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前往暗阁【一更】

    在使用秘技之后,皇极大帝他的度非常快,肉眼难以捕捉。而易辰他的度虽然快,但在没有使用秘技的情况下,无法跟皇极大帝想比。

    “将东西留下,我可考虑给你留一条全尸。”冷冷的话从他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的度快上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留你大爷,小爷我迟早灭了你们皇极帝国。”易辰直接选择无视,然后超前方冲出的度快上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使用秘技,你的度虽然快,但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我追上,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。”皇极大帝阴冷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口气倒是挺大,上次不知道是谁,也是说这些很嚣张的话,到最后还不是差点被烧死。”易辰他开口回击,同时在使用魂力观看小金人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这句话让皇极大帝想起那天险些被烧死的情形,脸上闪现出怒气,不再多说什么,双脚猛的一踏地,度在这个时候快上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吼”跟在皇极大帝后面的是那头尸魁,它也也在紧紧的追赶,显然已经将易辰当成是金焱火凤的同伴,想要将前者击杀。

    “风诀。”这个时候,易辰他终于将所有的手势都记了下来,当即快掐动法诀,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涌出,开始飞凝聚起来,

    “这威势好熟悉,是风诀的威势。”当感应到威势后,皇极大帝瞪大了双眼,风诀是他皇极帝国的秘技,他对那威势非常的清楚,立刻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他此时有种见鬼的感觉,因为风诀是他皇极帝国的秘术,外人根本就不知道,而易辰又怎么会风诀?

    “咻”这个时候,易辰他的气势猛的飙升起来,在这一瞬间,他感觉自己好像要飞起来一样,往前冲出的度提升了一倍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易辰他的度本来就非常的快,如今再加上风诀的加成,简直就快到极点,可怕的风啸声在四周响起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风诀,这怎么可能,他什么时候学会我们的秘技?”那些长老们都瞪大着双眼,纷纷发出惊呼声,感到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他是什么时候学会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其他人会的东西他都会,难道他能够通过观察别人的动作,而学会他们的魂技不成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皇极大帝脸色有些难看,同时也开始联想起来,当初易辰在四门武斗的时候,曾经使用过风影帝国的秘技,所以做出大胆的猜想。

    他们永远都不知道,易辰他的储物戒当有一本能复制魂技的天书,此时在使用秘技后,没人能追上他,在他们的眼前留下一道黑色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吼”尸魁它非常的不甘,它这么努力的追赶还是被易辰逃跑,当即发出一道愤怒的咆哮声,然后窝火的它回头去攻击那些皇极帝国的人。

    对于皇极帝国的能不能顶住尸魁的攻击,这个不在易辰的关心范围之内,一天之后他领着金焱火凤攻城的消息在东域和西域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那个易辰太大胆了,居然将九头能跟准天魂境一拼的金焱火凤,全部都拉到皇极帝国去,导致帝都被摧毁,高手损失无数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算,那个易辰他居然拥有火源之石,将金焱火凤都收起来了,我的天啊!那可是涅槃成功后,拥有九级实力的强大魔兽啊!”

    “太强势了,已经成长起来的东域狂魔龇牙必报,看来他是要将皇极帝国彻底的抹去才甘心啊!”

    “他的修炼天赋着实可怕,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跟地魂境一战的实力,到那个时候皇极帝国恐怕就有得头疼了。”那些修者眼神带着震撼,纷纷在议论易辰。

    那些修者们此时也都在打探易辰的消息,因为他的身上可是有一头正在涅槃的金焱火凤,若是能够得到的话,绝对能够横扫西域和东域。

    而现在金焱火凤还在涅槃,要是出手的话说不定还有机会抢过来,所以那些修者们都打着某些小心思,开始四处寻找易辰。

    “咻”一道残影闪过,随后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一块大石上,用漠然的目光看着前方,他正是成功逃脱的易辰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计划进行得这么顺利,皇极帝国想要短时间恢复根本不可能,易家也有一些喘气的时间。”易辰他说出一道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将皇极大帝他们全部坑死,但现在已经成功摧毁了他们的帝都,杀了他们无数的士兵和国师,让他们损失惨重,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而易辰他也能利用这些时间,不断的提升自己实力,并且处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金焱火凤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涅槃成功。”易辰他调动一丝魂力,打入储物戒当,看着那一块变了模样的火源之石。

