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 扛过去【一更】

    一般的斗灵之术,都需要很长的刻画时间,所以在场所有人都深深的以为,易辰无法在短时间内刻画出完整的斗灵之术。

    若是其他的人的话或许不能,但拥有天书的易辰,在刻画上面的技术可不是一般的魔鉴师能够想比。

    因此他的刻画度非常的快,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纹路在他的纹盘浮现,一股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七品等斗灵之术——莲华斗动。”就在秋绍闲释放出来的能量,快要撞击在易辰的身上时,一道怒喝声从易辰的嘴里发出。

    “嗡”在这一瞬间,一道轻颤从纹盘当传出,而后便有无数的纹路涌出,在易辰的头顶位置凝聚出一朵巨大的莲花。

    “蓬”那莲花释放出来的气息非常的可怕,凛冽劲风在四周搅动,在场众人在这一瞬间都瞪大了双眼,都感到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刻画出斗灵之术,这怎么可能?”不可思议的话,从他们的嘴里发出,看向易辰的目光好似看怪物一样。

    “杀!”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注视下,易辰嘴里再度轻喝一声,而后双手掐动出一个法诀,登时在他头顶上的莲花飞朝前方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两股能量在此时撞击在一起,震耳的声音向四周扩散,虽然是临时凝聚出来的魂技,但易辰的修为优势弥补了差距。

    因此,易辰他释放出来的能量,成功将秋绍闲的能量拦截下来,两股能量便在大家难以相信的注视下同时消散在空气。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,他居然真的成功了,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刻画出斗灵之术,并且拦截了下来。”在场的弟子纷纷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来看的话,他在魔鉴方面也有着很高的造诣,要知道练习魔鉴需要无数的时间,肯定会耽搁到魂力修炼,而他居然在两方面都这么强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真的很难相信会有如何可怕的天才,难以想象一个小家族是如何培养出这样的人物。”左右裁决两人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放松还为时过早,凤仙五斩虽然已经失传,但秋绍闲可是还有一斩,那一斩才最为强大。”北门长老这个时候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当这道话响起的时候,摩多长老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,而东门长老还有那些东门的弟子,则用担心的目光看着易辰。

    “居然能够拦截下我前面两斩,我就不信你最后一斩你还能拦截下来,死吧!”

    阴冷到极点的话,从秋绍闲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身躯一颤,手的长剑在身前比划出一个非常玄奥的姿势,顺势刺出。

    “七品上等魂技——凤仙五斩——第三斩:地斩!”紧随着,一道喝声从秋绍闲嘴里发出,一股更加恐怖的能量,便从他手的长剑涌出。

    “蓬”那股能量非常的可怕,比他刚才释放出来的还要可怕,凝聚出在一起,疯狂的搅动着,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紧随着,那一股强横的能量便朝易辰冲袭而来,所到之处空间好像发生了扭曲一般,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这便是凤仙五斩的第三斩,秋绍闲他刚才使用的时候,并没有任何的停滞,看来已经将这招练到大成境界,所以非常的可怕。

    易辰他的修为也是玄魂境,但若是被那股能量击的话,恐怕即便是不死也得重伤,所以他的脸色在这一瞬间变得无比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咻”双眼紧盯着那股袭来的能量,易辰他再度开始刻画斗灵之术,此时他刻画的度比原来更快,在场的魔鉴师在这个时候都长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他的刻画度又提升了,实在太可怕了。”难以置信的话,从那些魔鉴师的嘴里发出,眼神充满了震撼。

    “他的度非常的快,但这个时候显然已经来不及了,他不可能及时释放出魂技。”在场的弟子此时纷纷冷笑道。

    的确如他们所想的那般,易辰他的刻画虽然快,但秋绍闲他释放出来的魂力度更快,他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刻画时间。

    “该死。”那股能量距离他越来越近,易辰的脸上浮现出无比凝重的神色,同时心喊出一道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咻”强横的威势袭来,劲风刮得易辰皮肤生痛,他身躯猛的一颤,雄浑的魂力从他的体内涌出,在身前位置凝聚出一个全美无缺的魂力盾牌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就在那盾牌凝聚出来的时候,秋绍闲释放出来的那股能量,便直接将易辰笼罩,一道道沉闷的声响传出。

