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百一十章 一群神秘人【四更】

    一直以来易辰对自己的度都非常自信,但皇极大帝他在使用秘术后的度,居然比他原来的度还要快,这让他非常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咻”这个时候,易辰他感觉身后传来一股强烈的劲风,瞬间让他背后的寒毛倒竖而起,立刻就反应过来,双手掐动法诀,在身后凝聚出一个魂力盾。

    “轰”就在这一瞬间,一把短剑刺在易辰他凝聚出来的魂力盾上,可怕的能量直接将他的凝聚出来的盾牌击碎,易辰被一股可怕的能量掀飞出去。

    背后传来剧烈的疼痛,易辰他压根一咬,腰间猛的一扭,身体在半空旋转几圈后便稳稳落地,嘴角挂起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易辰他转头朝自己刚才站立的地方看去,发现这个时候皇极大帝又消失不见,根本就捕捉不到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太快了,就算度全力施展也跟不上。”易辰的脸色微微一变,下一秒小魔兽的话在他的耳边响起:“主人小心后面。”

    当听到这句话之后,易辰他就知道皇极大帝来到他的身后,当下眸间闪过狠色,回过头,天陨重剑顺势扫出。

    “咻”可易辰他这一招什么都没有攻击到,只是一道残影闪过,皇极大帝又来到他的身后位置,短剑带着呼啸的风声刺来。

    “魂力铠甲!”

    皇极帝国不单只是度快,攻击力也非常的可怕,易辰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,双手快掐动起来,凝聚出一件魂力铠甲。

    “轰”一声沉闷的声响传出,易辰他的魂力铠甲成功将他的攻击拦下,但他的魂力铠甲也在这个时候被击得粉碎,再度被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的秘术时间总共有五分钟,只要主人撑过这五分钟就好了。”小魔兽提醒的声音在易辰的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的脸色有些难看,对方不管是度还是力量都在他之上,能撑一分钟就已经是极限,五分钟的话那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行的话,就只能使用岩浆之精了。”易辰的目光锁定在兽魂的岩浆之精上。

    “依照主人你现在所剩下的魂力,使用一次岩浆之精就会虚脱,除非能够百分百成功,不然的话你会立刻陷入险境当。”小魔兽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对方还有那么强大的度秘技,除非使用这一招,否则别想获胜,只能赌一把。”易辰的眸间闪过坚定之色。

    “咻”这个时候,一道残影闪过,皇极大帝他的身影来到易辰他的落脚掉,手的武器带着呼啸的风声朝他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滚!”要是继续倒退的话,易辰肯定会被刺,这个时候他的身体在虚空一个旋转,手的天陨重剑,朝他的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彭”没想到在倒飞出的过程,易辰他还能够阻止起有效的攻击,皇极大帝他非常的意外,随后两道身影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硬碰硬的话,易辰他并不惧怕风影大帝,两道身影猛烈的碰撞在一起之后,两人同时向两边退开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如何挣扎,都难逃一死,我要你给我儿子陪葬。”皇极大帝脸上的阴冷之色更甚,又一次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这一刻,易辰他双眼微微一眯,释放出强横的魂力,感应四周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咻”这一次的攻击并不是在后面传来,而是一道劲风闪过后,皇极大帝他直接在前方发动攻击,这一次他手的短剑是朝易辰的脑袋刺来。

    “就等你这一次攻击。”在如此突然的攻击下,易辰他选择躲避才是最为正确,但他这一次根本就没有躲避的意思,双手皇极大帝的剑抓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空手接白刃,易辰的双手将皇极大帝的短剑给夹住,死死的不让他抽回去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夹住我的短剑,也没有任何作用。”皇极大帝他非常意外,但很快就反应过来,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易辰的脸色非常平静,反而还反问一声,当下皇极大帝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岩浆之精,出来!”易辰心神一动,随后在这一瞬间,可怕的火焰顺着他的经脉涌出,在它出现的一瞬间,四周的空间都被焚烧得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火焰,居然有五种颜色,而且还给我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。”在岩浆之精出现的一瞬间,那些国师们发出一道这样的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他使用的火焰,跟我在穹门那边看到的火焰非常的相似,难道是将穹门烧毁的无色火焰?”其有一位国师道。

