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 易家有难【一更】

    此时易辰他释放出来的气息,完全是准地魂境的气息,他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充满了力量感,五识也比以前强大了双倍。

    在晋级准地魂境后,易辰他看了下兽魂的情况,发现蕴含在里面的魂力已经完全变了颜色,本来橙色的魂力此时夹杂着红色,魂力储备也增加了数倍。

    实力以成倍增长,要是这个时候让易辰重新跟戴军比武,易辰有信心在以最短的时间,付出最小的代价将他打倒。

    “十八岁的准地魂境,依照主人现在的修为,恐怕以前得罪你的那些势力,会更加不安了呢。”小魔兽带着惊喜,飘到易辰的身旁。

    它也没有想到,易辰的运气会这么好,一使用地魂石就成功晋级,当然了,之所以能这么顺利,跟易辰他那宛若磐石般的基础有关。

    一般初期的根基打得越牢,对往后修炼一途的帮助就越大,而易辰他初期已经打下了磐石般的基础,现在他的优势已经完全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魂力铠甲!”脸上带着一抹笑意,易辰双手开始掐动起来,雄浑的魂力疯狂的从他体内涌出,在他一副表面凝聚。

    魂力铠甲只有地魂境才能凝聚,而一些天才级人物,在准地魂境的时候就能凝聚,而易辰他的修炼天赋,以及魂力的储备,比那些所谓的天才还要强。

    “咻”在易辰的不断的催动下,他的魂力凝聚出一件残缺的铠甲,它虽然并不完整,但防御力却比魂力盾更强。

    “依旧没有魔兽的图案。”易辰他仔细观看了下自己凝聚出的铠甲,眉头当即便是一皱,感到非常的困惑。

    “主人你的兽魂真的好奇怪,不过我搜索了下传承的记忆,并没有关于你的兽魂介绍。”小魔兽也感到很惊奇,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连小魔兽它这移动版的百科全书都不知道,易辰有些无奈,道:“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兽魂,希望它升到最高级的时候能够显现吧。”

    “轰隆”这个时候,外面传出一道沉闷的声响,而后一股可怕的气息在四周弥漫,炙热的风浪从外面席卷进来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当感应到这股威势后,易辰脸上闪现出一抹凝重,赶紧将铠甲撤掉,快步跑到洞口外面,立刻发现这股威势是从岩浆之精当传来。

    此时,本来漂浮在虚空的五色珠子,在这个时候逐渐暗淡下去,蕴含在里面的能量,已经全部都被岩浆之精吸光。

    刺眼的光芒从岩浆之精当传出,此时它的释放出来的气息非常可怕,颜色也从红色转变成为五种颜色,温度越发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蓬”在易辰的注视下,那颗五色珠子最后一丝能量被吸收,在这一瞬间,它狠狠的颤抖了下,瞬间炸裂开来,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这股爆炸的威势非常强,易辰赶紧调动魂力将自己保护起来,在受到冲撞之后,只是往后面倒退出几步,便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蓬”便在这个时候,前面的虚空突然传来耀眼光芒,岩浆之精疯狂的胀大着,释放出来的温度不断的提高,四周的空间被焚烧得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的岩浆之精终于成为灵物了。”当感受到岩浆之精释放出来的可怕温度后,小魔兽它搓了搓手,惊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成为灵物了吗?”易辰他也很惊喜,看向岩浆之精的目光闪现出炙热,凭借他现在的感觉,岩浆之精释放出来的火焰温度,不比五色珠子差。

    “那颗五色珠子,应该也是一颗半灵物,并没有真正的成为灵物,而岩浆之精也是半灵物,所以在吸收了五色珠子后,弥补了它本身的不足,成为了灵物。”小魔兽道。

    “嗡”它的话音刚落下,漂浮在虚空的岩浆之精,在这个时候颤抖了下,随后火焰重新回收,化作拳头般大小,然后朝易辰飞来。

    “它回来了。”岩浆之精跟自己有感应,所以易辰不担心它会伤害自己,当下伸出手,让它停留在自己的手上。

    岩浆之精此时在微微颤动,空气响起‘呼呼’的风声,就好像在表达它此时的兴奋之情一样。

    “看来岩浆之精真的拥有了灵智。”易辰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抹笑意,此时他能明显感应到,岩浆之精里面蕴含着极度可怕的能量。

