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混元斧【四更】

    那巨斧闪烁着丝丝寒芒,释放出来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,比当初在冰雪宫殿见到的还要可怕,那绝对是一把杀神之器!

    “那就是天妖神兵吗?”在场的修者,目光都被那把巨斧所吸引,眼神当充满了贪婪,同时也在纷纷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不,跟记载里面的完全不一样,那把天妖神兵并不是斧头,它应该是穹虎当年使用的混元斧,是一把非常强大的魂器!”

    一些看过当年记载的修者,纷纷开始议论起来,当说到魂器之后,眼神当尽是深深的渴望。

    所谓的魂器,其实就是他们所说的传说的武器,拥有极度可怕的威力,若是能够拥有的话,战力能成倍增长!可见它们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当初易辰曾见过魂器,从它释放出来的气息,就能够清楚的感应出来,心也是非常渴望能够拥有它。

    “这里可是有五位地魂境强者,想要在他们的手抢走东西,恐怕没有那么简单。”易辰眉头一皱,对自己抢东西的行动不抱任何的希望。

    目光并未停留在混元斧上,易辰看向那个水晶棺,登时就发现,正有一具体格庞大的尸体,躺在那个水晶棺当。

    从体格上上来,他恐怕有两米半,大概的模样跟九穹差不多,只是躺在水晶棺的那一道要更加的强壮。

    虽然他躺着一动不动,死了已经有很长的时间,但那肌肉当蕴含的可怕力量,还是让人感到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虽然死了很长的时间,但还是拥有如此可怕的威严,难道他就是当年五大战将之一——穹虎?”易辰的心响起一道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在场的修者亦是如此,纷纷开始猜测起来,其九穹就非常的激动,喃喃道:“绝对错不了,跟记载上面的画像一模一样,他就是先祖穹虎。”

    九穹他并没有压低声音,在场的修者都能够听到,这让在场的修者都非常的震惊,当年的五大战将之一,果然是可怕无比,即便是死后还有如此凌厉的气息。

    不过,易辰他隐隐感到有些不安,那位穹虎虽然已经死去,但那眼睛却没有闭上,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腐烂,让人感觉他就好像在盯着自己看一般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易辰在这空气当,感应到一股浓重的血煞之气,虽然这里的气息,并没有妖族遗迹的浓烈,但还是让易辰感到不安。

    “吼”烈焰在这一刻,也是发出警告的吼声,好似在督促易辰快点离开一样。

    “即便有危险,也有五大势力的人先顶着,咱们有足够的时间离开。”易辰安抚烈焰的情绪,依照他的度,若是有危险的话,绝度能够以最快的度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“虽然这里没有妖族神兵,但却有当年穹虎使用的强大魂技——混元斧!看来这一趟来得可真值!”

    天风飞虎说出一句这样的话,若不是估计到傲盛他们在场,他早就动手下去抢了。

    而在听到他的话后,傲盛他们俱是忍不住点头,同时眼神也浮现出一抹贪婪,他们对魂器可是非常的心动。

    “那把魂器,可是我先祖留下的东西,难道你们想要夺取不成?”九穹知道肯定阻止不了他们,但还是立即跳出来,先为自己正名,摆明那东西就是自己穹虎族的姿态。

    若是他抢夺失败的话,到时想要夺回来的时候,也能够师出有名。

    “笑话,穹虎已死,他的混元斧自然成了无主之物,只是凭借一句话,你就想将那无主之物拿走,天下间岂有这等美事?”天风飞虎站出来反驳。

    刚才进来的时候,他只想要两大族来牵制蟒战两人,如今在遇到宝物的时候,他的态度彻底发生转变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无主之物,谁抢到自然就归谁。”蟒战在这一刻,发出一道这样的喝声,随后便双脚一踏,率先调动魂力,往混元斧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休想!”见到蟒战的动作,天风飞虎等人在这一刻,发出一道怒喝声,纷纷调动魂力快冲了上去,一场夺宝之战展开。

    在场的修者,都想要将那把武器据为己有,但依照他们的实力,还没有参与抢夺的资格,只能眼巴巴的看着。

    五大势力带来的高手,在这时也没有上去,地魂境的战斗余波,他们可承受不了,只能远远的观看,同时用警惕的目光,看着对方的阵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那把混元斧,最终会被谁夺得。”易辰的眼神闪过异彩,虽然他也想要参与,但想到自己的修为,最终还是无奈的选择放弃。

