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 准备返回西域【四更】

    冷汗从他们的额头上冒出,俱是用惊恐的目光看着易辰,不过三个人都没有选择说话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们是不打算说了。”易辰眉头一皱,这样拖下去的话,对他来说没有半点的好处,释放出一股气息,朝他们压去。

    准玄魂境的气息,可不是他们能够的抵挡,本来就已经到崩溃边缘的三人,此时更加的惊恐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说,你想要知道什么,我全部都告诉你。”终于有一位魔蜥族的成员,顶不住易辰施加的眼里,崩溃的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住口你这叛徒,若是你敢说出来的话,我一定不会饶了你。”就在这时,站在间的那一位魔蜥族成员,发出一道怒喝声。

    “我也说,只要你敢放过我,不管你想要知道什么,我一定不会隐瞒。”就在这时,另外一位默不作声的魔蜥族成员,也已经表态。

    “太迟了,我只要其一个就足够。”易辰耸了耸肩,右手轻轻一挥,两道能量急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噗”下一秒,两道异象声传出,站在间的那位修者,以及在最后一位开口说话的修者,身体笔挺的倒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出手实在太果断了,根本就没有半点的犹豫,剩下的那位魔蜥族成员,登时发出惊恐的喊声,生怕易辰立即攻击他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被选,现在说说什么是天妖神墓残缺图,注意,不准撒谎,否则的话你应该知道后果。”易辰平静的道。

    那位成员,早就被易辰施展出来的手段震住,哪里敢有半点的隐瞒和撒谎,好似小鸡啄米般点头,同时不确定的道:“若是我说了,你真的肯放了我?”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你还敢怀疑我的信誉不成?”易辰嘴角一勾,轻轻一挥手,一股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涌出,在他的右掌间凝聚。

    “不不,我现在就说。”生怕易辰现在就动手将他解决,那位魔蜥族成员,发出一道这样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别跟爷我拖延时间,否则你知道后果。”既然对方已经表态,易辰也就没有吓唬他,直接将魂力收回。

    “当年我们妖族的第一统领天妖,在陨落之后,葬身在龙渊大陆其一个地方,不过没人知道墓地具体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普通的妖族修者不知道,但我们这当年五大战将传下来家族,每一个都有一份残缺的地图,根据祖上留下来的话,只要将几分地图拼凑在一起,便能知道当年埋葬天妖王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那是天妖王坟墓的地图?”易辰不笨,在听到这一番话后,当即便猜到其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不过五族很少来往,彼此也不会将地图给对方看,所以都不能确定,是不是天妖王坟墓所在的地方。但祖上留下来的话绝对不会有假,也就是说,那正的是天妖王坟墓的地图。”

    刚才已经见识了易辰的手段,那位魔蜥族的成员,不敢有半点的欺瞒,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一番话,易辰非常的懊恼,此时他才知道,自己那天晚上拿着的地图,居然是这么的重要。

    天妖王,那可是千年前妖族最强大的存在,他死后所埋葬的地方,里面肯定有无数的陪葬品啊!

    难怪那天晚上,妖刀会那么紧张那份地图,原来它居然是天妖王墓地所在处的地图,虽然只是一份残缺的地图,但却是价值连城!

    “亏大了!”此时的易辰非常的不爽,早知道这样的话,他应该提出更加高的条件交换,而是不是一颗八星魂灵石和三颗七星魂灵石,这实在太便宜妖刀了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心非常的不爽,但易辰却并没有多想,如果他当日真的狮子大开口,恐怕又会是另外一个局面。

    毕竟妖刀修为比他强,如果想要强抢的话,还是有一定的成功几率,那个时候易辰别说是捞到好处,恐怕性命能不能保住还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的我都已经说了,现在可以放我了没?”剩下的魔蜥族成员,用惊惧的目光看着易辰,颤颤巍巍道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打断思索,而后直接一挥手,把那将他束缚的魂力撤掉。

    重新获得自由,那位魔蜥族成员非常的惊喜,而后看向易辰的眸间闪过森冷的光芒,转头便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噗”可就在他转过头的一瞬间,一股可怕的魂力冲出,直接击他的心脏,而后他便无力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爷我只是说放开你,却没有说不杀你。”易辰耸了耸肩,道。