    “咻”双手掐动法诀,易辰他释放出一股魂力,打入岩浆之精当,当下岩浆之精狠狠一颤,释放出来的火焰更加可怕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四周的空间在这个时候扭曲起来,可见这温度有多可怕,但易辰他本人却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,岩浆之精释放出来的火焰对他没有任何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现在岩浆之精已经成为灵物,这又会是一张保命的底牌。”易辰脸上闪现出一抹笑意,非常满意的将岩浆之精收回到丹田当。

    “主人,咱们现在是要去了吗?”小魔兽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,要是继续停留在这里,他们估计会以为咱们陨落在这个地方。”易辰摸了摸下巴,他准备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山峰倒塌,这里已经没有了出路,易辰只能用天陨重剑开路,使用魂力进行轰炸,打开一个出口,顺利的来到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穹门都被那可怕的火焰毁了。”当顺利从里面出来的时候,易辰他被眼前的场景惊呆。

    本来非常气派的穹门,此时燃烧着五种颜色的可怕火焰,那些气派的建筑已经全部都被烧毁,树木生灵全都消失不见,成为光秃秃的山峰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孔宁长老他们有没有安全逃离。”易辰脸上闪现出一抹担心,而后询问道:“小魔兽,咱们在里面呆了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可我可得好好的数一下。”小魔兽它点了手指头,随后道:“咱们在里面呆了差不多一个月时间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这么长?”对这个结果易辰他非常意外,在吸收地魂石晋级的时候,他根本不知道时间的流逝,没想到一眨眼就过了一个月。

    “这么久没有出现,恐怕他们真的以为我已经死在里面,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。”易辰使用变幻之术重新变换容貌,然后离开穹门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当走出五种火焰包围的地方后,易辰将天书收回到储物戒,然后就开始朝修者众多的地方赶去,了解最新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已经一个月时间了,那个易辰依旧没有消息,看来他是真的死在里面。”很快就来到一座最近的城市,刚一进入易辰就听到众多议论声。

    “看来他们真的以为我死了。”易辰脸上闪现出一抹无奈,然后走上去询问道:“穹门已经被烧掉了,掌门和那些长老都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们也想知道,不过自从穹门被烧之后,我们就再也没听到他们的消息,他们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”那些修者道。

    “消失不见了?”对这个结果易辰他很意外,同时也不由自主的寻思起来,不知道掌门他们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本来在百族盛会的时候,那个易辰展现出非常可怕的实力和天赋,得到了掌门的看重,易家的地位也水涨船高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已经逐渐落败的易家将会以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崛起,可想到那个易辰就这样死了,现在易家也快覆灭了。”其一位修者道。

    本来易辰他准备离开,但当听到这句话后,他停下了脚步,同时心升起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是啊,在那个易辰出事之后没几天,皇极帝国和风影帝国,以及天风魔盗团,同时展开对易家进行打压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算,你们知道最新消息了吗?皇极帝国已经对元玄帝国宣战了,易家这一次有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,皇极帝国可是东域三大帝国之一,实力是易家的上百倍,我看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覆灭。”那些修者继续议论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皇极帝国攻击易家,这是真的吗?”当听到他们的对话后,易辰心腾升起一股浓烈的杀意,面色不善的必须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这位兄弟,你的消息也太落后了吧?这个消息早就传出来了,你现在还不知道,我们正准备前去看热闹,你要不要也一起去?”那些修者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咯嘎。”易辰他此时的脸色已经阴沉到极点,一股浓烈的杀意从他的体内渗透出来,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杀意。”距离易辰最近的几位修者,在这一瞬间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他们根本承受不住易辰的杀意,当下面露骇然,道:“你是什么人,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家人是易辰心的逆鳞,容不得任何人染指欺压,此时易辰他心只有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皇极帝国,希望你们不要做得太出格,若是赶伤我家人一根毫毛,我要你们付出惨痛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一句这样的话在易辰心响起,而后他一挥手,黑焰从凭空出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