个一无是处的废人。

    “对我兄弟下毒手,这样好像有点不太好吧?”一道笑声从段藏的身后响起,然后一股能量,从他的背后呼啸而来,目标正是他的丹田部位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要废掉诺蒂秦天,那他的丹田也会在一瞬间被击,到时候恐怕他也会成为一个废人,在短暂的权衡之后,段藏他立刻放弃攻击,转身往朝他袭来的那股能量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彭”与那股能量撞击在一起,可见在这个时候,段藏他感觉撞击的右手臂,袭来一股霸道的力量,将他震退出十几步,当稳住身形后,往能量袭来的方向看去,发现释放出那一股能量的居然是一位少年。

    “恩?”毕云涛他们也惊疑的转头看向易辰,原来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后者,因为他的年龄摆在那里,所以判定他不可能是什么强者,可他们远远没有想到的是,出手阻拦的居然是他,更可怕的是,他居然能够将段藏击退。

    罗浮这个时候也转头往易辰看去,浑浊的眼神闪现出锐利的光芒,好像要将后者看透一样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注视下,易辰他缓缓从队伍走出,来到诺蒂秦天的身旁,伸出手将他拉起来,道:“秦天兄在一旁看着就行,何必亲自动手,这些阿猫阿狗交给我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当听到自己被形容成阿猫阿狗的时候,半藏他们非常愤怒,都用狰狞的目光看着易辰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口出狂言可是会付出代价,那样的代价你承受得起吗?”罗浮反应过来后,嘴里发出一道冷笑声。

    “一群猫狗之辈,能让我付出什么代价?无非就是浪费点力气,好像扫垃圾一样将他们扫掉。”易辰目光从他们的身上扫过,说出一句让他们脸色更加阴沉的话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嚣张,可没想到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,比他们还要嚣张,这立刻激起他们心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易辰兄要发飙,惹怒了一个妖孽级人物,他们将会付出代价。”既然是易辰出马,飞羽他们没有任何的紧张,反而非常期待。

    “那个是什么人,居然这么大胆,敢挑战罗浮导师那个班级的人,脑袋被驴踢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看很有可能,如果是正常人的话,都不会轻易触及罗浮导师那个班级,因为他们在一年级里面是最强的班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他身穿的服装,并不是我们龙渊学院的服装,看来他是外来的修者,难怪这么不知死活。”

    门口这里的动静,吸引了不少路过的学员,他们都围上前来,远远的观看,同时对易辰他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活腻了,我向你挑战,你敢接受吗?”随着围观学员的增多,罗浮其一位学员忍不住了,立刻跳出来喊出一句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只是小小的玄魂境,有多远给我滚多远。”易辰并没有用正眼看他,淡淡的耸了耸肩,好像不屑一顾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听错吧,一位少年居然对一位玄魂境喊滚?”那些围观的学员哑然失笑,看向易辰的目光就好像看白痴一样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那名被怒斥的学员非常愤怒,嘴里发出一道这样的喝声,然后双脚猛的一踏地,带着呼啸的风声,朝易辰轰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死开。”他的攻击威势很强,可就在快要攻击到易辰的时候,一道轻飘飘的声音响起,然后一道残影闪过,那位气势汹汹的学员,好像遭受重击一样,立刻被轰飞出去,当摔倒在远处的地面后,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,脸色苍白如纸,看起来很狼狈。

    “抱歉,早知道你这么弱,我会用少一点力量。”易辰这句话的意思本来是表示歉意,但他那副带着笑意的模样,根本没有一点不好意思,反而好像是在嘲讽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一招就将一位玄魂境轰飞,而且还看不出他是怎么出手,他到底有多强。”难以置信的话,从那些围观的学员们嘴里发出,他们此时非常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刚刚不是说要挑战吗?都一起上来吧,不要浪费我的时间。”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易辰的脸色非常平静,道。

    “好生狂妄,难道你以为使用了卑劣的手段获胜,能够瞒得住我们的眼睛吗?”段藏他怒了,这种被人轻视的感觉,让他非常不爽。

    “不服?来战!”对方怎么想,易辰并不放在心上,朝他勾了勾手,做出一个挑衅意味非常浓烈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狂妄,我会让你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。”一道这样的话,从段藏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双脚一踏地,带着呼啸的风声朝易辰冲了过来,他的度很快,眨眼就到,右脚缭绕起强横的魂力,带着呼啸的风声,朝易辰的脑袋扫了过来。

    对自己的攻击,段藏他非常自信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自己的这一脚将会将眼前这位装逼的小鬼扫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彭”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响起,想象易辰被击飞的场景并没有出现,刚刚那一道声响,不过是易辰出手将他的腿给抓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