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 【四更】

    “彭”掌门释放出来的能量,打在他们两人气息碰撞的正间位置,登时便将他们两人给分开。

    “仅仅只是随意一指,就将他们两人的气息击散,这太可怕了。”见到这般情形,易辰脸上闪现出震惊,道。

    “身为堂堂长老,门的长辈,居然在后辈面前大打出手,这成何体统。”一道喝声,从掌门的嘴里发出,虽然音量不大,但字字如雷,让人心神俱颤。

    “刚才摩多护徒心切,望掌门莫怪。”面对掌门,摩多他可摆不起架子,当即便做出一副非常惶恐的模样,道。

    “护徒?我看你是装糊涂吧?”易辰脸上闪现出鄙夷,道:“身为长辈,居然对我这后辈出手,你怎么也不脸红?”

    听到如此不留情面的话,摩多他的脸色越发的难看,此时若不是掌门在这里的话,恐怕他会直接出手拍死眼前这个小鬼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记仇的小家伙。”掌门的心响起一道这样的话,而后摆了摆手,道:“宣布结果。”

    虽然摩多他是有错,但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穹门的长老,所以在这方面不好做多责罚。

    “四进二比赛,秋绍闲与易辰组,易辰胜!”左右裁决两人对视了眼,而后便喊出一道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让在场所有人都大跌眼镜,本来在他们的眼,秋绍闲拥有绝对的实力获胜,未曾想他到头来居然输了,而且还输得那么彻底。

    同时更让他们震惊的是,秋绍闲他居然是玄魂境,而易辰非但也是玄魂境,并且在修为上面还比秋绍闲要强上一阶。

    “十八岁的玄魂境阶,这在我们几大域可从来都没有见过啊!如今在穹门展现天赋和实力,那个易辰前途不可限量,不是咱们能够比拟啊!”

    在场的修者在这个时候开始议论起来,望向易辰的目光充满了惊叹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候,则已经有人朝易家人走来,不出意外的话,易辰肯定会成为少数几个之一的重点培养天才。

    而到了那个时候,易辰跟穹门将走得更近,得到的好处将更多,所以他们这个时候都纷纷过来巴结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这样的挫败,让秋绍闲有些难以接受,森冷的目光从易辰身上扫过,而后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手下败将,何以言勇。”易辰漠然的说出这句话,而后便直接从比武台上跳下。

    现在他再度完成一妆心愿,那就是当着无数势力的面,将秋绍闲击败,所以一个手下败将,易辰表现出来的是不屑和自傲。

    的确,依照他现在的实力和天赋,有他自傲的资本,如今已经成长起来的他,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弱小的马场少年。

    “看来当年咱们护在肋下的小雏鹰已经长大了,终于可以展翅翱翔,再也没有人能阻挡他的脚步。”易斯庆发出这样的感叹,语气充满了欣慰和自豪。

    易辰的晋级,给许多人带来冲击,而远处的风影大帝,他们双眼则死死的盯着易辰,他们此时心想的都是真龙九现。

    如今的真龙九现,就只有前面三现,易辰怎么会有第五现,所以他们都非常的不解,同时眸间也闪现出森冷之色。

    “哼”远处,一道冷哼声从摩多的心头间响起,他那冷冷的目光从易辰身上扫过,而后便搀扶着秋绍闲从比武上走下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的好日子也没有多少个时辰了,等到大会结束的时候,就是你哭的时候。”感应到他的目光,易辰朝摩多看去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,所以易辰很沉得住气,很快便移动目光,停留在不远处的那个比武台上。

    此时,求败和戴军两人,都闭着双眼,他们都还没有动手的迹象,虽然是这样,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,便能发现他们身前的空间扭曲,显然是在比拼气息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他们两人谁会获得胜利。”看向他们的目光闪过异样的色彩,易辰的心响起一道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虽然他跟秋绍闲的战斗已经结束,但还有最后一场冠军争夺,除了是想跟穹门最强的天才比拼外,易辰最重要的目标还是那属于冠军的奖品。