    “他没有足够的凝聚时间,就算不死也得重伤,他输定了!”当看到这般清醒的时候,在场的弟子此时都纷纷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还看不到易辰的身影,还不知道最终结果会怎么样,但从刚才秋绍闲释放出来的魂技威势,他们便已经判了易辰死刑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家伙的修炼天赋很强,修为也在秋绍闲之上,但他的魂技比不上秋绍闲,看来是凶多吉少。”左右裁决他们有些遗憾的道。

    “凤仙五斩的第三斩,威力比前面一斩翻了一倍,不是他能够轻易抗下,我看那个小鬼此时已经被轰成肉泥。”摩多他面带森冷的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东门长老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双眼紧紧的盯着易辰刚才站立的地方,心充满了担心,他可不希望看到易辰出事。

    “少爷,可一定要撑住啊!”易家人此时也是非常的担心,目光不敢移动分毫,等待最终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家族的成员,井底之蛙终究是井底之蛙,岂能与我秋绍闲抗衡。”一句充满鄙夷的话,从秋绍闲的嘴里发出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可就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,一道充满森冷的话,便从易辰刚才所站立的地方响起,在整片空间回荡着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易辰的声音,怎么回事,难道他扛下来了?”在场的弟子,在这个时候瞪大了双眼,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秋绍闲也是如此,当听见那道喊声的时候,看向易辰站立的地方,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那强横的威势散去,而后一道身影便暴露在空气,他正是易辰。

    本来挡在易辰身前的那个魂力盾,此时已经被轰成碎片,而他本人也被刚才的冲击力给震伤,嘴角勾着一丝血迹。

    “咻”在这样的情况下,易辰他持着纹器的手依旧在刻画着,一道道纹路在纹盘上形成,刺眼的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“什么,在刚才那样的攻击下,他居然只是受了轻伤,这怎么可能?”在场的弟子都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易辰,道。

    “他非但没有受重伤,而且他还是刻画斗灵之术,太可怕了。”那些魔鉴师这个时候也是发出惊呼声。

    魔鉴师在刻画的时候,不能受到打扰,在受到攻击的时候,便不能继续刻画下去,而易辰他受到了攻击,但依旧在刻画,而且度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,这让他们非常的震撼,这得有多高的水平,才能做到这一点啊!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刚才那一招已经用尽了全力,即便你是玄魂境阶,也不可能挡下我的攻击。”秋绍闲的脸色变得极度难看。

    “哼,好戏才刚开始,好好享受小爷我送给你的礼物!”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森冷之色,而后刻画的度更快,在纹盘当凝聚的威势更加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七品上等斗灵之术——风神九斗”一道怒喝声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双手变换一个法诀,无数的纹路从纹盘当涌出。

    “蓬”纹路凝聚在一起,形成一把巨剑,带着可怕的威势,朝秋绍闲冲击而去,所到之处空间都好似被斩碎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该死。”可怕的劲风从前方袭来,秋绍闲脸色变得很是难看,此时他的凤仙五斩已经使用过了,无法在短时间内继续使用,只能任由那股能量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但若是这样的话,那他的下场只有一个,会在一瞬间被可怕的能量击成重伤,这样的话他无论如何都会失去参加决赛的资格。

    “难道秋绍闲师兄他要输了吗?”看到这样的情形,在场的弟子纷纷表示难以置信,说出句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不单只是他们,左右裁决等人也是非常的意外,眼神充满了难以置信,紧盯着场上,等待最终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想要我秋绍闲输,门儿都没有!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怒喝声,从秋绍闲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双手不断的掐动法诀。

    “咻”在他的掐动下,无数的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涌出,疯狂的搅动起来,直接就将他包裹。

    “秘技——盾御无双!”一道喝声从秋绍闲的嘴里发出,而后那强横的魂力便凝聚在一起,形成一个巨大的护罩将秋绍闲保护在其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紧随着,易辰释放出来的能量,便轰击在秋绍闲凝聚出来的护罩上,震耳的声响向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凛冽的劲风搅动,秋绍闲身处的那片空间,被无数的灰尘笼罩,一时间看不到他的身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