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妖族强者之墓【二更】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最终,已经受伤的多言,难逃被斩杀的命运,伴随着一道沉闷声响传出,易辰这一剑轰击在他的脑袋上,他的脑袋好似西瓜一样炸开。

    “多言!”见到自己的同伴被杀,吉言嘴里发出一道凄厉的喊声,显得非常的震怒,用森冷的目光望向易辰。

    感应到他的目光,易辰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,这两人不单掳走人,而且还将柏林村长打成重伤,若不是他回来得及时,恐怕是救不回来。

    因此,易辰的脸上没有半点的怜悯之色,转头用漠然的目光看向吉言,道:“你的同伴已经被解决,至于你,是自杀还是让我亲自动手,你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易辰刚来的时候,说这样的话,吉言他肯定会大声嘲笑一番,可如今前者展现出来的实力,远远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哪里敢嘲笑,正在为自己的后路考虑,若是现在不离开的话,恐怕会跟他的同伴一个下场,惨死在他的剑下。

    “你等着,迟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!”一道这样的话,从吉言的嘴里发出,而后他头也不回的往庙外冲去。

    “想跑,门儿都没有!”易辰岂会让他轻易离开,嘴里发出一道怒喝声,而后身躯猛的一颤,带着破空声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虽然吉言的度够快,但易辰全力奔跑的度更快,双方的距离在一点一滴的缩短,相信用不了多久的时间,便能够追上他。

    “还是省省力气吧,乖乖留下受死!”易辰倒是不紧张,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,在后面喊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喊声,吉言眸间闪过冷色,他也深知这样下去跑不了,当即便是咬破自己的拇指,而后双手掐动起法诀。

    “咻”魂力飞从他的体内渗透出来,在他的控制下,拇指流出来的鲜血,好似失重一般,在他的双手间凝聚。

    “血雾迷阵!”紧随着,吉言嘴里发出一道怒喝,猛的一转身,手凝聚的那团鲜血,便快朝易辰飞击来。

    “彭”面对这样攻击,易辰双臂猛的用力,控制天陨重剑快劈出,伴随着沉闷的声音响起,那团血球被击散,血雾在空气之弥漫。

    “咻”那漫天的血雾并没有消失,在这一刻反而更加的浓烈,飞将易辰包裹起来,将他困在其。

    见状,易辰眉头一皱,他想要尝试以自己的度,冲破这漫天的血雾,可却发现不能成功,在他移动的时候,这漫天的血雾也会跟着移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,幻阵吗?”易辰的脸上浮现出惊疑之色,可对方刚才并未使用工具刻画阵纹,从这一点便能说明,这个并不是阵法。

    “咻”不敢有半点怠慢,易辰尝试使用魂力,驱散着漫天的血雾,可却发现无论如何努力,这血雾都会回来困住他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易辰还是头一回遇到,一时间非常的头疼,只能调动魂力向四周扩散开来,防止吉言对他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最终,吉言并未发动任何的攻击,也就在易辰琢磨如何破解的时候,这漫天的血雾如潮水一般散去,他的视野也得到恢复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个法阵,也维持不了多长的时间。”易辰轻喃一声,而后当他看去吉言逃跑的方向时,眉头当即便是一皱,因为他已经跑得没影了。

    见状,易辰眉头一皱,让烈焰感应对方的气息,发现空气,并未有吉言的任何气息,看来他使用了特殊的手段,将自己的气息隐匿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见鬼。”易辰忍不住轻啐一声,没想到那个吉言,还有这样的逃跑手段,心不爽到极点。

    “杀你们一个人,也算是讨回了债。”不过,易辰并未多想,转头便是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便在这个时候,一道沉闷的声音从前方一片茂盛的森林当响起,瞬间吸引了易辰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那是怎么回事?”易辰的脸上浮现出惊疑之色,转头朝那片森林看去,登时便发现有一道光柱,从森林正央位置冲出,直插云霄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紧随着,沉闷的声响从虚空传出,漫天的乌云从四面八方涌来,将整片森林笼罩在一片昏暗当。

