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夺【四更】

    当初孔宁得到过一把魂器,易辰可是亲眼看过它的威力,非常的可怕,若是能够得到的话,实力将会以成倍增长!所以无论如何,易辰都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。

    只是,唯一让易辰感到棘手的是,对方有一位准地魂境强者,而且还有三位玄魂境,以及一位准玄魂境。

    这样的阵容,若是他一个人对抗的话,恐怕非常的苦难,所以现在他只能看情况动手,无论如何都不能与他们正面对抗。

    “魂器在没有驯服之前,非常的可怕,它随时都有可能吸收修者的灵魂,咱们可一定要小心,否则会有很大的麻烦。”钟炎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自然,咱们使用魂力守住心神,然后朝靠近魂器,看看能不能将它驯服。”刘君说出句这样的话,而后便开始掐动起法诀来。

    “风影帝国的人都要动手了吗?”当看到他们的动作之后,在场的修者眼神闪现出不甘,不过也没有办法,只能眼巴巴的看着。

    “咻”在他们的注视下,钟炎他们几人在这个时候,也纷纷掐动起法诀来,魂力疯狂的从他们的体内涌出。

    “一起上!”一道这样的话,同时从他们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们五个人,便缓缓朝那把魂器靠近。

    “咻”就在这个时候,那把魂器好似察觉到了危险,释放出一股非常强烈的吸力,劲风在四周搅动起来。

    远处观看的修者,与魂器的距离非常远,但在这个时候,还是受到了影响,他们感觉自己的灵魂,都好似要脱离身体一般。

    “魂器太可怕了,咱们得退远一点。”喊出这样的话,而后那些修者纷纷调动魂力退开,同时使用魂力将自己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他们想要得到魂器,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,或许等到他们的魂力耗得超不多时,倒是个不错的出手机会。”眼神的眼神闪过异彩。

    “它虽然吸不走我们的灵魂,但我们的魂力消耗却是非常的巨大,长期下去的话对我们非常的不利。”钟炎说出这样的话,而后拿出一颗魂灵石含在嘴里。

    “只有靠近之后才能将它驯服,我们没有没有其他的办法。”刘君几人牙根一咬,一变吸收魂灵石,一边靠近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得加快度才行,时间拖得越近,我们的魂力消耗将会更大。”钟炎喊出句这样的话,而后便和刘君等人同时加快度靠近。

    片刻的功夫,他们便来到距离魂器还有三分之一的地方,可这个时候,刘毅显然已经不行,他的脸色非常的苍白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殿下?”当察觉到他的异样时,刘君几人有些焦急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走不动了,体内的魂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,得在这里休息一会。”刘毅有气无力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殿下就在这里休息吧,我们继续上去。”刘君喊了一声,而后便和钟炎几人继续超前走去。

    可越是往上面走,那股吸力就更加的强大,最终连刘君三人,这个时候也只能止步在百米之外,难以再进分毫。

    “若是继续前进的话,吸力会更加的强大,那个时候咱们的魂力储备跟不上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”刘君三位玄魂境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看来只有我一个人能继续前进了。”钟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,看向那把纹器的眼神,闪现出炙热之色。

    “那把魂器对风影帝国非常的重要,你只要将它拿到手就行,直接收入储物戒,到时候交给我。”刘君用警惕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虽然钟炎现在也是国师,但毕竟不是所谓的自家人,因此刘君多少对他还有戒心。

    而在听到他有些命令的话后,钟炎此时就有些不高兴了,冷喝道:“你是国师,而我是太上国师,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?”

    “钟炎国师不要误会,我没有别的意思。”当听到那不爽的话后,刘君心头一紧,赶紧道。

    虽然对钟炎有戒心,但对方可是准地魂境,修为在他之上,因此他并不敢激怒钟炎,否则对方动手杀他,风影大帝都不会责罚,毕竟现在正是缺强者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我尽量,若是不能驯服的话,我直接将它收了。”钟炎斜眼看向他,而后便继续朝那魂器走了过去

    “刘毅和三位玄魂境都已经支撑不住,现在就只剩下钟炎一个人了。”远处观看的易辰,这个时候眼神闪现出异样的神采。

    此时只有钟炎一个人,易辰要是动手的话,到可以说是个好时机,不过他却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,那就是魂器的释放出来的吸力。