    “蓬”身为火焰心的皇极大帝,此时的脸色有些难看,当看到那股火焰的时候,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,能让地魂境强者如此,可见那股火焰到底有多强大。

    “蓬”火焰太可怕,皇极大帝他使用的短剑,在这个时候发出轻吟声,就好像是在痛苦的呻吟一般,很快就被易辰他释放出来的岩浆之精给焚烧成虚无,而那股火焰则朝皇极大帝扑去。

    “居然连准魂器都烧掉了,这怎么可能?”那些国师们都非常震惊,他们可都知道准魂器的话防御度有多强,那可是连地魂境用尽全力都难以弄断的武器,可现在却被易辰他释放出来的魂力给烧掉了。

    “糟糕。”皇极大帝他的脸色一变,他的度虽然快,但易辰他释放出来的火焰范围很广,他无法立刻躲开,当下双手掐动法诀,凝聚出铠甲将他自己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“蓬”也就在这一瞬间,一股可怕的火焰将皇极大帝包裹,而后一声声刺耳的声音从里面传出,地魂境最强的防御魂力铠甲,居然在岩浆之精的焚烧下出现了裂痕。

    “今天小爷我就在这里用大火练死你。”在调动出岩浆之精的一瞬间,易辰他体内的魂力就消失了一大半,此时他的脸色有些苍白,但还是发出一道狠笑声,然后从他体内涌出的火焰更加的可怕。

    当初在穹门的时候,这种五色火焰释放出来的温度,就连掌门都不敢轻易触及。虽然因为修为的原因,易辰无法将那温度发挥到极致,但用来对付地魂境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啊,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很快皇极大帝他凝聚出来的铠甲,就在岩浆之精的焚烧下碎裂,大火直接将他本人笼罩,可怕的高温皇极大帝都撑不住,发出一道凄厉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咻”但想要练死一位地魂境可没有那么简单,黄极大帝并没有停止反抗,魂力疯狂的从他的体内涌出,阻挡易辰他释放出来的岩浆之精。

    “不好,大帝他有危险。”那些国师此时都非常的着急,但依照他们的修为根本无法上前帮忙,只能在一边看着干着急。

    “小鬼,我定不饶你。”皇极大帝他那充满杀意的喊声在这片天地回荡,他还在使用魂力抵抗者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小爷我会留给你找我麻烦的机会吗?这就是我欺我易家的代价。”易辰的冷笑声在回荡着,拼尽最后的魂力,岩浆之精释放出来的温度越发可怕。

    “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欺上门。”这个时候,在城墙皇极帝国的城墙上,响起一道沙哑得好像刀锋一样的话,瞬间吸引易辰的目光,快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在看到他们的一瞬间,易辰的微眯的双眼闪过锐利光芒,他发现声源处出现十位身穿墨黑色长袍,容貌掩盖在黑色帽子下修者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释放出任何的气势,但却给人一种沉重的感觉,易辰能够判断出,这群人的修为都不弱,并且易辰他通过观察,发现这群人衣服左上角位置,有一个大大的‘墨’字。

    “以前都没有见过他们,难道说突然出现,刺杀阁主他们的就是这群神秘人吗?”易辰的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使者,快点帮帮大帝吧。”当看到这一群人之后,那些国师们就好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,发出这样的喊话。

    “使者,他们到底是什么人?是那些隐藏大势力的人吗?”此时的易辰的脸色无比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一号二号,将他拿下。”领头的那人说出一道极度沙哑的话,而后轻轻一挥手。

    “对付他我一个就够,何须两人一起。”其一人显得很狂傲,隐藏在黑袍的双眼带着不屑。

    “他释放出来的火焰,连我都要忌惮,如果他的魂力足够支撑那可怕的火焰,你们两人同时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,不过现在他还很弱,你们一起联手耗尽他的魂力,足以拿下他。”领头沙哑的话继续响起。

    “咻”听到这样的话,他们两个人点了点头,然后没有多说什么,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来,而后便带着朝易辰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他们的修为都很强,你的魂力也消耗得剩下不多了,咱们得快点离开这里,不然的话就糟糕了。”小魔兽它非常的紧张,说出一道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心头一紧,这伙人非常的不简单,要是留在这里的话,恐怕真的回有危险,毕竟他现在体内的魂力已经快消耗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