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百四十六章 恐怖场景【四更】

    “很不错,你们各自都触摸到了机缘。”感应到他们气息的变化,烈山贤脸上闪现出欣慰之色,对他们成长的度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“看来跟一个妖孽级人物在一起,也不完全是坏事,虽然有时候非常打击人。”飞羽他们目光非常幽怨的往易辰看去,说出句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掌门,易辰他还要在那样的状态下呆多长时间?”香蝶她眼神当带着担心,询问道:“在那样的状态下,不会有危险吧?”

    “放心,触摸到机缘的时候,会进入非常玄妙的状态,不会有任何的危险。”听出香蝶话的担忧,烈山贤他笑着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一番话之后,香蝶总算放下心来,现在他们都帮不了易辰,能不能晋级成功就只能靠他自己,他们只能默默的等待。

    时间逐渐流逝,船以极快的度超北面方向形势,就这样过了半个月的时间,他们此时已经能够看到前方的出现了陆地。

    “终于到北域了。”当着陆之后,飞羽他们非常兴奋的跳下船,半个月的海上生活让他们憋得慌。

    “再过几天就是年纪选拔的时间了,咱们现在修为都已经晋级,相信要取得好的成绩应该不难。”飞羽他们的脸上充满了兴奋。

    “咱们恐怕不能及时赶到龙渊学院了。”这个时候,烈山贤他的眉头微微一皱,走到船前说出一道非常担忧的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掌门?”当听到这一番话之后,飞羽他们非常的不解,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易辰他现在还在那个玄妙的状态,短时间内无法醒过来。”烈山贤他摇了摇头,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忘了,易辰兄他还在那个状态里面。”飞羽他们总算醒悟,但很快也皱起了眉头,道:“如果错过了选拔分班的话,咱们将进不了龙渊学院,这可怎么办才好,况且在那样的状态里面,易辰兄他不能受到任何的干扰,难道我们要在这里等?”

    “这里有我一个人护法就行了,毕竟我也拿捏不准他什么时候能够晋级,你们先前去参赛,倒是我跟易辰再前去。”烈山贤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,我们一起来,当然要一起去,如果易辰兄错过的话,那大家都不要进,反正我们又不稀罕。”飞羽他们摇了摇头,坚决要留下。

    “年轻就是好啊!”当看到他们这一副非常坚决的模样后,烈山贤又忍不住发出这样的感慨,这种共进退的精神,连他都有些羡慕。

    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,要找到知心的朋友,可依靠共进退的兄弟极是困难,而易辰却拥有这样的兄弟,这让烈山贤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时间点滴流逝,又过了几天,可易辰依旧没有从修炼状态回神过来的迹象,这让飞羽他们有些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明天就是选拔的日子了,看来咱们是要错了。”飞羽他的眉头一皱,说出一道这样的话,其实他们对龙渊学院真的非常在乎。

    “易辰兄没有进去,咱们在那里也没有什么意思,不进去的话只是杀了一个势力依靠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。”傲天说出句好像在安慰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独自选择离去,继续在那里等待,就这样又过了两天的时间,此时选拔时间已经过去,他们的脸上都带着失望。

    龙渊学院有那个规定,进入学院之后必须进行一次分班选拔,有天才般和普通班,如果没有参加选拔的话,都会被踢出,所以傲天他们已经失去了机会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这个时候,一道沉闷的声响,从船上传出,正是易辰他的丹田处发出,宛若惊天一般在天地间回荡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好像是受到丹田处异响声的影响,虚空在这个时候传出一道宛若惊雷的声响,然后远处一大片的乌云滚滚而来,天地间陷入一片黑暗之。

    “咻”凛冽的劲风在易辰的四周搅动,海浪翻涌,恐怖的浪潮不断的拍打过来,易辰身穿的长衫随风而舞,看起来有着说不出的潇洒。

    其实非常的可怕,这情形就好像是末日一样,让傲天他们的眼神充满了震惊,他们纷纷疑惑道:“难道易辰兄他是要晋级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很有可能。”当初已经经历过一次的烈山贤,在听到傲天他们的话后,点了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这个时候,又是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,易辰的丹田处闪烁起了阵阵金光,看起来非常的神秘,四周的劲风更加凛冽。

