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 一招定胜负【四更】

    秋绍闲他不是笨人,在知道易辰是易家人后,他就知道后者为什么会一直对他有偏见,经常表露出一副有着深仇大恨的模样。

    因为他清楚的记得,自己当初曾经偷袭废掉元玄帝国大将易魁,而易辰则是他的儿子,这样做无非是想为他的父亲报仇。

    “当年你父亲被我亲手废掉,今日你也不例外。”一道阴冷到极点的话,从秋绍闲的嘴里发出。

    易辰展现出来的修炼天赋,连他都自叹不如,因为当初他遇到前者的时候,在他的眼易辰不过是准玄魂境,在他的眼如蝼蚁一般。

    但当再次相遇的时候,易辰居然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,这样的天才若是留着的话,等到成长起来,肯定会威胁到他们皇极帝国,要扼杀在摇篮。

    “咻”对方的话彻底将易辰心底的戾气激发,他双掌一翻,将一星纹盘和纹器收回到储物戒,直接将自己的八星纹器和纹盘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八星工具,那可是价值连城的至宝啊,一般高级魔鉴师能有一件就好了,他居然拥有两件,那真的是小家族培养出来的天才?”

    当看到易辰他此时使用的工具后,在场的那些魔鉴师瞪大双眼,看向易辰手工具的目光带着炙热和羡慕。

    “秋绍闲,为你当初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吧!”一道喝声,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而后手的纹器一挥,无数的纹路在眨眼间刻画完成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刻画度,而且看起来他刻画出来的纹路都达到了完美,恐怕能赶上那些大师级人物了。”那些魔鉴师看到易辰的动作,难以置信道。

    “杀!”一道冷喝声,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而后那漫天的纹路,便带着可怕的威势,朝秋绍闲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,魂力盾!”秋绍闲双手掐动法诀,无数的魂力翻涌,在他的身前凝聚出一个完整的盾牌。

    “轰”震耳撞击正传出,易辰的攻击虽然狂猛,但只是在上面留下一些裂痕,成功将他的攻击拦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打小闹的攻击,实在提不起攻击的**,就让我们一招定胜负吧。”在当下那攻击之后,秋绍闲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阴冷,喊出道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他并不想跟易辰纠缠下去,依照易辰他释放出来的气息,并不比他弱,所以他准备要战决,这样的话对他才有胜算。

    “正有此意。”易辰也不想纠缠下去,此时他只想快将秋绍闲打倒。

    见状,秋绍闲脸上浮现出森冷之色,而后身躯猛的一颤,可怕魂力涌出,在他的控制下注入长剑当。

    他释放出来的气息非常可怕,一股股强大的能量在长剑当凝聚,一股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好熟悉的威势波动,难道秋绍闲师兄是准备使用西门的绝技不成?”在场的穹门弟子,在感受到那样的威势后,都是瞪大了双眼,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的确是那一招的威势,看来秋绍闲师兄真的动怒了,已经使用最后的底牌了。”在场的弟子在这一刻脸上闪现出炙热,道。

    “凤仙五斩,秋绍闲莫非真的要下死手不成?”东门长老在这个时候,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,他对西门非常了解,就连他们的所使用的魂技也非常清楚,那招风险五斩可是非常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绍闲练习风险五斩已经有好几年时间,早就已经练习到大成,全力施展的情况下,能与普通的准地魂境一拼,那个易辰必死无疑。”摩多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”东门长老脸色一变,没想到果然如他想的那样,但比赛有规定,不管任何人都不得阻止,所以东门长老只能眼看着干着急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那一招。”感受到强横的威势后,易辰的脸上闪现出异样的色彩。

    他本身也会凤仙五斩,所以对那一招的威势非常的清楚,所以在感受到那股威势的时候,他瞬间就做出了判断,同时脸色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凤仙五斩不用任何酝酿时间,能够接连不断的发出攻击,非常的棘手。”易辰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如果是使用天陨重剑战斗,易辰有绝对的信心应付,但此时他使用的却是斗灵之术,并不是他最颤长的攻击方式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他只能使用斗灵之术战斗,因为他将天陨重剑拿出来的话,肯定会吸引众多目光,很多人凭借那把重剑就能认出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特别是摩多和左右裁决,易辰当初可是坏过他们的好事,若是被他们知道,自己就是那个东域狂魔的话,恐怕情况会非常的不妙。

