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两大势力提亲【一更】

    虽然那位强者已经离去,但空气还是残留着他那强大的气息,在场众人大声都不敢出,而易辰也是皱眉思索。

    刚才那位穹门的强者,他前来制止的原因,难道就真的只是为了省会能顺利举行吗?如果没有私心的话,又为何只在天风魔盗团失利的时候才出现。

    “皇极帝国未来接班人秋绍闲,他就在穹门当,看来前来强者到来,与他不无关系。”易辰沉声道。

    与易辰一样,傲盛他们也想到这个原因,同时也眉头也是一皱,现在正是铲除天风魔盗团的好机会,难道就要这样放弃?

    若是不离开的话,则会遭到穹门的打压,那可是连他们都不敢惹的超级势力啊!若是将穹门激怒,恐怕自己的势力会顷刻间被铲除。

    易辰也没有多想,静静的等待钟阁他们的决定,看看他们究竟是要杀还是要撤退。

    而钟阁他们这些高层,在使用传音交流之后,便是一挥手,随后便带着众多强者离开。穹门,即便是像暗阁这样的势力也不敢轻易招惹,因此他们只能选择车撤退。

    对此,易辰感到非常的无奈,可是他只是个局外人,没有命令他们的权利,只能用恨恨的目光,从天风飞虎他们的身上扫过,而后便与他们一同离开。

    在撤离的时候,易辰能明显感应到,有几道森冷的目光传来,在转头看去的时候,发现天风飞虎等人,正紧紧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的计划,可以说是非常的完美,可都是因为易辰,才导致失败,因此他们将后者恨上,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对他们的目光,易辰直接选择无视,努了努嘴,而后便和钟阁等人快离开。

    “咯嘎。”天风飞虎脸上浮现出森冷的光芒,而后勇冷冷的语气道:“安排下去,派人盯着他,若是有机会的话,将他除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得到天风飞虎的命令,那些天风魔盗团的成员不敢怠慢,赶紧应了一声,而后便快离开。

    一场大战就这样落幕,那些前来围观的修者也纷纷离开,将这个让西域为之震动的消息传了出去,其一个名字让他们牢牢的记住,那便是天元。

    与天风魔盗团那边蒙上阴影不同,大获全胜的暗阁这边,则大张旗鼓的弄起了庆功宴,邀请无数的势力前去参加。

    受不了他们的热情邀请,易辰他自然也参加了这个宴会,与飞羽和傲天他们坐在同一张台上,接受其他的人敬酒。

    期间,易辰有些心不在焉,不时转头朝钟阁看去,时而皱着眉头,时而又做出兴奋的模样,看起来好似非常的纠结。

    “阁主很可能知道母亲的消息,等到宴会结束的时候,一定要好好问一问。”一道这样的话从易辰心响起,此时若不是考虑到人多不方便,恐怕他早就冲上去询问。

    “天元兄,你没事吧?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。”飞羽推了推他,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在想一些事情。”易辰摇了摇头,而后道:“以后紫月三个小家伙,还得多劳飞羽兄照顾。”

    撤退之后,飞羽便找上易辰,原来是紫月三个小家伙修炼天赋被看重,蟒战有意招揽。

    对于现阶段的易辰来说,不可能将三个小家伙带在身旁,将他送回村子,最终也会被埋没,因此便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在征询三个小家伙的时候,他们也非常的欣喜,自从天风魔盗团一事后,他们深深的明白实力的重要性,因此便直接加入天风魔盗团。

    “天元兄放心好了,三个小家伙在我天风魔盗团,我飞羽用节操担保,保证不会让他们受半点委屈。”飞羽拍着胸口,道。

    “你飞羽的节操早就碎一地了,还节操呢。”坐在他身旁的傲天,当即便是斜了他一眼,而后毫不留情面的说出句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我说傲天,羡慕嫉妒恨你就直说嘛,不就是早你一步将人抢走嘛,用不用弄得像深闺怨妇一样。”飞羽努嘴道。

    其实傲天也来寻找过易辰,想要将三个小家伙带入商队联盟,可惜还是比飞羽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两人就那般开始互损,而易辰倒也只是笑了笑,随后便感觉不远处有人正在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顺着那目光看去,易辰发现在钟阁那一桌,正有两道倩影,用非常幽怨的目光看着易辰,一位是香蝶,而两外一位则是微娜,空气弥漫着一股火药味。

