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百三十二章 强势出手【二更】

    “其他四族的族长这时已经受了重伤,他们已经失去了抢夺的资格,看来最终的归属将会是狂刀他们两人。”在场的修者终于是找到了话题,议论道。

    “有我狂刀在,休想得到宝物,现在退出我可让你安然无恙的离开。”狂刀的语气非常的狂妄,好像依旧胜券在握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哼,就凭你,还没有让我退出的资格。”魔蜥族长不甘示弱的回应一声,而后双手快掐动法诀,魂力从他的体内涌出。

    “七品下等魂技——魔蜥临月。”

    冷喝声从他的嘴里发出,而后魔蜥族长双手重新变换出一个法诀,带着呼啸的风声点出,手凝聚的魂力带着呼啸声的风声朝狂刀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七品下等魂技——狂刀怒斩!”

    狂刀他也不甘示弱,嘴里发出一道喝声,双手快合十,魂力翻涌,而后带着呼啸的风声劈出,魂力凝聚出一道巨大的刀气,带着呼啸的风声迎上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两股能量非常狂猛的撞击在一起,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,随后狂刀和魔蜥族长两个人,同时往后面退出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“动手!”这个时候,易辰的心响起一道这样的声音,随后双脚猛的一踏地,身体带着呼啸的风声朝那两件神物冲去,度快到了极点,在空气拖出一道长长的残影。

    “那个是什么人?好快的度,如果不仔细观看的话,肉眼都难以捕捉到他的身影。”在场的修者发现了易辰的动作后,均是发出一道惊呼声。

    易辰他此时的度太快了,穹虎族长他们也是睁大了双眼,没想到途又杀出一个程咬金。

    “咻”在他们的注视下,易辰双脚猛的一踏地,本来就已经极快的度,在这个时候又极快了几分,与那两件神物的距离在逐渐缩短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,居然敢在我狂刀面前抢夺神物。”这个时候,狂刀他也反应过来,双手掐动一个法诀,一股魂力带着呼啸的风声朝易辰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咻”感应到劲风袭来,易辰的眸间闪过锐利的光芒,右脚一踏地,带着呼啸的风声腾空而起,直接避开他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度,居然能够避开地魂境的攻击。”但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在场的修者都瞪大了双眼,感到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想要夺宝,门儿都没有。”魔蜥族长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,身躯猛的一颤,带着呼啸的风声来到易辰的身前,一掌朝他拍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给小爷我死原点。”易辰嘴里发出一道喝声,右拳缭绕起可怕的魂力,悍不畏惧的一拳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沉闷的声响传出,两道身影凶猛的撞击在一起,当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扩散开来的时候,魔蜥族长感觉前方袭来一股强横的震力,而后他直接就被震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是什么人,居然有如此可怕的实力,连魔蜥族长都被他的攻击给震退了。”在场的修者都感到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彭”这个时候,易辰他已经来到龙棺上,起身一跃,快朝那两件东西接近,同时伸出手就要抢夺。

    “想在我们手抢走宝物,门儿都没有。”狂刀他眸间山过狠色,而后快凝聚魂力朝易辰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魂力盾!”那股能量的度非常快,要是硬抢的话,那他就会被击,在这个时候易辰他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,双手掐动法诀,魂力在他的身前凝聚出一个婚礼盾牌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紧随着,那股魂力便轰击在他凝聚出来的盾牌上,震耳的声音传出,易辰他凝聚出来的盾牌,立刻被击碎,一股震力袭来,他的身体赶紧在虚空旋转两圈,然后才稳稳落地。

    “东西属于我狂刀,其他人不管是谁都别想得到。”在击退易辰之后,一道这样的话从他的嘴里发出,而后快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滚回去。”可就在他快要接近到两样宝物的时候,一道这样的喝声传出,而后易辰一摸储物戒,天陨重剑出现在他的手,带着凛冽的劲风劈出。

