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解恨【三更】

    “一现就能提高一成实力,那个易辰使用五现,也就是说,他的修为提升了百分之五十,这样的水准不知道能不能破开秋绍闲的防御。”

    很快,众人就从震惊当回神过来,纷纷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易辰,开口议论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那可是我们穹门的三大秘技之一,岂是他能够破开。”那些弟子虽然震惊,但还是开口反驳。

    不过其他人怎么想,都没有影响到易辰的,他那微眯的双眼闪过锐利的光芒,喝道:“秋绍闲,别以为那个龟壳保护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响亮的话在空气回荡,而后易辰右掌一番,手的纹器在他的控制下,开始在纹盘上飞起来。

    提升了五成的修为,易辰此时的气息非常可怕,同时他刻画出来的纹路,释放出来的光芒也非常的耀眼,可怕的威势在纹盘当凝聚。

    “想要破开我的防御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。”秋绍闲眼神带着不屑,他根本不相信,易辰能够破开他的防御。

    “七品上等斗灵之术——风神九斗”回应他的是一道喝声,而后无数的纹路从纹盘当涌出,凝聚出一个巨人,带着可怕的威势朝秋绍闲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刚才易辰释放出来的就是这招,但并没有将秋绍闲的防御破开,如此他还是使用这一招,只是那威力增加了一半,更加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能将你的攻击拦下,现在依旧可以。”不服输的话,从秋绍闲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双手重新变换一个法诀,将他保护起来的护罩闪烁起光霞光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那一秒,易辰的释放出来的能量,撞击在秋绍闲凝聚出来的护盾上,沉闷的声响传出,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撞击的威势非常的可怕,易辰这一次凝聚出来的能量太强了,秋绍闲的护罩上瞬间就出现了蜘蛛般的裂痕。

    “虽然他的修为提升了,但他凝聚出来的魂技并未提升,所以并没有破开秋绍闲师兄的防御。”在场的弟子震惊道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破开防御,但能够将秋绍闲凝聚出来的护罩险些击碎,这已经让他们感到非常的震撼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就这样完了吗?”这个时候,一道喝声响起,而后易辰身躯一颤,下一秒出现在护罩前,右拳带着可怕的拳风,朝那护罩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沉闷的撞击声传出,易辰这可怕野蛮的一拳,轰击在护罩上,沉闷的声响传出,而后秋绍闲他凝聚出来的护罩戛然而碎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。”震惊的话,从秋绍闲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便被一股可怕的冲击力给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彭”没想到自己连秘技都使用出来了,可还是不能拦住易辰,秋绍闲的脸上带着不甘,重重的撞击在远处的法阵护罩上,用凶狠的目光看着易辰。

    “小爷我说过,那个龟壳保护不了你。”冷冷的话,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身躯一颤,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,来到秋绍闲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给我滚出去!”一道喝声响起,易辰扬起叫,轰击在秋绍闲的腹部上,就好像是踢皮球一样,直接把他给踹飞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秋绍闲,体内的魂力已经全部都用光,**更是受到了严重的创伤,因此没有反抗能力,带着华丽的弧度飞出。

    “咻”易辰可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他,凭借自己变态的度,下一秒便来到秋绍闲即将落脚的地方,又是一脚踹出。

    “彭”闷响声传出,可怜的秋绍闲完全没有了原来的傲气,又是带着护华丽的弧度飞出,重重摔倒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吧,你也有今天。”看着秋绍闲狼狈的模样,易辰解恨到极点,压抑了他接近三年的郁气,终于发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初在元玄帝国的时候,还有在冰雪宫殿的时候,秋绍闲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,此时已经是荡漾无存。

    “怎,怎么可能,秋绍闲师兄怎么会输得那么彻底,我这不是在做梦吧?”在场的弟子在这个时候都表示难以置信,不相信秋绍闲会被虐得这么惨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”他堂堂的西门首席弟子,皇极帝国的大皇子,何时受过这样的耻辱,因此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了杀意。

