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百八十四章 揭穿摩多【二更】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都非常疑惑,不知道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,易辰他还想要玩些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连掌门都没有多说什么,他们也不好站出来说什么反对的话,所以只能疑惑的看向易辰凝聚出来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西门的地方吗,看来那个易辰曾经进入过西门,我们穹门可是有规定,任何弟子都不能进入,他也太大胆了。”看到上面的景象,那些弟子议论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秋绍闲师兄吗?”这个时候,在场所有人都看到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画面当。

    “秋绍闲师兄怎么半夜前去摩多长老那里,而且从这样的景象来看,正是昨天的影像,看来那个易辰真的跟孔宁是一伙的。”西门弟子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当天晚上逃掉的是你,你这小辈来我们穹门果然没安好心,掌门下不了手,就让我来解决你。”

    当看到那副情形的时候,摩多脸色变得极度难看,此时他已经知道不详预感的来源,当下怒喝一声,双脚一踏腾空而起,调动魂力双手朝易辰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这攻击非常的可怕,若是易辰被击的话,必死无疑,而他凝聚出来的画面,也会在顷刻间散去。

    “想要杀人灭口。”当感受到凛冽的劲风后,易辰眸间闪过森冷的光芒,看来摩多已经猜出,他要给掌门看什么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摩多他会突然出手,东门长老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,但想要拦截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摩多!”这个时候,一道响亮的喝声,在穹门当回荡,一道臃肿的身影化作一道残影从远处急冲而来。

    “彭”他的度非常的快,眨眼的功夫就来到易辰的身前,右掌一翻,带着可怕的威势迎了上去,两道身影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来人释放出来的气息,并不比摩多弱,当摩多他卸掉那股震力,稳住身形后便转头看来,冷声对那个人道:“是你,孔宁。”

    “天啊,当初的东门长老孔宁居然光明正大的出现了,而且还是在我们穹门。”在场所有人这个时候都非常惊讶,他们没想到孔宁敢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叛徒,居然还敢出现,胆子倒是不小,今天无论如何你都休想离开穹门。”摩多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还没搞清楚情况的老东西。”易辰的笑声响起,语气当充满了鄙夷。

    “事情如师父您所料想的那样发展,看来咱们的计划非常的成功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易辰他释放出来的魂力,定格在孔宁的房间门上,同时一道响亮的话在空气回荡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的弟子,这个时候都被易辰他凝聚出来的画面给吸引,因为从那声音来判断的话,正是摩多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在听到那熟悉的话后,摩多和秋绍闲,两人的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,他们非常清楚里面记录的是什么东西,正是他们两人那天的对话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终于知道,易辰为什么敢光明正大的暴露身份,而孔宁敢公然出现在这里,原来他们已经掌握了证据。

    “那是必然,若是那个孔宁在的话,咱们要做什么事情,可就困难得多。”摩多的笑声再度从那魂力响起。

    “现在那个孔宁已经被逐出穹门,掌门如今也将大小事交给师父您处理,现在掌门正在疗伤,正是咱们在穹门提高威望的大好时机。等到那个时候,咱们再将掌门铲除,那个时候穹门自然落入我们的手。”秋绍闲也缓缓传出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这样的话,让在场所有的穹门弟子都非常震惊,他们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没想到秋绍闲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该死。”秋绍闲的脸色煞白,此时用脚趾头都能想到,等会他会有什么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好戏还在后头,请大家认真听。”看到摩多和秋绍闲两人那副惊惧的面孔,易辰这一刻的心情舒爽到极点。

    “这个现在还急不得,现在还是想办法,将那个孔宁除掉再说,留着他终究是个祸害,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出来破坏我们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放心吧师父,现在那个孔宁已经是穹门的通缉犯,掌门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,咱们也在暗使力,不怕除掉不了那个孔宁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当日找人变换成孔宁的模样,然后刺杀掌门,这条计策真是妙极,根本就是一本万利,咱们现在按照计划行事,迟早会将穹门掌握在手。”

