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.第四百六十九章 搜查【三更】

    一群身穿着西门服装的弟子,脸色森冷站在东门山峰的山道上,他们想要上来东门搜查,但却被华安他们拦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东门的人是反了不成?难道你们窝藏了我们穹门的叛贼不成?”一位领头的西门弟子,面色森冷的喊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孔宁长老可不是叛贼,注意你们的措辞,还有,我们这里并没有窝藏孔宁长老,你们这些西门的人不准进入。”

    华安他们的态度非常的强硬,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孔宁在东门里面,而是非常不爽这些西门的人前来,不想让他们进入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这是反了,居然敢阻拦我们捉拿叛贼,若是再敢阻拦,休怪我们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那位弟子显然有些不高兴,发出一道轻喝声,而后便带着那群弟子准备硬闯。

    “谁若是敢上来,小爷我不介意教训你们一顿。”这个时候,一道不带感情的话,从华安他们后方响起,声音当充满了嚣张。

    “易辰小师弟来了!”听见这道声音后,华安他们的脸上浮现出喜色,而后让开道路,易辰的身影暴露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当发现来人居然是易辰后,那些西门的成员,原本还非常嚣张的神色,在这个时候倒是收敛了不少,毕竟眼前这个可是不折不扣的狂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穹门叛贼孔宁,今晚闯入门,想要做见不得人的事情,可被我们的摩多长老发现,现在他身受重伤,正藏身在穹门,希望你们东门配合,让我们搜查。”

    面对易辰,那位领头的弟子不敢摆架子,说出一道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我东门地盘,西门的狗腿子不管是谁,都不准进来,除非有掌门的手谕。”

    任何可是非常清楚的记得,穹门有这样的规定,每一门都不能轻易进入彼此的地盘,所以易辰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虽然进来这里不久,但易辰的可是清楚的记得,目前那个掌门正在闭关疗伤,所以他们无论如何拿不到手谕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没想到易辰的态度如此的强硬,那位吃瘪的弟子脸色阴冷起来,连同他一同前来的弟子,也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易辰。

    “我东门地盘,我们说了算,如果你们敢越雷池半步,我不介意教训你们一顿,让你们长长记性。”易辰负起双手,道。

    这话虽然说得嚣张,但那些西门的弟子,却不敢反驳,毕竟眼前之人的实力强悍,不是他们能够匹敌。

    “爽,实在他爽了!”华安他们此时非常的兴奋啊,看到西门的人吃瘪,他们有种解气的感觉,全身上下都舒畅无比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踏上去,难道你也敢教训不成?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冷冷的声音,从那群西门弟子身后传出。

    “是秋绍闲。”被那道声音吸引,华安他们转头看了过去,当即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“首席师兄,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菜鸟,居然敢阻拦我们上去搜查。”那些西门弟子这个时候找到了主心骨,脸上浮现出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听到他们的话,秋绍闲看向易辰的目光一凛,好像在给后者施加压力一般。

    “死一边去,别以为你是西门首席我就不敢打你,有本事你上来试试。”没想到秋绍闲来了,但易辰的态度依旧很强硬,说出道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,他居然让首席师兄死一边去,我没有听错吧?”在场的西门弟子,在这个时候瞪大了双眼,说出一道难以相信的话。

    身为人杰榜第三名,更是西门长老摩多的亲传弟子,秋绍闲的身份是何等尊贵,所有弟子看到他都恭恭敬敬,而眼前这个易辰,居然不放在眼,让他死一边去?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你能奈我何。”还是第一次被人怒斥,秋绍闲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冷色,而后便迈开脚步从下面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滚!”根本就没有给他面子,易辰毫不犹豫的一脚扫出,地面一块石头被他踢出去,带着呼呼的风啸声冲向秋绍闲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真的出手了,一个小菜鸟居然毫不畏惧的叫嚣秋绍闲师兄。”看到他的动作,在场的弟子难以置信道。