    而当她们两人,见到易辰看来的时候,当即脸颊一红,而后同时转头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“哼”不过,微娜她好像发现了香蝶的异样,当即转头朝她看去,而后发出一道闷哼声,后者也毫不示弱,亦是哼了一声,随后才各自转头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闹哪一出?”二女刚开始相处得好非常好,可突然间就好像变成了敌人一般,这让易辰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个时候,钟阁从椅子上站起,而后不理会那些前来敬酒的客人,端着一碗酒便朝易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恩?”身为暗阁的阁主,钟阁的动作吸引了在场修者的注意,他们都非常不解,不明白钟阁要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次之所以能够成功瓦解天风魔盗团的阴谋,成功将他们击败,这对亏了天元小兄弟的相助,一碗酒我钟阁敬你。”钟阁的脸上带着诚恳,道。

    “阁主客气了,不过是小事罢了。”易辰感到非常的意外,但也不敢怠慢,端起一碗酒,而后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天元小兄弟可真是谦虚,若是没有你相帮,恐怕我这条命也早就搭在那里。”钟阁摇了摇头,而后对着香蝶摆了摆手,示意让她过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有什么事情吗?”香蝶感到非常不解,踩着莲步过来,道。

    不单只是香蝶不解,那些前来参加的修者同样也非常不解,不明白钟阁的用意到底是什么,而易辰的心,则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老姐,父亲是想帮你谋划婚事呢,难道你还不知道?”便在众人都非常惊疑的时候,跟易辰坐在同一张桌子的钟毅,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在这一刻,在场的修者都瞪大双眼,此时他们终于有些明白了,看来钟阁是想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易辰,当即宴会现场便是炸开锅。

    “父亲,弟弟他说的是真的?”香蝶在这一刻感觉自己心跳加快,脸颊涨红起来,看了下满脸呆滞的易辰,道:“人家,人家还没有做好准备呢。”

    对自己的女儿,钟阁可是非常的了解,岂会不知香蝶在想些什么,当即便是大笑一声,而后道:“小女已到出嫁的年龄,我这个做父亲的,也该为他找一门亲事,而天元小兄弟在各方面都非常的优秀,小女跟着你,我非常的放心,只是不知道小兄弟有何想法?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话,让易辰身体一颤,此时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而那些修者则炸开了锅,俱是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易辰,直叹他交到了好运,这等同于傍上了暗阁那颗大树啊!不单有美人,还是金钱和地位!

    “人比人气死人,我飞羽玉树临风,也算是高富帅一枚,可为啥就没有天元兄那么好命。”飞羽受到了打击,道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都是霉味,是女人看见你都躲得远远的,跟着你铁定会倒霉一辈子。”傲天打击道。

    “讨打!”飞羽做出咬牙切齿的模样,而后两人又开始斗起嘴皮子。

    他们眼神的好运,在现在易辰看来,可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选择。香蝶钟情于他,当初在暗阁的时候,他就闻到一丝味道,若是拒绝的话会让钟阁很没面子,同时也会让香蝶非常难堪。

    “我说钟阁,我都还没开口,你就抢着来了,想要为你的闺女谋婚事,可还轮不到你来。”便在这时,皇极大帝站起身,并朝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场的修者,都朝皇极大帝看去,脸上浮现出不解,而易辰同样如此,不知道皇极大帝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你这家伙还准备跟我抢人不成?”好像猜到皇极大帝的一些想法,钟阁道。

    “论认识的时间,我小女当初在东域雪原的时候,就跟天元小兄弟有一些交集,想要谈这门婚事,你可得到我后面去。”皇极大帝摆了摆手,而后朝易辰看来,道:“微娜当初在东域雪原归来时,便是茶不思饭不想,根据秦天提供的消息,才知道原来是为了天元小兄弟才如此。如今她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,不知道天元小兄弟可有迎娶小女的意思?”

    这句话,就好似重磅炸弹,让在场的修者愣住了,而后宴会现场变得更加的热闹,各种羡慕极度恨的目光朝易辰投来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皇极帝国也看上了那个天元,这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,居然同时被两大势力看上。”在场的修者都用酸溜溜的语气,说出这样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