    当着几道话响起的时候,摩多和秋绍闲两人心仅有的那丝侥幸,在这个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,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憎恨。

    “掌门,所有的事情现在都已经明了,相信这样足以证明孔宁前辈清白了吧?”易辰一挥手,将所有的魂力撤回。

    “枉我如此信任你,原来是养了头白杨狼。”掌门的脸色有些难看,说出一道宛若惊雷般的话,他非常的震怒,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人在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证据确凿,摩多他想要抵赖也没有办法,那张老脸上尽是愤怒和不甘,用狰狞的目光看着易辰。

    本来他的计划非常完美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穹门肯定会掌握在他的手,可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小鬼,将他所有的精心布局都击碎了。

    “栽赃陷害自己门人,设局刺杀掌门,还想要篡位,你摩多的计划可真是完美,如果不是易辰小兄弟,恐怕我也不会有机会在这里跟你说话。”孔宁眼神带着不善道。

    “摩多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。”掌门一缕气息锁定摩多,强和的气息非常强大,没有泄露出一丝一毫,但却将后者死死压制住。

    “成者为王败者为寇,只是我摩多不甘,本来这个计划天衣无缝,未曾想坏在一个小鬼的手。”

    摩多发出一道不甘到极点的嘶吼声,然后突然无数的魂力从他的体内涌出,这突然暴起的魂力,将掌门锁定的那股气息暂时隔绝。

    “咻”紧随着,摩多他身形一闪,以极可怕的度,来到易辰的身后,一手直接掐住后者的脖子。

    没想到在这个时候,摩多他还选择出手,易辰准备反抗,但前者的话让他打消这个念头:“要是动一下,我就拧断你的脖子。”

    “摩多你想要干什么。”孔宁他们转头看来,眼神当带着不善,特别是左右裁决两人,他们更是释放出一股杀意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负责穹门的刑法,本应该明察秋毫,但却被一个孔宁耍得团团转,所以他们都很愤怒。

    “让我和秋绍闲两人一同离开穹门,不然我就杀了他。”干出这样的事情,就算掌门不杀他,修为也会被废掉,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就算离开这里,你也会遭受穹门的追杀,无论到天涯海角,与其沦落天涯,还不如束手就擒。”左右裁决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摩多可不会轻易向你们低头,快点让我们离开,否则我就杀了他。”摩多继续威胁道。

    有人质在手上,要是不答应的话,他恐怕会动手杀了易辰,而要是让他离开的话,那以后将会是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才好。”没想到事情一波三折,在场的易家人此时都非常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人留下,你和他离开。”掌门最终说出这样的话,易辰表现出来的修炼天赋让他心动,所以他不希望后者有任何的差池。

    “我要他跟我们一起下山。”摩多面色带着阴冷,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留下人我们放你离开。”左右裁决他们提出反对,如果易辰被他带走,那他安全了又杀人灭口,那样的话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在逼我杀了他吗?”摩多的脸色带着阴冷,发出一道这样的喝声,而后掐住易辰的脖子一紧。

    此时,掌门他们都没有说话,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他带人离开,一时间陷入了僵持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你口口声声说要杀谁?”这个时候,原本被控制住,随时都有危险的易辰,发出一道笑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你还敢嚣张,信不信老夫你现在就捏死你?”摩多脸色有些难看,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话,易辰根本就没有半点害怕,两股能量在他的手间缭绕。

    “封印之术!”紧随着,一道喝声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他的双手带着呼啸的风声,朝摩多的丹田处击去。

    “咻”就在这一瞬间,一股能量从易辰的手间急射而出,直接冲入摩多的丹田当。

    刚才被控制住,易辰一直没有反抗,也并没有说话,这并不是他放弃了反抗,而是在偷偷凝聚封印之术。

    “是封印之术。”摩多的脸色在这个时候有些难看,他想要使用魂力驱逐那些能量,但却不能成功,当那股能量来到他的丹田后,直接将他的兽魂给锁住。

    本来摩多他释放出来的其那个横魂力气息,在这个时候弱了下去,那些魂力也尽是收敛,看起来就好像是普通人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