    “魂力铠甲。”呼呼的风啸声让狂刀脸色一变,这个时候他不敢怠慢,赶紧使用魂力在身体周围凝聚出铠甲。

    “彭”紧随着,天陨重剑劈在他的魂力铠甲上,防御力极度恐怖的魂力铠甲,居然在这一瞬间被震碎,狂刀他被一股强横的震力给震退,后退出十几步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将西域四大强者之一给击退了,这怎么可能?”当看到这一幕之后,那些修者们都瞪大了双眼,纷纷赶到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那使用的那把重剑,不是东域狂魔使用的那一把吗?难道他就是东域狂魔?”天陨重剑实在太特别了,而且他又是易辰的标志性武器,所以立刻就被人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晋级地魂境,还斩杀了皇极帝国皇子秋绍闲,更是在暗阁那里将两大势力所有的流砥柱全部都烧死,没想到他居然还敢出现在这里。”当判断出他的身份之后,在场的修者均是对着他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。”当魔蜥族族长,知道易辰的身份之后,脸色变得狰狞起来,当初在南域的时候,易辰将他魔蜥族的总部都烧掉了,最后临走的时候,更是将保护城市的护罩给破坏,导致他们损失惨重,他早就记恨上了后者,如今居然出现在他的眼前,当即眼神闪过浓重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这老东西的脑子倒是好使,依旧还记得小爷,当初离开的时候,给你们留下的纪念还不错吧?”易辰漠然一笑,而后使用变幻之术,变换会原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当日让你逃脱,没想到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,今天我就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你诛杀于此。”这样喝声从魔蜥族长老的嘴里发出,而后快调动魂力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那个易辰得罪的人还真是多,前面就已经得罪了皇极帝国那三大势力,难道他将其他的势力都得罪光了不成?”看到魔蜥族族长的动作后,在场的修者忍不住说出一道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小爷我可没时间跟你玩。”易辰喊出一道这样的话,而后右手一颤,调动魂力朝那两件神物冲了过去,想要将两件神物都夺走。

    “门儿都没有。”已经来到易辰不远处的魔蜥族长,在看到他的动作后,当即便发出一道喝声,而后猛的一挥手,一股魂力急射而出,击那颗天妖玄阴珠,将那颗珠子推开,易辰他只是抓住天荒古卷。

    “收!”并没有多想,易辰他是一位魔鉴师,这天荒古卷对他的帮助非常大,当即怒喝一声,然后猛的一用力,将天荒古卷拉了过来,收入储物戒当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抢到天荒古卷了。”人群当的魔鉴师,当看到这一幕之后,都发出一道这样的喊声,语气当带着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“天妖玄阴珠属于我!”那颗被推开的天妖玄阴珠正是朝狂刀冲去,他的脸上闪现出一抹喜色,而后快往那珠子抓去。

    他在地魂境停留已经有几十年,要是不能突破的话寿元就快要干涸,而天妖玄阴珠里面蕴含的能量非常恐怖,说不定能够帮助他晋级准天魂境,所以无路如何他都要抢到。

    “门儿都没有。”那样的神物易辰他可不会轻易的放过,嘴里发出一道喝声,然后手的天陨重剑带着呼啸的风声朝他劈去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本来想要抢夺珠子的狂刀,没想到易辰他又发动攻击,当即眼神闪现出不耐烦的神色,发出一道这样的喝声,而后双手掐动法诀,一股魂力带着凛冽的风声朝易辰冲袭而来。

    “彭”震耳的声音传出,易辰他直接将那股能量给劈散,让在场的修者都瞪大了双眼,纷纷说道:“果然强悍,那个易辰的虽然是准地魂境的实力,但果真能够跟地魂境一战,现在他已经成长起来,且已经反锋芒初露,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“天妖玄阴珠应该属于我。”魔蜥族族长虽然对易辰有着极深的仇恨,但现在宝物对他来说更为重要,所以趁易辰两人交手的时候,朝那颗珠子冲去。

    他的度极快,眨眼间就来到那颗天妖玄阴珠所在的地方,伸出手便快抓去。

    “休想。”易辰和狂刀两个人,在这个时候几乎是同一时间怒喝一声,然后同时释放出一股能量,朝那颗天妖玄阴珠冲去。

    “彭”两人的能量击那颗天妖玄阴珠,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,随后那颗珠子瞬间炸裂开来,一颗分成四颗,然后好像失去某种能量撑托一样,往下放掉去。

    “咻”当看到一幕的时候,易辰的双眼眯成锋芒状,身躯猛的一颤,释放出更强的魂力,朝那四个碎片冲去。

    “咻”狂刀两人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,同时调动出一股强横的魂力,朝那四个碎片抓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