    准地魂境都只能非常勉强的支撑,而是只有玄魂境的修为,在魂力的储备上要弱上不小,贸然上去的话,恐怕也靠近不了魂器。

    “快看,那个钟炎快要到魂器的旁边了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在场的修者眼神闪现出异色,纷纷指指点点道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瞳孔一缩,刚才短暂的时间思索,他发现那个钟炎已经来到距离那魂器只有五米,若是再靠近一些的话,估计就会被它收服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是在苦恼那一股吸力吗?或许俺能够帮你哦!”就在这个时候,呆在天书当的小魔兽,说出一道充满诱惑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能帮我挡住那一股吸力吗?”当听到他那一番话后,易辰脸上浮现出惊疑之色,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,你试试就知道了嘛。”小魔兽躺在天书上,同时做出一个非常**的姿势,道。

    见状,易辰的额头上浮现出暴走的青筋,同时也没有行动,因为他对小魔兽的话保持怀疑。

    “主人快上嘛,我怎么可能会骗你呢,我用贞操担保哦!”小魔兽继续悠悠的道。

    “贞操?”易辰感到非常的无语,这头小魔兽可真是极品啊!同时从这里也能看出它的灵智有多高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不是易辰思考这个的时候,因为钟炎距离那魂器,已经只有两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只要再走两米,就能将那魂器拿到手了!”一道这样的声音,从钟炎的嘴里发出,他的额头上布满了热汗,步履维艰,但眼神却带着贪婪和炙热,没人能够抵挡得住魂器的诱惑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这小东西不要骗我才好。”这个时候,易辰只能选择相信那头小魔兽,身躯猛的一颤,而后便带着破空声,朝那魂器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也要抢夺魂器吗?”易辰这一冲,瞬间成为所有修者的焦点,他们脸上浮现出惊讶之色,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找死,即便是准地魂境的修者,也难以阻挡那股吸力,他这样前去只有白白送死。”其一些修者冷笑道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注视下,易辰与那魂器的距离越来越近,同时一股强横的吸力从前方传来,好似要将他的灵魂给吸出去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魔兽,你不是能阻挡那股吸力吗?怎么还不行动?”易辰调动魂力阻挡那股吸力,同时喊道。

    “来了啦!”小魔兽打了一个哈欠,然后一挥手,登时天书一颤,释放出一股能量,它从天书当渗透出来,将易辰的身体给包裹住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易辰发现那股吸力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“看来它真的是天书的器灵!”发现这个现象后,易辰的眼神闪现出异样的色彩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有多想,身形猛的一闪,以更加恐怖的度,朝那魂器冲去。

    “好快是度啊!他到底是什么人,而且他好像根本不受吸力影响一样。”在场的修者脸上浮现出震惊之色,道。

    而好像也感应到身后的动静,钟炎转头朝后面看去,可就在这一瞬间,他感觉一道残影直接从他的眼前闪过,便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吸力好像消失了?”也就在这个时候,钟炎他居然感觉吸力彻底的消失了,眸间闪现出不解,而后转头朝魂器所在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空空如也!是的,那把魂器居然消失在原地,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“真是轻松啊,还真没有什么挑战性。”也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这样的声音,在他身前不远处响起,当即他便转头看去,发现易辰手拿着魂器,用挑衅的目光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他的度实在太快了,只是瞬间的功夫就抢到了魂器,他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又能够抵挡住那一股吸力,难道他会什么强大的秘术不成?”在场的修者都非常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为何抢我的魂器。”这个时候,钟炎的脸色变得森冷起来,紧紧的盯着易辰,道。

    “这魂器上面,好像没有刻画你的名字吧?树不要皮必死无疑,人不要脸天下无敌,这句话用来形容你真是恰当。”易辰耸了耸肩,直接无视他森冷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,可却没有半点害怕自己,这让钟炎面色越发的森冷。

    “只是五个月多月的时间,难道你们就忘了吗?”易辰嘴角一勾,而后脸部肌肉开始变化,汇聚出一张让钟炎熟悉的脸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