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百三十一章 狂刀插手【一更】

    面对那样的神物,所有人都非常的心动,普通的修者因为魔鲨族他们的关系不敢上前抢夺,只能远远的看着干瞪眼。

    在人群用漠然的目光看着正在打斗的魔鲨族族长四人,易辰的嘴角够出一抹笑意,同时心神一动,魂力好似洪荒猛兽一样在他的经脉当游动,随时准备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“这样打下去对我们都没有好处,难道就不能和平解决吗?”穹虎族族长喊出一道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他虽然也是地魂境强者,但魔鲨族族长和巨乌族族长,他们两个人都是一脚踏入棺材的老家伙,修炼的时间比他们多了上百年,魂力的控制和储备不是他们能够比得上,如果继续都下去的话,恐怕多半会输,就算是胜,那也是惨胜。

    这样的记过穹虎族族长可不愿见到,因为他不敢保证多木他们会不会重新回来,如果是那样的话,恐怕他们鹬蚌相争,最后成就了渔翁。

    “你们退出,将东西让给我们,我可以给你们一些补偿。”魔鲨族族长老脸上闪现出狠色,他显然不愿做出退步。

    “没门,你们退出我们给你补偿,怎么样?”蓝鲸族的族长喊出一道这样的话,面对这样的宝物,她同样也不肯退步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就分出个胜负吧。”巨乌族的族长怒喝一声,然后从储物戒当直接拿出自己的武器,那是一把血红色的长枪,释放出浓烈的煞气。

    “那煞气不是普通的武器能够拥有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必是准魂器无疑。”当感应到那把长枪释放出来的气息后,在场的修者都非常的吃惊,同时眼神也闪现出贪婪之色,准魂器虽然不是魂器,但也有着非常强大的神威。

    “咻”这个时候,魔鲨族族长他也一抹储物戒,一把长剑出现在他的手,那是也一把准魂器,释放出来的气息非常的强大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就只有你们拥有准魂器吗?”穹虎族族长和蓝鲸族族长对视了眼,而后他们两个人同时一摸储物戒,两把大刀分别出现在他们的手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他们同时都拥有准魂器,看来他们为了两样神物,将最后的底牌都拼出来了。”在场的修者纷纷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最好两败俱伤,这样的话倒是能够省下不少麻烦。”易辰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,充当最后的猎人角色,他非常的乐意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招定胜负吧!”一道喝声从巨乌族族长嘴里发出,而后他身躯猛的一颤,可怕的魂力从他的体内涌出,在他的控制下源源不断的住注入长枪当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强横的威势从他的武器当传出,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,空间在这一瞬间发生了扭曲。

    “咻”他们都不远继续拖下去,所以在这一瞬间,穹虎族族长和蓝鲸族族长,他们也快调动自己的魂技,凝聚出最强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傀儡妖师族他们虽然去追天妖神兵,但保不准他们会不会重新回来,所以他们现在都不敢拖延时间,要尽快分出个胜负。”在场的修者们纷纷在猜测他们想法。

    “七品等魂技——枪影随形!”

    一道喝声率先从巨乌族族长嘴里发出,他双臂一颤,长枪在身前舞动出几多绚丽的强化,而后带着呼啸的风声刺出。

    “蓬”就在这一瞬间,可怕的魂力从他的长枪当涌出,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穹虎族族长冲击而去,威势非常的狂猛。

    “七品等魂技——狂鲨剑影!”

    喝声从魔鲨族族长嘴里发出,而后他腰间猛的一扭,手的长剑快朝前方劈出,魂力翻涌,凝聚出一柄天穹巨剑,朝蓝鲸族族长斩去。

    “七品等魂技——蓝鲸月影诀!”

    感应到强横的威势传来,蓝鲸族族长不甘示弱,发出一道这样的喝声,然后大刀快劈出,魂力涌出,快搅动起来,凝聚出强横的龙卷风,快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七品等魂技——穹虎九动!”

