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收你命的人【四更】

    一个人的力量,怎么可能抗下两个人的攻击,在那一瞬间,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,而后易斯庆便被震退出十几步,双臂发麻。

    “族长怎么可能打得过两位准玄魂境强者,咱们有麻烦了。”那些易家的成员脸色一变,但此时他们的情况更加的危机。

    五十位黄魂境的成员,而他们却只有十个人,可以说是以一打五,在这样的情况下,失败也是迟早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能够撑多久!”一道冷笑声,从延森两人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们的武器,闪烁起刺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四品上等魂技——风痕杀!”那位准玄魂境的成员,发出一道这样的喝声,而后手的武器便带着破空声击出。

    “蓬”可怕的魂力从他的武器冲出,凝聚出一头张牙舞爪的魔兽,而后便朝易斯庆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四品上等魂技——千影杀!”延森这个时候也是怒喝一声,手的武器也带着可怕气息刺出,无数的魂力凝聚出一头魔兽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四品上等魂技——半月斩!”

    两股能量都非常的可怕,但易斯庆非常的冷静,嘴里发出轻喝声,大刀在劈出的一瞬间,一股可怕的魂力从刀疯狂的涌出。

    “蓬”可怕的魂力从里面汹涌而出,凝聚出一把放大无数倍的大刀,而后便带着凛冽的劲风迎上。

    “轰”三股撞击在一起,震耳的声响在空气响彻,一股肉眼可见的余波向四周扩散开来,易斯庆感觉前方袭来一股可怕能量,倒退出十几步,嘴角溢出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“那群家伙真是可怜,偏偏惹上那样的大势力,看来他们是难逃一死了。”从周边路过的修者,他们并没有施以援手,留下幸灾乐祸的话后便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现在跪下磕几个响头,我们可以考虑饶你一命。”延森冷笑更甚。

    “易家人即便是死,也不会向对手屈服。”易斯庆浑浊的双眼带着执着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想要死,那我们就成全你。二弟,使用最强的魂技吧。”

    延森说出句这样的话,而后疯狂的调动魂力,在手的武器凝聚起来,可怕的威势向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是,大哥!”在听到这样的话后,那位准玄魂境成员也没有任何的怠慢,在这一刻疯狂的调动出魂力,源源不断的在武器凝聚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东西,今天就让你伏尸于此,能死在我们两兄弟的手,你应该感到荣幸。”一句这样的话,从那位成员的嘴里发出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魂技,他们使用的一定是非常高级的魂技。”易临在感应到那威势后,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。

    易家虽然已经掌控元玄帝国,但因为天桥的原因,导致很少跟外面的世界解除,可以说是非常的封闭。

    虽然易斯庆已经是准玄魂境修者,但拥有的魂技最高的也才五品,因此现在的情况对他来说非常的不妙。

    “元玄帝国来的井底之蛙,让你们见识见识,什么才是用来战斗的魂技!”一道这样的声音从延森嘴里发出,无比的狂傲。

    “六品下等魂技——仓分斩!”

    喝声,从延森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手的武器,便带着可怕的劲风,朝易斯庆冲去,可怕的魂力带着音爆声冲击而来,非常的可怕,让人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“六品下等魂技——伏戮枪!”

    那位准玄魂境成员,在这个时候,也凝聚完成自己的能量,伴随着一道喝声传出,他手的武器在这个时候也飞刺去。

    “蓬”可怕的魂力从武器冲出,带着漫天的沙尘,朝易斯庆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两股能量都极度可怕,易斯庆此时想要凝聚魂技反击已经来不及,眼神带着惊骇,使用手的武器挡在自己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轰!”就在这一瞬间,易斯庆直接就被两股可怕的能量笼罩,不断有可怕的爆炸声从里面传出,威势相当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族长!”当看到这一番情景时,在场的易家人,脸色都变得非常的难看,同时心也是非常的焦急。

    “井底之蛙,居然也敢在我们两兄弟面前撒野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用冷冷的双眼看着撞击的地方,那位准玄魂境成员说出句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注视下,撞击处尘埃落定,随后便有一道狼狈的身影,出现在众人的眼皮底下。

    “是族长,他没有死!”当看到那道狼狈身影的时候,在场的易家人都非常的惊喜,道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易斯庆没有死,但却受了非常严重的伤,胸前的长衫已经被鲜血染红,身上布满了伤口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两年过去了,很快就能见到自己的孙儿一面,可没想到却栽在半路上。”一句这样的话,从易斯庆的嘴里发出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这老东西的命倒是挺硬啊!那就让我送你归西吧!”