    缓缓抬头,易辰朝远处高塔上的箱子看去,装在箱子里面的正是地魂石,能够让玄魂境修者晋级准地魂境的灵石。

    “若是修炼的话,想要从玄魂境高阶,修炼到准地魂境的话,会浪费不少的时间,如果有地魂石相助的话,那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易辰的眸间闪过异彩,他深知地魂石的好处,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将那地魂石得到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沉闷的声响从远处的那个比武台响起,求败还有戴军两人,在这个时候终于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的度都非常的快,彼此调动魂力战斗,一股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开来,在场所有弟子的目光聚集在他们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终于开打了,人杰榜第一名,对人杰榜第二名,不知道最终胜利会属于谁!”在场的弟子眼神带着炙热。

    他们的战斗虽然很激烈,但易辰他并没有观看,直接走到搭建起来的休息室,开始盘坐在地面上,调动魂力开始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的战斗让易辰体内的魂力消耗了许多,所以他现在需要尽快恢复自己的修为,而这里是专门为参赛修者准备的地方,所以不用担心其他人窥视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回事,易辰他感觉这一次修炼,比以前修炼要畅快许多,他体内的魂力不用他去调动,都在自主流转。

    而且他释放出来的吸力更加的强大,那魂力宛若洪水一般用如他的经脉当,汇聚成河流一般,朝他的兽魂涌去。

    “奇怪,怎么会这样?”易辰的脸上浮现出惊讶之色,他也弄不明白自己的身体会发生这样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以前主人心的戾气太重了,刚才终于击败了敌人,心的戾气得到化解,正因为如此,你的修炼才恢复正常。”这个时候,小魔兽的传音在易辰的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原来的修炼不正常吗?”当听到这番话后,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不解,道。

    “那股戾气可以说是你的心魔,稍不小心就会让你误入歧途,多少对你的心性有所影响,而你已经化解了心魔,没有了心魔的压制,你修炼自然恢复如初。”小魔兽道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总算知道问题所在当即也就放下下来,非常放心的调动魂术修炼。

    外面的打斗非常的激烈,一道道热闹的议论声在空气回荡,而戴军他们两人打得也非常的激烈,一股股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响亮宛若惊雷般的声响,在空气回荡,瞬间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这道声响并非是戴军他们两人打斗的声响,他们仔细聆听,纷纷转头朝易辰所在的休息室看去,因为那闷响声,居然是从那休息室发出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难道易辰在里面发生什么意外不成?”一道道不解的声音,在空气回荡。

    不单只是那些弟子,东南西北四位长老,都转头朝那边看了过去,他们都向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在他们的注视下,又是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,这声音宛若奔雷,在场的弟子在这个时候耳膜都被震痛,赶紧调动魂力将自己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在场所有人脸上浮现出惊骇之色,那休息传出来的威势太骇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,在传出几道声势骇人的声响后,那声音便彻底沉寂了下去,而后便有可怕的吸力,从那休息室渗透出来。

    “咻”那股吸力实在太可怕了,在场众人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好像受到了牵扯,而天地间的魂力则丢被吸走。

    穹门这里有特殊的法阵,能够将方圆百里的魂力聚集过来,所以这里的魂力非常的浓烈。

    所以在那股吸力的牵扯下,那些魂力凝聚在一起,形成浓浓的雾气,朝那休息室涌去,惊掉在场所有人的眼球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此时,在场的弟子都非常的震惊,纷纷充满惊疑的话,不明白里面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易辰在里面晋级。”这个时候,掌门的话便在空气乍响,他的修为很强大,能感应到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什么,晋级?”在场所有人此时都瞪大双眼,表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没有记错的话,易辰他刚才展现出来的修为是玄魂境阶,而他如果是进阶的话,那就是玄魂境高阶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玄魂境高阶,他不过才十八岁啊!”震惊到极点的话,从他们的嘴里发出,纷纷为易辰表现出来的修炼天赋震撼到。

    而刚才被易辰击败的秋绍闲,这个时候则面如铁灰,这也就是说,他们两人的差距再度拉大,这让他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当年在元玄帝国的时候,易辰在他的眼不过是蝼蚁,但只是两年的时间,曾经的蝼蚁居然凌驾他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