    如此异象,让易辰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惊疑,这种异象很不正常,恐怕在那森林央位置,发生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同时,在这个时候,易辰能清晰的感应到,正有十数位强劲的气息,从四面八方传来,看来那些距离很近的修者,已经差距到了这里的异象。

    当发现这一情况后,易辰眉头微微一皱,虽然他现在很想进去一探究竟,但破庙那里还有两位村民没有救。

    “等将村民带到安全的地方,再过去看看吧。”易辰轻喃一声,而后便快赶回破庙,将两位村民救下。

    “多谢天元小哥相救,若是没有你的话,恐怕我们早就命丧在那两只怪物的手下。”两位村民对易辰非常的感激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非常安全,我们先会村子吧。”易辰耸了耸肩,而后便护送他们返回村子。

    “快看啊,天元小哥他们平安回来了!”刚一回到村庄门口,便有在等候的村民,发出惊喜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爹,娘!”那些村民很快就围了上来,其三妞儿尤为的激动,看到自己的父母回来,她当即便是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“柏林村长怎么样了?”在与村民们闲聊一会之后,易辰便开口询问柏林村长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天元小哥使用的东西可真是神效,村长现在已经完全康复,我们仔细的观察了下,发现没有任何的异变,相信很快就能醒来。”那些村民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这才放下心来,而后转头朝刚才所见的那片森林看去,这里地势很快,虽然与那片森林相距很远,但还是依稀能看见那道光柱。

    “那里是怎么回事,怎么会出现那样的异景。”村民们顺着易辰的目光看去,登时便发现了那边的情况,当即便是议论道。

    对这样的情况,在场的村民们都非常的吃惊,不过一些年迈的村民,却是摆了摆手,道:“这没什么,当初我们妖族的遗迹,也曾经出现这样的异景,而且所造成的威势更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妖族遗迹也曾经发生过?”听到他的话后,易辰非常的吃惊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,当初还惊动了西域很多强者,不过他们并没有打破那个法阵,所以没有办法进去。”那些年老的村民摇着头,道:“后来那异象维持了好几天就消失了,后续虽然还有出现,不过时间都不长。而这几十年来,更是一次都没有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消息,易辰的脸上浮现出惊奇之色,同时也回想起当初在妖族遗迹里面看到的情形,还有那道充满血煞之气的黑色影子。

    “难道那个森林里面,也是一处遗迹?”易辰的脸上浮现出惊疑之色,而后便没有逗留,在告别村民之后,便快往那个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“玄阴森林里面,有一处强者之墓,以往都还只是传言,没想到今日居然从地底下冒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听说那是一座当年妖族强者留下的墓地,那可是一千多年前的强者啊!陪葬的东西数量肯定不少!说不定里面还会有至宝。”

    在易辰飞赶过去的时候,还遇到很多跟他目的一样的修者,他们都在往那个森林赶去,同时在他们的议论声当,易辰也得到了一些消息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妖族强者的墓穴。”此时的易辰,已经通过变幻之术,改变了自己的相貌,因此并没有被人认出,同时在听到他们的议论声后,他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难道那道光柱,就是从墓地冲出来的吗?”易辰的心浮现出这样的疑惑,同时冲向那片森林的度也加快了几分,心充满了激动。

    既然是强者的墓穴,那里面陪葬的东西肯定不少,其肯定会有至宝,无论如何易辰都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很快,易辰便与那些修者,一同来到这片森林的正间位置,此时这里已经里三重外三重的站满了修者,其还有不少的高手,他们俱是用炙热的目光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赶来的修者数量不少,易辰眉头微微一皱,而后起身一跃,跳到一颗最大的树上,同时抬头朝前方看去。

    在这一刹那间,易辰发现在前方,正有一个光罩将森林正间位置罩住,那道光柱正是从那个护罩当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法阵。”当看到那个东西的时候,易辰的脸上浮现出惊讶,心响起一个这样的词,而且通过感应,他发现这个防御法阵,比当初在西域城,由那个阵台凝聚出来的防御护罩更加的强大。

    “如此强大的防御阵,即便是天魂境的修者,恐怕都难以将他打开。”易辰心响起这样的声音,而后目光缓缓移到光罩正间,发现那里正有一个黑漆漆的洞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