    “彭”秋绍闲也非常的意外,但他的反应非常迅,右拳带着破空声击出,直接就将他袭来的石头击散。

    不过,在那石头碎裂的一瞬间,秋绍闲身躯一颤,感觉一股巨力从手臂处袭来,他的心很是吃惊,后退了一步,将那震力卸去。

    “嘶,刚才他并没有调动魂力,踢出一块石头,居然能让秋绍闲师兄后退一步。”看到这种情形,在场的弟子好似见鬼一般,感到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找死。”秋绍闲也是非常的意外和震怒,感觉这个时候被落了面子,当即便是轻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动武的时候。”便在这个时候,一道残影闪过,摩多他此时也来了,将秋绍闲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状,易辰他有些失望,本来他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,正想凭借这个机会跟秋绍闲分出胜负,没想到却被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我以西门长老的身份命令你,现在给我让开。”摩多喊出句这样的话,明显就是针对易辰,语气好像是在命令一样,就好像易辰就是他的仆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管你是西门长老还是阿猫阿狗,没有掌门手谕,任何人都不能踏入我东门。”易辰双手负在身后,道。

    “好嚣张,居然敢跟拥有地魂境的摩多长老叫板,他是疯了不成?”

    在场的西门弟子,此时都瞪大了双眼,感到有些难以置信,更重要的是,易辰他居然将堂堂西门长老,拿去跟那些阿猫阿狗相比,实在太嚣张了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从开始的时候,摩多他就非常不待见易辰,如今被他如此顶撞,他非常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别以为你是西门长老就敢随意的坏规矩,快点滚回你们西门去。”对这个摩多没有丝毫的好感,所以易辰根本没有留任何的情面。

    “反了。”摩多非常的愤怒,发出一道轻喝声,而后便释放出一股魂力,带着凛冽的劲风朝易辰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是地魂境的气息,非常的猛烈,易辰的双眼在这一刻眯成锋芒状,可正当他准备做些什么的时候,一股气息从他的身后传出。

    “咻”从易辰身后传出的那股气息,并没有摩多他释放出来的气息强,但这个时候还是顺利的拦下摩多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长老。”易辰他们转头看去,发现释放出这股气息的是东门长老。

    “哼,难道你这老匹夫也反了不成?”见到东门长老后,摩多他收回气息,脸色一沉,道。

    “摩多长老别误会,你们想要查,那尽管查便是了。”趁机也收回自己的气息,东门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长老,这怎么可以让他们随便进来?”华安他们的脸上带着不爽,纷纷喊道。

    “孔宁是我们穹门的叛贼,自然不能让他逍遥法外,也不能排除他就躲在东门,摩多长老他们也是为了我们穹门着想,就让他们查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华安他们不甘心,但东门长老却是说出这样的话,这让易辰眉头一皱,但他想要反对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。”摩多冷喝一声,而后便一挥手,领着一众西门弟子涌入东门,开始搜查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进去的背影,易辰心叹了口气,此时他们也没有办法,只希望孔宁能够藏起来,不要让他们找到,否则会非常的麻烦。

    摔东西的声音从里面传出,但东门长老脸色依旧很平静,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,任他们去搜查。

    “长老,我这里没有找到叛贼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也没有找到他的踪影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找到,或许他真的没有藏在东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全都找遍了,并没有发现他,或许他藏在其他地方。”一道道禀报声从里面响起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。”当听到他们的禀报后,摩多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东门是孔宁原来呆的地方,或许他也想到,咱们会重点搜查这里,所以去别地藏身了。”秋绍闲道。

    “他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,咱们去别的地方搜查,可不能让他离开。”摩多一思索,而后冷冷的喊出这句话,随后便带人去别的地方搜查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孔宁还有秋绍闲,还用冷冷的目光扫了易辰一眼,显然已经将他给惦记上了。

    他们想怎么样,易辰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关心,此时他非常好奇,毕竟他非常清楚,孔宁的确藏在他的房间,可为什么他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“难道刚才孔宁前辈见情形不对,从其他地方离开了?”易辰的脸上浮现出惊疑,暗自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都回房歇息去吧,易辰你跟随我来。”东门长老摆了摆手,而后便转头朝自己的住处行去。

    东门长老叫自己做什么,易辰他并不知道,不过也没有多想,迈开脚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糟糕了,难道长老他要责备易辰小师弟不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