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生死【三更】

    此时摩多已经没有任何的气息,看来封印之术成功了,易辰他这一次再次赌对了。

    如果失败的话,保不准摩多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,所以在看变化的时候,易辰他的双手已经是渗出冷汗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对我试用封印之术。”摩多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此时没有魂力的他,就跟普通人差不多,别说是捏死易辰,恐怕他自己都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“彭”根本就没有理会他,易辰身躯猛的一颤,直接就摆脱摩多的束缚,而后一个转身,一拳轰击在他的老脸上。

    此时的摩多哪里是易辰的对手,重重的摔倒在远处地面上,脸上出现淤青,模样看起来颇为狼狈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想要杀我易辰的人不少,不过很多都已经死在我的剑下。”易辰身躯猛的一颤,将摩多提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没有了魂力,但摩多看着易辰的目光,依旧带着浓烈的杀意,如果眼神能杀人,易辰已经死了无数次。

    “彭”在这个时候,摩多他还敢对自己露出杀意,易辰不爽到极点,重重的一拳轰击在他另一边的脸颊上,将他给抽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”摔倒在远处的地面上,摩多吐出一口夹杂着碎牙的鲜血,两边的脸庞都出现了淤青,与他原来那副超然的模样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还有封印之术,那种秘术他也有,一个人掌握了三种秘术,他还有什么样底牌。”在场所有人,看向易辰的目光都充满了惊骇。

    从开始到现在,易辰他拿出来的东西,一样比一样震撼,一位修者得到一件就已经算是大机缘,而他一个人却有那么多。

    此时所有人看向易辰的目光都带着炙热,易辰现在可以说是一座移动宝库,如果能够将他所有的东西挖出来,那将会让他们的实力翻数倍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想法他们都压在心,因为现在不管怎么说,易辰都是穹门的人,有个如此强大的后台,他们可不敢造次,现在惹易辰的话,是最不明智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摩多,你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今天吧。”孔宁带着冷笑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士可杀不可辱,有本事一招了结我。”孔宁瞳孔已经没有了色彩,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了,只求能够痛快的死去。

    见到他那副模样,掌门眉头一皱,随后默默的叹了口气,道:“不管怎么说,你也是穹门的长老,自刎吧。”

    当这道话响起的时候,摩多的脸色越发的苍白,眼神不甘之色更甚,此时掌门都发话了,他根本没有活路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死,我也要你这个小鬼陪葬。”狰狞的话,从摩多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朝易辰冲了过来,同时他的丹田开始胀大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摩多他要自爆。”在场众人,在看到摩多那胀起来的小腹后,都发出一道惊惧的喊声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修为已经被封印,但若是他要自爆的话,封印对他根本就不起作用,所以易辰他有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咻”这个时候,掌门他一挥手,一股可怕的魂力从他的体内涌出,直接就将摩多给罩住,他在里面根本冲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绿色魂力。”当看到掌门他释放出来的魂力颜色后,易辰的脸上浮现出震惊,因为那绿色魂力,正是天魂境的标志。

    “原来掌门他是天魂境。”本来就已经有这样的猜测,但并没有得到证实,所以现在终于得到证实了,他还是感到非常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这个时候,一道震耳的声音从摩多所在的位置发出,他的身体直接炸裂开来,可怕的冲击力被掌门的魂力全部阻挡。

    摩多他是地魂境,自爆时产生的冲击力虽然巨大,但掌门他的魂力更加可怕,直接就将那些冲击力给阻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这个之后,秋绍闲快从远处冲来,当看到摩多已经成为一摊碎肉后,当下就发出一道这样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摩多长老他的修为,在我们穹门所有的长老当,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,没想到会做出这样的事情,并且因此丧命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穹门成员,都说出一道非常惋惜的话,同时转头朝易辰看来,眼神闪现出异样的色彩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想到,本来一位不起眼的小家族人物,居然在很短的时间内,做出这么多让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完成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不被所有人看好的情况下,顺利通过海选进去穹门,然后又在四门武斗上将所有的天才都踩下去,更是帮助孔宁洗清冤情,紧接也算是杀了摩多。

