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百八十三章 狼奸狗盗【一更】

    摩多他本来想要斩杀易辰,但看到他使用凤仙五斩第四重后,此时他已经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因为风险五斩是西门传承最强的秘技,现在已经失传剩下三斩,前面的威力就已经这么强,后面的可想而知它有多强大,起码从易辰刚才的攻击来看,就知道它的强悍。

    而易辰他既然能施展出第四斩,说不定他还可能拥有第五斩,所以他现在就是要逼问,让他将凤仙五斩后面的交出来,然后再杀了他。

    “快说,你的风险五斩到底是哪里来的。”摩多他的眼神非常的犀利,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魂技从哪里来,管你老不死的什么事?”并没有惧怕他,易辰的脸色非常平静,道。

    “凤仙五斩是我西门的秘技,任何人都不得学习,你会凤仙五斩第四斩,想必第五斩你也拥有,快点交出来。”摩多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东西,你是出来修智商吗?一边说是你们西门的东西,一边又要我交出来,我看是你们西门偷盗我的魂技吧。”易辰漠然一笑,道。

    的确啊,西门说易辰偷盗他们的魂技,但西门只有前面三斩,而他却有四斩,比他们要多上一斩,究竟是谁偷盗谁,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被这么一反问,摩多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来反驳,脸色在变幻一阵后,喝道:“凤仙五斩是我西门的魂技,我不管你是通过什么途径获得,现在给我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为了拿我的魂技,我倒是很好奇,你不是说魂技是你们西门的吗?怎么现在跟我讨要起来了,看你一大把年纪,我也懒得跟你计较,给我滚。”

    对方虽然是地魂境,但易辰他并不害怕,反而说出一道带着鄙夷的话,在空气回荡,让所有的弟子睁大双眼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对摩多长老喊滚,这胆子也太大了吧,难道他不想活了?”所有的弟子在这个时候开始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易辰横扫众多天才,从这已经足以说明他的实力有多强横,但还不具备叫板长老的实力,所以在听到这样的话后,他们开始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而这一番话,也让摩多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易辰态度非常的强硬,压根没想到将东西交出来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一道闷哼声在他的心头间响起,然后一股可怕的气息从他的体内涌出,朝易辰扑压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摩多长老,你这是要做什么,居然对我东门弟子下手。”东门长老这个时候来到比武台上,释放出自己的气息帮易辰挡下。

    “东门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摩多的脸色有些不善,对东门长老阻拦的行为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“易辰是我东门弟子,我自然有责任对他负责,外人可别想伤害他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。”东门长老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想要包庇他吗?莫非你们是一丘之貉?”摩多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东门长老自然知道他要表达什么意思,但这个时候却装作出一幅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当日我跟左右裁决两人,一同前去缉拿孔宁,本来已经将孔宁抓住,可就是因为这个小鬼的出现,才导致失败,我看他就是孔宁派进来的奸细,莫非东门长老你也是他的同伙。”摩多长老面色不善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易辰是我们穹门叛徒,孔宁长老拍进来的人?”听到这一番话后,在场的弟子都非常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该来的还是来了,本来那个易辰拥有大好前途,却没想到被搅入孔宁的事件当,穹门的人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那些在山脚下的修者,在听到这一番话之后,纷纷开始议论起来,他们都知道易辰跟孔宁有交情,所以并不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“怎们会这样。”易家人这个时候脸色都很难看,他们才刚知道易辰以前做过的事情,所以心非常的担心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穹门的人,无法上去穹门,只能看着大屏幕,关注着事情的进展。

    “看玩笑,这怎么可能,先不说你的修为,左右裁决他们两个人,就不是易辰能够抗衡,在你们手就走人,看什么玩笑。”东门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人的确是被他救走,当然并不是他一个人,还有一位修为很可怕的神秘人,就是因为那个人阻拦,才让他们有机会逃走。”

    提起当日的事情,左右裁决两人感到很丢脸,但还是将当日的事情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左右裁决他们两人的修为都有准地魂境,而且摩多长老还是地魂境,那个拦截的神秘人到底有多强。”