    刚才他离开前,眸间闪烁的阴冷,自然被易辰捕捉到,单只是这一条,就不可能放过他,不然的话用不了多久,这里就会被魔蜥族的成员包围。

    “碰到我,只能算你们倒霉。”

    双手掐动法诀,一股恐怖的火焰从易辰的体内腾升而起,飞朝在场的几位成员急射而出,将他们的尸体焚烧成虚无。

    “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,不然很快就会被找出来。”使用变换之术,易辰又改变成另外一幅模样,随后便直接从客栈的窗户跳出。

    就在易辰刚离开不久的时候,便有无数的魔蜥族成员,朝他所住的那个客栈涌了过去,其还有一些玄魂境强者。

    “每位魔蜥族人的身上,都有着特殊的能量波动,还好刚才离开得及时,否则肯定会被他们堵住。”在看到那般情形后,易辰的脸上浮现出笑意,而后便往城门外行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城门,聚集了很多魔蜥族的强者,可以说是重重把守,所有的妖族人出去,不单要检查容貌,更重要的是,还要检查魂力波动。

    “那个东域狂魔能够改变自己的容貌,但气息却是修者最重要的身份识别,所以只要感应气息,就能判断是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那个东域狂魔还在城,使用这个办法的确能够将他困住,这次他是插翅难飞了!”那些排队准备经过的妖族修者道。

    “插翅难飞?”

    站在他们的身后的易辰,在听到这一番话后,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,他们当然不会知道,易辰学习的变幻之术,不单能改变容貌,而且还能够改变气息。

    当初在西域的时候,他之所以能够躲过一次次的追杀,就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“还是将自己的气息改变为好,不然被他们认出来的话,会非常的麻烦。”目光从四周扫过,而后易辰直接将自己的气息也改变,只有黄魂境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释放你的气息来看看。”很快就轮到易辰,他们在检查易辰的容貌后,便是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点了点头,而后非常干脆的释放自己的气息,在这一刻,他明显能感受到,在这一刻,无数道强横的气息将他笼罩,充满了警觉。

    “放他过去。”不过,在他们感受到易辰的气息时,很快就收回自己的气息,同时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轻松过关,易辰他大摇大摆的走出魔蜥族城市。

    “还是刻画大型传送阵返回西域吧,这里人生地不熟,很容易陷入危险。”易辰轻喃一声,而后便朝远处走去,来到一处非常空旷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里荒无人烟,正是刻画传送阵的好地方,就在这里吧。”直接从储物戒,拿出纹盘和纹器,易辰他便开始刻画起来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已经得到孔宁的真传,再加上易辰对阵法的领悟也极快,如今刻画大型传送阵并不是问题,只是要耗费不少的时间。

    由于是第一次刻画大型传送阵,再加上只有一个人,易辰足足用有四天的时间,才将这个大型法阵刻画完成。

    “大功告成。”看着自己的杰作,易辰非常的满意,在设定好降落的地点,便将工具收回到储物戒。

    “这样离开的话,实在是太无趣,今晚就再给魔蜥族一个教训吧。”一句这样的话,从易辰的嘴里发出。

    一开始来到西域,易辰就被他们的人追杀,这让他非常的不爽,若是在离开之前,不送他们一份礼物,恐怕会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易辰再将传送阵检查一遍,在发现没有任何的纰漏之后,便朝魔蜥族城市所在的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已经过了好几天的时间,魔蜥族的人还是没有找到易辰,这已经成为笑话传开,堂堂的魔蜥族,居然奈何不了一位来自东域的人族修者。

    在舆论之下,魔蜥族可是顶着极大的压力,同时他们也非常的郁闷,因为守在外面的修者,根本没有见到易辰离开,可为什么他们搜遍了整座城市,就是没有找到人?

    他们当然不会知道,易辰早就离开了魔西城,并且利用了几天的时间,刻画了一个大型传送阵,且已经来到他们魔蜥族的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警戒比原来更加严密了,看来想要进入里面捣乱是不可能了。”站在高出看去,易辰在观察城的情况后,摇头道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看到魔蜥族总部的情况,那些黑漆漆一片,俱是被烧过的痕迹,毁了不少房屋,哪里还有原来气派的模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