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 掌门声音【三更】

    穹门两大超级天才,易辰对他们可是非常的好奇,昨天也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们的身影,如今终于能够看清他的容貌。

    “南门,人杰榜排名第二,南门——求败,看来南门长老还是派他参加了。”在场的穹门弟子,看向那道身影的目光,闪现出敬畏之色。

    “求败。”这就是他的名字,易辰的眸间闪现出异彩,只求一败,这个名字非常的霸气,激发了他心的战意。

    “哼”而当秋绍闲看到那个求败之后,心则是发出一道冷哼声,他在人杰榜上面的排名是第三位,因此跟求败的恩怨不浅。

    不过,那个求败好似并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,四周的人就好像是空气一样,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,跟着南门长老走到南方位置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东门长老今年还真的派人来参加了,这可真是难得,我还以为你们会放弃今年的四门武斗。”

    当走到自己队伍所在的方位后,南门长老便转头朝易辰两人看来,当即便似笑非笑的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四门武斗是穹门的大事,我东门身为穹门的四门之一,自然要前来参加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话,明显就有挖苦的意思,这让东门长老脸色有些难看,但他非常的冷静,不冷不淡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今年能够派出一人来参加,也真是为难你们了,我说那个易家小子,当日让你来我南门,可你偏要选择窝囊废一样的东门,现在这么快就被派出来当苦力,若是你现在来我南门,我愿意给你留一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并没有多说,南门长老转头朝易辰看了过来,说出一道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十八岁的准玄魂境,如此强悍的修为,他可是非常的心动,所以即便到了现在,他都不远轻易的放弃。

    “抱歉,没兴趣。”对方刚才为难他们东门,易辰怎么会给他好脸色,说出一道轻飘飘的话,好像不将南门放在眼一般。

    这一句一出,南门长老感觉被落了面子,当即脸色有些不好看,而求败这个时候,好像是被易辰的话给吸引,稍微抬头,用眼角余光瞟向易辰。

    十八岁准玄魂境,这样的修炼天赋非常可怕,求败的眸间闪过一抹异色,但很快就收回目光,脸色看不出有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居然敢跟南门长老这样说话,那个易辰真是不知死活,我看等会他遇到南门的人,下场将会非常的惨。”

    “不单只是遇到南门的人,他前段时间可是得罪了西门,若是遇到西门的人,我看他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刚才易辰的话,被一部分弟子听到,他们在这个时候开始议论起来,很多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了怜悯。

    对于骂架,易辰他更愿意用实力说话,因此并没有说什么,静静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北门的人这个时候也来了,北门长老同样带着五位天才,其那位与北门长老并肩行走的年轻人更为瞩目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释放出任何的气势,但却给人一种沉重的感觉,双眼迷茫的看着前方,没有任何的色彩,在场的弟子好像空气一般,他并没有看上一眼。

    “人杰榜第一,北门戴军!”当看到那个人的时候,在场的弟子说出一个这样的名字,眼神闪现出敬畏之色,

    “人杰榜第一。”易辰的目光被他吸引,拳头在这一刻握得更紧,不知道为什么,眼前这个戴军给他一种沉重如山的感觉。

    听他们说,戴军也是玄魂境,而那个求败也是玄魂境,但不知道为什么,当那个求败并没有给易辰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看来他的修为要比那个求败高上一些。”易辰的眸间闪现出异样的色彩。

    北门长老他们来到北面方向,一众人默默的站在那里,成为在场众人的焦点。

    “人杰榜前十五名都来了,看来这一次的四门武斗将会非常的精彩啊!”在场的弟子纷纷议论道。

    西南北三门,他们带来的人,都是人杰榜上面的天才,因此他们都是本次的焦点,而东门则直接被他们无视,有些更是用鄙夷的目光看来。

    虽然易辰他在前段时间,也用自己的实力将那个奥战飞打败,但那一次挑战,后者并未使用自己最强的魂技。因此他们都将问题归在奥战飞大意上,所以对易辰还是保持着衣服鄙夷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人杰榜前十五名。”听到那些弟子的议论声,易辰的嘴角勾出一抹邪异的弧度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,所谓的人杰榜上的人物,除了前面三人之外,对他构不成任何的威胁,因此他没有任何的担心。