    五大强者相互间站在一起,制造出来的威势非常的可怕,一阵阵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,向四周扩散开来,修为较低的修者,纷纷受不了那可怕的波动,飞向后面退开,直接在远处观战。

    “混元斧是我穹虎族的魂器,你们休想抢夺!”九穹发出一道怒喝声,双脚一踏地,摆脱战局,朝混元斧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妄想!”一道残影闪过,天风飞虎来到他的身前,右掌猛的一番,带着凌厉的劲风,朝九穹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面对这样的攻击,九穹不敢怠慢,右拳缭绕起可怕的魂力,快迎了上去,发出一道沉闷的撞击声,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傲盛,蟒战,咱们可是都是西域的人,现在暂且将恩怨放在一边,将他们南域的人解决掉再说。”天风飞虎发出一道这样的喊声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傲盛两人都非常的无语,刚才好像是天风飞虎为了牵制他们,才跟妖族的人提出所谓的合作,如今却说什么先联手解决妖族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是合作伙伴,你们的事情我们可掺和不了。”傲盛直接回应一声,随后他便调动魂力往混元斧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妖族战将的东西,你们人类修者休想夺走!”红魅飞冲出,来到傲盛的身前,直接就对他发动攻击,将后者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蟒战团长,快点夺宝,如何分配等回去之后再说!”虽然被缠住,但傲盛的脸上却浮现起笑意,喊道。

    商队联盟和怒影魔盗团,合作的时间可以说非常长,彼此间有着极高的信任和默契,因此在听到他的喊话后,蟒战当即便是一点头,随后飞冲向混元斧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见到他的动作,天风飞虎三人的脸色,变得非常的难看,均是发出这样的喝声,可惜彼此都有对手,彼此间都没有停手的默契。

    “要到手了!”蟒战的脸上带着笑意,一点一滴的朝混元斧靠近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那个混元斧最终会被蟒战团长夺得。”在远处观看的易辰,在见到这样的情形后,说出句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咻”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股极度可怕的血煞之色,便在空气弥漫开来,在场的修者忍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主墓的气氛好像有些不对劲。”在场的修者在这一刻,心都有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跟当初在妖族遗迹里面感应到的一模一样。”易辰在这一刻,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,通过仔细的感应,他发现这股浓重的血煞之气,居然是从哪个水晶棺里面传出。

    “快看啊,好多黑色的邪雾从水晶棺里面涌出来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在场的修者发出一到惊呼,哪个水晶棺不知道怎么回事,居然冒出了黑色邪雾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蟒战也非常的惊疑,不过他非常的镇定,加快度冲向那把混元斧,不管发生什么情况,只要夺到混元斧,那他就能快离开,管他有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“碰”当来到混元斧的脚下时,蟒战双脚一个踏地,带着破空声冲出,一点一滴的接近混元斧。

    “吼!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惊天的怒吼声,便在大厅响起,随后那个水晶棺突然破碎,躺在棺的穹虎,冰冷的双眸变得血红起来,随后好似活过来一般,快抓住蟒战的脚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那个穹虎不是已经死了千年之久了吗?怎么还会活过来?”当看见那样的场景时,易辰他瞪大了双眼,有些难以置信,同时心也是惊骇到极点。

    在场的修者也是如此,他们还是头一回碰见这样的情况,眼神当俱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吼”一道宛若惊雷般的吼声,从穹虎的嘴里发出,随后他的右臂猛的一用力,将蟒战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彭”沉闷的声响传出,蟒战狠狠的撞击在墙壁上,嘴角溢出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“好霸道的力量,只是一扔就让地魂境受了伤。”在场的修者都非常的震惊,这样的场景让他们感到非常的震撼。

    “难道穹虎并没有死,还活着不成?”同时,在场的修者也惊疑起来,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那他为什么会从水晶棺里冲出,并且好像活人一样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而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穹虎则伸出那粗壮的手臂,将漂浮在半空的混元斧抓在手,这样的动作,很难让人相信,他是一个已死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