    “恐怕要等一段时间,不知道主人现在有什么打算,难道咱们要返回元玄帝国吗?”小魔兽它开口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弄清楚,过几天再回去。”陈凡说出一道这样的话,随后身躯猛的一颤,朝东域其一个方向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天之后,易辰他来到一座城外,这里正是暗阁所在的地方,当来到这里的时候,易辰他变幻回自己的模样,然后朝那城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暗阁弥漫着紧张的气氛,暗阁城里面没有外来的修者,在钟阁遭到刺杀之后,他们就将外来修者全部都驱逐,不容许任何进去。

    “阴阳阵都开启了,看来这件事情非同小可。”当易辰他来到城门之后,发现这里已经彻底的被隔绝,里面巡逻暗阁成员也增加了。

    “站住,你是什么人。”在城门外守卫的两名士兵,在见到易辰朝他们靠近之后,当即便发出一道这样的喝声。

    “我是易辰,前来见阁主。”远远的看着他们,易辰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,直接喊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,易辰?”易辰之名在东域和西域,有哪个不知,两名士兵在这个时候立刻就瞪大了双眼,有些难以置信的喊道。

    这两年多的时间,易辰,天元,元天,东域狂魔这四个词,可以说是最热门的词汇,而这个四个词都是围绕着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而在前段时间他们听说易辰已经死了,这几天又听说易辰他没有死,而且将皇极帝国整得非常惨,所以他们都没有想到,易辰会来这里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注视下,易辰缓缓走到他们身前,此时终于能够看清后者的容貌,他们立刻就做出了判断,道:“果真是易辰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急事找阁主,带我去见见他。”易辰继续开口,他跟暗阁有很深的渊源,更是暗阁阁主的救命恩人,所以他们不敢怠慢,赶紧将易辰接入城。

    “易辰你怎么来了?”这个时候,一道苍老的身影从远处走了过来,在进入城的时候,待易辰进来的暗阁成员,已经使用消息同时他前来。

    “冷堂长老别来无恙。”当看见来人的模样之后,易辰脸上闪现出一抹笑意,他正是暗阁的太上长老冷堂。

    “本以为你在穹门那里遭到不幸,没想到易辰小哥福大命大,不单没有事,反而还得到莫大的机缘,进入了准地魂境。”此时冷堂长老说话的语气都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原来他跟易辰说话的时候,还带着前辈的口气,可现在前者已经进入准地魂境,而且还是能跟地魂境有得一拼的存在,已经能够跟他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并且易辰他现在才十八岁,依照这样的年龄就进入了准地魂境,前途不可限量啊!

    “不过是侥幸罢了,对了冷堂长老,阁主他在吗?上次刺杀的事情。。。。”易辰他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说话不方便,你跟随我来。”冷堂长老说出一道这样的话,而后便领着易辰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阁主他没事吧?”在进入暗阁总部后,冷堂长老领着他往深处走,易辰则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阁主他虽然没有姓名之忧,但却受到非常重的伤,现在他正在里面疗伤。”提到被刺杀的事情,冷堂长老的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?”易辰继续询问,其实这才是他最想知道的事情,他非常想弄明白,到底是谁这么大胆,敢对暗阁出手。

    “当日的事情我并不在场,还是见到了阁主之后再说吧。”冷堂长老摇头表示不清楚,然后领着易辰来到一座大屋外面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好像已经感应到易辰两人到来,屋里面响起一道这样的喊声,随后冷堂便领着易辰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在大门面对着的炕上,阁主他正盘着双膝修炼,当易辰两人进来之后,他立刻就掐断法诀,而后睁开双眼,当看到易辰之后,眼神闪现出惊喜之色,道:“我就这道你这小家伙没有那么容易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阁主身体还好吧?”易辰耸了耸肩,说出一道客套的话,他跟钟阁非常是熟,说起什么来倒是不会感到拘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