    易斯庆能在刚才的攻击下活下来,延森非常的意外,不过惊讶之色很快就隐去,彻底被森冷取代,而后释放出一股可怕的魂力,朝易斯庆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族长,快点躲开啊!”见到这一番情景,那些易家人都非常的着急,大喊道。

    虽然易斯庆想要躲开,但刚才防御他们的攻击,已经将他体内所有的能量都榨干,此时想要动一下手指头都难,更别说是躲开他们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难道一切都结束了吗?”一句充满不敢的话,从易斯庆的嘴里发出,同时那两股能量,在他的瞳孔逐渐的扩大,让他闻到了死亡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最终,一道震耳的声响,在这片空间回荡,凛冽的劲风在四周搅动起来,将易斯庆的所在的那片空间给笼罩。

    “族长!”

    “父亲!”这个时候,易魁和那些易家人,脸色变得血红起来,对着那片空间发出凄厉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若是乖乖的交出魂灵石,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?”延森两人看着那片空间,发出这样的怪笑声。

    “话倒是嚣张得很,只希望你们有足够的实力,承受得住我的怒火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略带稚嫩的话,从撞击处传出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这一道声音,瞬间就让延森两人心头疑惑起来,他们可是清楚的记得,自己攻击的是一个老头子,可没有其他人,怎么会有少年的声音?

    “嗡”就在这个时候,那片空间的魂力颤动了下,而后那些烟尘便向四周散开,一道年轻的身影,站在易斯庆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当看见那道年轻身影的时候,延森两兄弟的目光闪现出森冷的光芒。

    不单只是他们疑惑,此时易斯庆也是非常的不解,刚才就在那些能量快要攻击到他的时候,就在他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,突然就有一道身影挡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收你命的人。”一道这样的话,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刚才若不是他及时赶来,恐怕自己的阿爷就要惨死当场。

    “奇怪,他的声音好生熟悉。”当听到易辰的话后,易斯庆的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,同时发现那道背影也非常的熟悉。

    “哼,一个毛都还没有长齐的小鬼,居然也敢在我们面前叫嚣,莫非你是活腻了不成。”那位准玄魂境的成员冷声道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并没有跟他们废话,眼眸间带着森冷的杀意,目光紧紧的盯着他们,缓缓迈开脚步,朝他们走去。

    家人,一直以来都是易辰逆鳞,是他心的禁地,任何人都不能触及,若是谁敢伤害自己的家人,易辰一定会让他们死得非常的惨。

    被这么盯住,延森两人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有些心虚。其实此时的易辰并没有释放出任何的气息,这完全是凭借长年厮杀的煞气。

    那些长在战斗的易家人,此时也是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易辰,对这突如其来的救兵感到非常的好奇,同时也非常的震惊,单凭气势就让人如坠冰窖,实在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鬼,在我们面前装什么装!”

    那位准玄魂境的成员强装镇定,而后手的武器猛的劈出,一股可怕的魂力从带着凛冽的劲风朝易辰冲来。

    “彭”那攻击极是狂猛,但易辰双眼依旧紧紧的盯着他们,好似拍苍蝇一般非常随意的在身前一扫,对方释放出来的魂力便被拍散。

    “嘶”当看到这一番场景的时候,不单只是易家人,就连那几十位强盗,此时也是非常的震惊,这实在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他一定是使用了障眼法。”那位准玄魂境成员,这个时候咽了咽口水,眼神之带着惊骇。

    “虚张声势,找死!”延森嘴里发出一道冷喝声,而后便直接调动魂力,疯狂的注入自己的武器当。

    “四品上等魂技——千影杀!”怒喝声从嘴里发出,而后便有一股可怕的魂力从延森武器冲出,这一次他直接将魂力也用上。

    “轰”易辰依旧保持原来的步伐,又是轻轻一挥手,将对方的攻击拍散,好似不费吹灰之力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