    “好强横的晋级威势,当初我晋级的时候,威势可比这小太多了。”烈山贤的眼神里面充满了震惊,道。

    修者的修炼天赋怎们样,从他们晋级时的情形就能够看出,修炼天赋越强,晋级时产生的威势就越是恐怖。

    而易辰他晋级产生的威势是在太可怕了,烈山贤他修炼这么多年,遇到这么多天才,还从来都没有人拥有如此恐怖的晋级威势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易辰兄,这晋级威势还敢再狂猛一些吗?”飞羽他们忍不住喊出这样的话,看向易辰的目光不断的闪烁着异彩。

    “咻”就在这个时候,易辰的丹田处传出耀眼的光芒,然后一阵狂猛的吸力从他的丹田处传出,飞羽他们这个时候都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吸力,我感觉自己兽魂里面的魂力,都快要被它吸走了。”惊骇的话,从飞羽他们的嘴里发出,他们赶紧死死的守住自己的丹田。

    修者被吸入丹田之后,无论是谁都无法抢夺,而易辰他释放出来的吸力,居然恐怖到这种程度,这可以说是他们前所未见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咻”就连他们的魂力都受到了影响,更别说是蕴含在天地间的魂力,浓郁的魂力在这个时候,受到那股吸力的影响,以极快的度从四面八方涌来。

    魂力的数量太庞大了,它们凝聚在一起,形成一股浓雾,在易辰的吸收下涌入丹田当。

    而对于这一切,易辰他好像一无所觉,他依旧保持着那副不喜不悲的模样,还处于一个非常玄奥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曾经看过我父亲晋级地魂境时的情景,当初我也认为非常的可怕,但跟易辰兄的比起来,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。”傲天说出一道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易辰兄他的修炼天赋太可怕了,晋级的时候居然有这样的异象,真是让人难以置信。”飞羽他们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那股吸力非常恐怖,天地间的魂力只是片刻的功夫就被抽空,而方圆之间的生灵树木,好像是失去了能量一样,开始枯萎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,居然连生灵的生命精华都吸收掉了。”看到这一番毁灭般的情形后,飞羽他们的脸上的震惊之色更甚。

    “嗡”那股吸力并没有维持太久,最终逐渐的弱了下去,从易辰丹田处释放处理的光芒也逐渐收敛,一道道轻颤声从丹田处传出。

    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传出,那股能量所到之处,原来已经枯萎的植物,在这一瞬间恢复了生机,果树开花结果,百花争艳。

    “吸收的时候能让生灵枯萎,而一股能量波动,居然能让生灵重新焕发出生机,这也太可怕了吧?”

    这一幕让傲天他们极是震惊,他们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,狂风和漫天的乌云散去,海面也恢复了平静,一切如常。

    而易辰,他此时依旧负手站在穿上,脸色看起来非常平静,但此时他的气质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原来他的气势就好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,锋芒毕露,而现在他的气息是含蓄而内敛,虽然没有那种锋芒毕露的凌厉,但却多出一份沉重,让人有种无法超越的沉重感。

    “呼”一阵风从易辰身前吹过,他额前的发梢飘舞,同时在这一刻,他缓缓睁开双眼,两道五彩的光芒,从他的眸间一闪而过,而后他身躯猛的一颤,释放出来的气息全部都收敛,看起来就好像是普通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易辰兄他从那个状态回神过来了!”看到这般情形后,他们才从震惊回神过来,同时发出一道这样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。”易辰他此时的心境,前所未有的平和,说话的语气带着一丝歉意。

    “不碍事不碍事,对了易辰兄,你的修为晋级地魂境了吗?”傲天他们重新回到船上,眼神当带着炙热,他们此时都非常的好奇和期望。

    足足半个多月,易辰一直在一个非常玄妙的状态没有动静,而且在刚才还闹出那么大的动静,所以他们现在都非常想知道他晋级了没有。

    此时的掌门他也非常好奇,眼神带着期待,如果易辰他真的晋级地魂境的话,那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,肯定会有许多人疯狂,毕竟十八岁的地魂境,他还从来都没有见到过。

    “咻”感受到他们投来的各种目光,易辰脸上闪现出一抹笑意,右掌一番,一股红色的魂力出现在他们眼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