    “只能使用自己修炼的斗灵之术,来应付秋绍闲的凤仙五斩,他现在也就只有三斩,或许能够扛过去。”易辰眼神闪现出异样的色彩。

    通过气息感应,他发现秋绍闲只是玄魂境初阶,而易辰却是玄魂境阶,要比秋绍闲领先一阶,所以施展全部修为的话,或许能够成功。

    “咻”行到这里,易辰没有丝毫的犹豫,身躯猛的一颤,而后更加可怕的气息,便从他的体内涌出,他的气息再度提升。

    “气息又提升了,居然是玄魂境阶的气息,他并不是初阶,而是玄魂境阶!”当感应到易辰的气息后,在场的弟子都非常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。”这个时候,连北门长老他们都动容了,这样的修炼天赋让他们感到惊骇。

    而正在酝酿凤仙五斩的秋绍闲,脸色也是微微一变,没想到眼前这个易辰,修为居然比他还要高,这让他这位一直被奉为天才的人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即便修为比我高一阶,你也无法扛住不用酝酿时间的凤仙五斩。”一道阴冷到极点的话,从秋绍闲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一道道沉闷的声响,从他手的长剑发出。

    “是驴是马拉出来溜溜,小爷倒要看看的凤仙五斩,够不够给我擦鞋的资格。”易辰微眯的双眼,闪过两道锐利光芒,而后便开始控制纹器刻画起来。

    “七品下等魂技——凤仙五斩——第一斩:人斩!”

    秋绍闲他的魂技威势终于酝酿完毕,嘴里发出一道轻喝声,而后刺眼光芒在他手的长剑闪烁,带着凛冽的劲风劈出。

    “蓬”一瞬间,可怕魂力从他的长剑当涌出,凝聚出一头面目狰狞的魔兽,带着可怕的威势朝易辰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秋绍闲使用的凤仙五斩,并没有经过天书修改,所以威力根本不如我的凤仙五斩。”当感受到前方传来的威势后,易辰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。

    “七品下等魂技——噩梦流云!”面对那种不用凝聚时间的魂技,易辰不敢有丝毫的怠慢,手纹盘飞击出。

    “蓬”可怕的纹路凝聚在一起,带着同样不弱的威势,朝前方袭来的那股能量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在众人的注视下,两股可怕的能量撞击在一起,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,易辰他成功将这一击拦截下来。

    “凤仙五斩不用凝聚的时间,那个易辰拦截下第一斩,但根据我们的了解,凤仙五斩虽然失传了一些,但还剩下有三斩,也就是说,秋绍闲他还有两斩没有使用,那个易辰恐怕凶多吉少。”在场的修者在这一刻开始谈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凤仙五斩是我们西门最强的攻击魂技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拦下,那个易辰必死无疑!”西门弟子这个时候都冷笑起来,看向易辰的目光犹如看死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易辰少爷,可一定要挺住啊!”从四周那些人的神情来看,秋绍闲使用的魂技非常的不简单,这一刻在场的易家人都为易辰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接受审判吧,七品等魂技——凤仙五斩——第二斩:鬼斩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秋绍闲的怒喝声再度在空气响起,而后他腰间一扭,手的长剑恰到好处的劈出,再度释放出恐怖到极点的魂力。

    “蓬”那魂力非常的可怕,凝聚出一具身披黑色披风的骷髅,带着可怕的威势朝易辰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释放魂技的度太快了,那个易辰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凝聚魂技,他死定了!”看到这般情形的时候,西门弟子开始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易辰他拥有完整的凤仙五斩,自然知道这一招的可怕之处,所以对方释放出魂技的时候,他就开始刻画斗灵之术,度快到极点。

    “咻”刻画的度实在太快了,众人只可以看到易辰的刻画的手化成残影,而后便有无数的纹路从他的纹盘当浮现。

    “好变态的刻画度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刻画斗灵之术度,毕竟是那些魔鉴大师,恐怕都难以达到这种程度。”在场的魔鉴师此时都非常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哼,就算再快那又怎么样,他根本就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,刻画出完整的斗灵之术,他必死无疑!”在场的西门弟子继续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