    “当初天风魔盗团这些势力战斗的时候,易辰就杀了十一人组其一人,间接可以说是杀死一位地魂境,而现在又有一位地魂境是因为他而死,难道他真的是强者的克星吗?”那些前来观看的势力道。

    而易家人,在看到这般情形后,一颗悬着的心也总算是安定下来,他们不在乎易辰有多高的成就,有多强的修为,只要平安就好。

    “掌门他准备怎么处理?”目光从秋绍闲的身上扫过,易辰笑着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他是摩多的徒弟,省得摩多在黄泉路上寂寞,就让他下去做伴吧。”掌门说出一句这样的话,已经算是判了秋绍闲死刑。

    “求掌门留人。”这个时候,一道焦急的喊声在空气乍响,而后两头飞行魔兽从远处飞来。

    “皇极大帝竟然来了。”众人转头朝虚空看去,当看到其一道身影后,当下说出充满惊讶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天风魔盗团的团长天风飞虎也来了,他来这里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他来这里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,你们可不要忘了,他的孙儿天风无痕现在还在易辰的手上。”一些事情的修者道。

    闻言,他们送算了然,当初在葬神之地的时候,诺蒂秦天将囚灵石给了易辰,所以天风飞虎肯定是为了这个而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本来满脸死灰的秋绍闲,以为就会死在这里,但当他看到诺蒂大帝到来的时候,当下便喊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求掌门开恩,我儿只是受了摩多长老的蛊惑才会做出这种事情。”当来到这里之后,诺蒂大帝直接喊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而天风飞虎,这个时候目光则锁定在易辰的身上,此时易辰他还拿着天陨重剑,凭借这个他可以认出后者的身份,当下眸间闪过阴冷之色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。”感受到他的目光,易辰的双眼微微眯起,他跟天风魔盗团的恩怨可不浅。

    “是的掌门,求掌门开恩,弟子是因为一时被摩多蛊惑,才会做出这种事情,求掌门开恩。”秋绍闲这个时候可没有想太多,直接跪在地面上,喊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刚才还在喊师傅,现在为了自己的性命,他直接改喊名字,这种做法让易辰非常的鄙夷,他最看不爽这种忘恩负义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皇极帝国求情,和秋绍闲说出这样的话,但掌门他可不是那种好糊弄的人。

    但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人家父母都来求情了,如果执意处死的话,恐怕会招到一些风凉话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易辰是受害者,想怎么处置就由你来决定。”身为掌门,他自然不愿意留下一个恶名,将皮球踢给易辰。

    “是掌门。”不过,易辰他早就跟秋绍闲他们结仇,自然不介意将仇恨发展得深一些,非常爽快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下皇极帝国的人完蛋了,本来那个易辰就跟他们有过节,看来那个秋绍闲是死定了。”那些了解易辰的势力,纷纷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皇极大帝他们的脸色,这个时候也变得非常的难看,但此时决定权就在易辰的手,他们也只好强装出一幅笑脸,道:“易辰小兄弟,虽然咱们以往有一些过节,但都是一些小事情,若是你能放我闲儿一马,以前的事情咱们一笔勾销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话,易辰心头冷笑一声,一笔勾销,就算真的有恩怨,现在他的靠山是穹门,皇极帝国也不敢拿他怎么样。

    而且当初的恩怨,他们真的回这么容易就让它过去吗?这种骗三岁小孩的东西,反正易辰他是绝对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并且对方现在说话的语气,一点都没有任何歉意,还保持着高姿态。

    “说得倒是好听,要是这么容易让你们离开,我看多半他还会做出对穹门不利的事情。”易辰嘴角一勾,直接就喊出一道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,我都说了东域狂魔不会轻易放过他。”在场的众人在听到这一番话后,当即便说出这样的话,而秋绍闲两父子这个时候脸色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“那易辰你打算怎么处置?”掌门脸上带着笑意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……”易辰做出一幅思索的模样,但就是迟迟都没有说出结果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够放过我家绍闲,不管你开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。”这个时候,皇极帝国的话在易辰的耳边响起,语气带着哀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