    穹虎族族长也发动攻击,在手武器劈出的一瞬间,魂力凝聚出一头巨虎,以极快的度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最终在众人的注视下,他们释放出来的能量碰撞在一起,震耳欲聋的声音传出,而后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开来,劲风搅动。

    “好强横的威势,不愧妖族五大种族的族长,实力果真是强大无比。”许多距离较近的修者,在这个时候受到了影响,纷纷调动魂力将自己保护起来,说出一道惊骇的话。

    “噗”就在这个时候,穹虎族长他们四个人,同时突出一口猩红的鲜血,而后身体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倾尽全力发动攻击,彼此间都受了伤,在稳住身形之后,脸色变得苍白无比,用冷冷的目光瞪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本来以为会分出个胜负,没想到却是两败俱伤的结果。”在场的修者在这个时候都睁大了双眼,这个结果超出他们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哈哈,鹬蚌相争渔翁得利,多谢你们了!”这个时候,一道大笑声响起,而后便有一道身影以极快的度超那两件神物冲去。

    “那是魔蜥族族长。”当看见那道身影的模样后,在场的修者们在这一瞬间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看他那副模样,根本不像是被击伤的模样,难道他刚才是装出来的?”当看到魔蜥族长的状态后,那些修者们终于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太奸诈了,居然装作受伤,然后撑我们拼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抢夺。”一道充满不敢的话从穹虎族长他们的嘴里发出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们都受了重伤,稍微动一下都会牵扯到伤口,疼得他们龇牙咧嘴,只能看着干瞪眼。

    “难道那两件神物,就要被魔蜥族族长得到吗?”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在场的修者们都开始议论起来,现在已经没有能够跟他们抗衡的人物,所以被魔蜥族长得到的几率非常的大。

    “咻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股强横的能量在人群当急射而出,带着呼啸的风声朝魔蜥族长冲去,看来是有人发动袭击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。”魔蜥族长的反应非常快,快凝聚出铠甲将自己保护起来,成功将那股偷袭的能量挡下,当即转头朝能量传出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“恩?”出手的并不是易辰,他这个时候也非常的疑惑,也转头朝能量源头看去,登时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没有得到我狂刀的允许,你就敢夺宝,是不是太不将我放在眼里了?”那里站着一位发须发白的老者,刚才发动攻击的就是他,而他就是曾经易辰在拍卖行里面见过一面的狂刀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西域四大强者之一狂刀,他原来就已经隐姓埋名,过上了隐居的生活,没想到这一次天妖神墓开启,将他也吸引过来了。”众修者的脸上闪现出吃惊之色,纷纷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,难道你要与我争夺不成?”魔蜥族长虽然知道对方的身份,但语气依旧是非常的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我狂刀看到的东西,自然就属于我,我不过是拿回我自己东西而已。”狂刀他说话的口气非常的大,直接将两大神物说成是他自己东西。

    “咻”当这道话音落下的时候,狂刀他脚尖轻轻点地,身体带着呼啸的风声腾空而起,朝魔蜥族长冲了过去,看来他是准备抢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狂刀,果然够狂,当初他纵横西域的时候,几乎不将所有的势力放在眼,没想到如今风采依旧不减当年。”一些老的修者道。

    “狂刀他是够狂,但依旧比不上两年前突然冒出来的东域狂魔,那才是真正的狂,杀皇子,伤大帝,就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。”其一些年轻的修者道。

    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那些老修者都闭上了嘴巴,的确啊,他们以为已经足够狂的狂刀,在东域狂魔面前,还是有些不够看,毕竟当年的狂刀虽然狂,但还不敢公然杀害帝国的皇子没,而东域狂魔则做到了,更是凭借一己之力灭掉了两大势力的流砥柱,手段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主人他们都在谈论你哦!真是帅呆了。”小魔兽嗲声嗲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低调低调。”易辰他耸了耸肩,并没有说什么,双眼紧紧的锁定狂刀他们。

    如果狂刀他慢一点出现的话,那易辰他恐怕早就已经冲上去抢夺,如果现在上去的话,恐怕会第一时间遭到他们两个人的同时攻击,所以得重新等待机会才行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就在众人的注视下,两大强者凶猛的撞击在一起,强横的战斗威势向四周扩散开来,他们的实力都差不多,打得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样拖下去的话,恐怕多木他们会回来夺宝,咱们出手吧。”小魔兽这个时候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就出手吧。”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易辰他稍微的想了下,而后拳头在这一瞬间内紧握起来,眼神闪过异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