    “在这个时候,居然还想要杀我,既然这样,那就让我送你上路。”易辰的眸间闪过冷色,而后便迈开脚步,朝秋绍闲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已经将他嫉恨上,那易辰若是留着活口的话,那将是一个祸患,他更喜欢将那些对自己和家人有威胁的事物,扼杀在摇篮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敢杀我,我皇极帝国不会放过你,我摩多师父同样也不会放过你。”好像感受到易辰的杀意,秋绍闲赶紧喊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本来只想击败你,但听到你这样的话,我觉得自己更应该杀了你,不然的话太对不起你。”来到秋绍闲身旁,易辰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嘶,好强烈的杀意,难道他真的要杀掉秋绍闲师兄吗?”在场的弟子,在这个时候都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杀我的话,你的家人也会受到牵连。”好像是见到自己威胁没有效果,秋绍闲将易家人也牵扯起来,希望能够让易辰停下动作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可惜他失算了,易辰已经完全动了杀意,手的纹器,带着凛冽的劲风,朝秋绍闲的脑袋刺去,呼呼的风啸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真的动手了,居然真的要置秋绍闲师兄于死地,这手段太狠了。”当看到易辰的动作后,在场的弟子都抽到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易辰他居然想要杀死秋绍闲,所以在这个时候都没有反应过来,因为这件事太有冲击力了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此时性命受到威胁,秋绍闲拼命的挣扎,但此时他已经受了重伤,根本就躲避不了,只能看着易辰手的匕首距离他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就在易辰手的纹器,距离秋绍闲越来越接近的时候,一道怒喝声便在空气乍响,一股能量朝易辰袭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那股能量太可怕了,直接将那个防御的护罩击碎,而后气势不减,径直朝易辰的心脏处轰击而来。

    那股威势非常的可怕,若是易辰此时杀了秋绍闲,那他本人也会被那股能量杀死,面对这样的情况,易辰很快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轰”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,易辰腰间猛的一扭,而后手的纹器直接挡在胸前,那股震力将他震退出去。

    力量太可怕了,易辰感觉整条手臂都麻木了一般,后退出十几步方才稳住身形,同时转头朝能量袭来的方向看去,发现出手的是摩多。

    身为秋绍闲师父的摩多,自然不会看着自己的弟子被杀,所以他在第一时间阻拦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就有如此的杀心,连自己的师兄都不放过,留着你必是一大祸害。”

    一道冷喝声,从摩多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起身一跃,直接就来到比武台上,用阴沉的目光看着易辰,杀机凛然。

    “你才祸害,你全家都是祸害,这本来就是比赛,自然要分出个胜负,我们穹门也有明确规定,任何人不得阻拦比赛进行,你身为长老,居然以身试法,该当何罪?”与所有人想象不同,易辰他此时居然没有半点紧张,反而是发出一道喝声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他居然这么大胆,若是对着其他人也就算了,他此时怒斥的可是我们穹门的长老啊!”在场的弟子在这个时候一个个都傻眼了,道。

    “居然敢对我大不敬,我看你是反了。”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弟子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怒斥,这让摩多非常的不爽,喊道。

    “反你妹啊,你算老几,也不看看你有没有让我尊敬的资格,一个倚老卖老的老混蛋,明明触犯了我们穹门的条令,还敢如此叫嚣。”

    对方刚才释放出来的那股能量,目标正是他的心脏,从这里可以看出,他是下了必杀之心,因此易辰没必要留情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摩多真的是被气得不轻,嘴里发出一道喝声,而后一股可怕的气息,便从他的体内涌出,朝易辰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以大欺小,莫非你以为我东门无人不成?”这个时候,东门长老飞从座位冲出,来到比武台上,调动气息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两股气息在碰撞在一起,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,而后那碰撞的地方在这个时候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过是一个准地魂境,也敢在我的面前放肆。”冷喝声,从摩多的嘴里发出,而后气息在这个时候提升了几分。

    东门长老是准地魂境,而摩多他则是真正的地魂境,双方之间存在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,因此东门长老并不是对手,额头上很快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“咻”坐在正位上的掌门,在见到两人大动干戈,眉头微微一皱,而后缓缓伸出手在虚空一点,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冲击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