    当听到这番话后,在场所有人都很震惊,纷纷谈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此话可当真?”这件事情可大可小,掌门他很看好易辰,但发生这样的事情,可得严肃处理。

    “是的掌门。”左右裁决两人对视了眼,然后同时开始掐动法诀,魂力顺着他们的经脉涌出,他身前凝聚出一个光团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个画面在那光团浮现,里面有易辰,左右裁决,孔宁和摩多四人,而开始的画面,就是易辰跳出来开始救人的时候。

    画面当,易辰手持一把重剑,然后使用**力量将摩多揍倒,并且将他虐得非常惨,然后那位神秘的黑衣人出现,一切都非常清晰。

    “那个易辰真是不简单,在准玄魂境的嘶吼,就揍过摩多长老,难道在认出他的身份后,摩多长老会有那一副表情。”在场的弟子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无论如何,你都休想活着离开我穹门。”那些谈论的声音,让摩多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看向易辰的模样带着阴冷。

    那天发生的事情,没人知道也就罢了,可左右裁决他们刚才释放出来的魂力记忆,将他被易辰痛揍的事情公诸于众。

    毕竟那个时候,易辰他的修为也才准玄魂境,而他却是名副其实的地魂境,两者间的差距真么巨大,可他还是输了,这让他颜面尽失。

    “想要将我的性命留在穹门,恐怕你还不够资格,况且一个手下败将,何以在我的面前言勇。”易辰不屑的目光在他身上扫过,道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后辈这么数落,摩多脸上阴冷之色更甚,发出一道这样的喝声,而后调动魂力,一掌朝易辰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掌的威势极强,目标正是易辰的脑袋,看来摩多他是准备下死手,当下易辰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对一个后辈出手,你摩多也好意思。”东门长老可不会让他这么做,发出一道喝声,而后右拳带着呼啸的风声迎上。

    “彭”一道闷响声传出,两道身影撞击在一起,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扩散开来,他们两人各自退出几步。

    “东门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你要包庇他?或是说你们是一伙的?”摩多的脸色阴冷无比。

    “事情还没有弄清楚,你摩多就想要杀人灭口,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见不光的事情,或是说你摩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”东门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我摩多一生为了穹门,清清白白,你可别血口喷人。”被这么一说,摩多心头一紧,喝道。

    “摩多长老,你好像很着急,不用这么担心,我们又没有说你做了对不起穹门的事情,你何必这么快就站出来为自己解释。”易辰淡漠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这个时候摩多他的心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,双眼死死的盯着易辰,喊出这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小辈,当日若不是你动手,孔宁早就被我们缉拿回到穹门,今日若是给不出个答复,穹门必不会留你。”左右裁决两人喝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到穹门,并且亮出自己的身份,自然是有事情要跟诸位掌门你们交代。”脸上看不出有任何的紧张,易辰说出句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辈就会满嘴胡言,咱们在这里将他击杀,免得以后他与我们穹门为敌。”摩多心那股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,喊出道充满杀意的话。

    他的话并没有得到掌门的同意,他的眸间闪过异彩,而后寻思道:“有话你尽管讲,莫非你救孔宁也有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掌门英明,不像某些鼠辈,就会做些狼奸狗盗的事情。”易辰脸上带着笑意,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狼奸狗盗。”摩多喝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说你,为什么这么着急跳出来承认。”易辰漠然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”被人这么侮辱,摩多非常的憋屈,就要准备动手,但却被掌门拦下,道:“有什么事情你直说,若是真的说出个道理来,可以服众的话,我可以开一面,不计你的过失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让掌门看一个东西。”易辰并没有继续多说,双手开始掐动法诀,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涌出,而后在他的身前凝聚出一个漩涡。

    那个魂力包含着一股魂力,率先出现的场景正是西门,当看到这个之后,摩多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他感觉自己心那不好的预感,恐怕真的要实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