    并且,易辰他可是非常清楚自己这一次的目的,那就是要在众多人面前,将那个秋绍闲击败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穹门的天才,不知道辰儿能够打入第几。”身为家人,易斯庆他们此时都有些担心,道。

    参赛的可都是穹门培养出来最强的天才,随便一个都能顶同境界天才好几个,他们虽然对易辰有信心,但还是会担心他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穹门的掌门什么时候来。”易辰的眸间,闪现出异样的色彩。

    自从进入穹门之后,易辰他从来都没有见过掌门的模样,因此他的心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当初东域和西域,这两大域激战的时候,当时穹门的掌门就出来过,当时那气势正是他释放出来。也因为他的原因,天风魔盗团才得以保全,不然早就在各大势力的围攻下彻底解散。

    回想起当日感受到的气息,易辰到现在都还非常的难忘,所以他对东门掌门非常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参赛的四门弟子,都是我穹门的精英,希望你们表现,不要让本尊失望,比赛一切的相关事宜,由西门长老管理。”

    便在这个时候,一道充满霸道的声音在空气回荡,这道声音好似惊雷一般,在场的修者感觉自己的心神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这是掌门的声音!”当听到那样的话后,在场的穹门的弟子,眼神闪现出敬畏之色,道。

    但只是随便的一句话,就有这样的威势,看来那个掌门的修为真的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,往年的四门之斗,都是由掌门亲自主持,今年掌门怎们让你来主持?”南门长老他们这个时候皱起了眉头,道。

    “当初东门长老孔宁刺杀门主,让门主受了伤,至今门主都还在闭关,恐怕还需要几天的时间。”摩多说出一道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在场的弟子,这个时候都转头朝易辰这边看来,他们代表的可是东门,而当初刺杀掌门的是东门长老孔宁。所以再次提到那件事之后,在场的弟子心的愤怒好像再一次被激起。

    四周传来的目光,让易辰的眉头一皱,看向摩多的目光微微眯起,他相信这一切都是摩多故意说的。

    “东门的人现在居然还有脸前来参加四门之斗,真是不要脸,前来参加就算了,居然还派来一个一无是处的小菜鸟,真是给我们丢人。”一道道充满不屑的话,在四周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”此时的东门长老非常的气愤,老脸涨得通红,看向摩多的目光充满不善。

    “东门长老,难道你有什么话要跟我们说吗?如果没有异议的话,老夫便要开始主持大赛开始了。”摩多说出句飘然的话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,东门长老即便有气,也只好忍着,只是那脸色依旧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让你嚣张,等到小爷我找到刺杀掌门的真相,便是你哭的时候。”目光从摩多的身上扫过,易辰说出一道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本届四门武斗由摩多长老主持,各位长老请到这边来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左右裁决的话在远处响起,他们站在一处席位上。

    见状,东西南北四门长老,在这个时候纷纷走上前,在那席间找到位置坐下,而摩多则坐在正间位置。

    “不求你拿到多好的名次,只要保护好自己便成。”坐在那席位上,东门长老给易辰一道这样的传音。

    “只是保护好自己,那多没意思。”虽然得到了传音,但易辰的心却是响起一道这样的话,用漠然的目光从他们的身上扫过。

    “终于要开始了,这比赛可真是让人期待啊!不知道求败师兄和戴军师兄两人,会是谁取得冠军。”在场的弟子,目光都聚集在他们的身上。

    身为最强的两位天才,他们自然是所有人关注的对象,冠军他们理所当然的以为,会在他们两人身上产生。

    “除了求败师兄他们两人之外,秋绍闲师兄也是我们这一届的夺冠热门人选,前段时间听说他闭关了,不知道修为突破准玄魂境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不清楚,自从闭关之后,就从来都没有见他在人前使用自己的修为,所以我咱们还不知道他突破了没有。”在场的弟子,谈论的焦点都是他们三个,开始互相比较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