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艰难的战斗【一更】

    那股气息非常的可怕,易辰脸色凝重到极点,不过却没有半点惧怕,既然没有逃走的机会,那只有一战到底。

    “咻”快调动魂力,易辰打算先下手为强,身躯带着破空声快冲出,来到落锭的身后,随即腰间一扭,重剑带着风啸声劈向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。”落锭脸上浮现出一抹冷凝,随后猛的一个转身,魂力如火焰般从体内拥簇,在他的双臂凝聚,而后他快出手,双掌夹住天陨重剑。

    “哼”天陨重剑就这样被对方控制住,易辰眸间闪过狠色,再度一用力压下,可终究是未能成功。

    “**力量倒是强悍,但在使用的魂力的情况下,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。”落锭冷笑一声,而后双掌猛的一用力,易辰感觉前方袭来,一股巨力将他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咻”紧握着天陨重剑不放,可就在这个时候,落锭一脚带着强烈的劲风,朝他冲袭而来。

    若是不放手的话,肯定会吃亏,易辰非常明智的选择放手,双脚踏地同时向后面移动。

    夺得易辰的武器,落锭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,但很快就变得难看起来,他感觉自己拿着的并不是一把重剑,而是一座大山。

    他尝试着调动魂力注入重剑,但却发现,这把重剑对他的魂力非常排斥,无论他如何努力,最终都未能成功。

    “彭”不能使用魂力控制重剑,落锭根本无法举起天陨重剑,快脱手而出,那把剑重重的掉落在地面上,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,平整的地面凹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如此沉重的武器,那个小鬼居然能够轻松驾驭,实在是有些可怕。”十一人组一直在关注这边的战况,当发现这般情况后,当即便是惊声道。

    “强大的**力量和魂力结合,再加上一把如此恐怖的剑,的确能让你的战力提升数倍,但在没有那把武器的情况下,我看你拿什么跟我斗。”

    落锭很快就反应过来,而后将刚才落风掉落的银枪,从地面上捡起来,而后迅催动魂力,双脚踏出,带着破空声朝易辰冲来。

    “咻”待来到易辰身前的时候,落锭控制长枪,耍出一朵绚丽的枪花,而后犹如腾龙出海,朝易辰的脑袋刺来。

    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,易辰的战斗力被削弱极多,面对气势汹汹的落锭,他眉头一皱,而后快提升自己的度,非常明智的选择避开。

    没有重剑的束缚,易辰的度提高了极多,肉眼根本难以捕捉,在避开落锭攻击的同时,也迅将纹器和纹盘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咻”并没有半点犹豫和停留,易辰控制纹器,飞在纹盘上刻画起来,而后轻轻一挑,一道纹路化作一支长剑,朝落锭的脑袋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还是位魔鉴师。”落锭非常的吃惊,但却不敢怠慢,挥舞着长枪扫出,将易辰释放出来的纹路击散。他完全没有想到,后者不单魂力和**力量可怕,居然连魔鉴也有涉及。

    “三品上等斗灵之术——三头魔龙!”

    若不是自己还会魔鉴,恐怕吃不小的亏,在面对准玄魂境的情况下,易辰想要获胜,唯有抢占先机,当即便是飞刻画起来,而后纹盘闪烁起刺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吼”长啸声从纹盘当发出,而后一头拥有三颗脑袋的魔龙,便从纹盘快腾空而起,朝落锭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感受到劲风来袭,落锭发出一道冷笑,而后脸色变得狰狞起来,单手持枪,如闪电一般超前刺出,与三头魔龙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在魔鉴上都还有这样的成就,此子绝对不能留,若是让他逃脱的话,日后成长起来,天风魔盗团定会迎来一个强大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狠色从眸间闪过,落锭释放出来的杀意更甚,而后长枪释放出强烈的光芒,飞挥舞起来,一道道劲风在他身体周围搅动。

    “六品下等魂技——风林啸!”在喝声发出的同时,落锭手的长枪冲出一股魂力,非常的可怕,让易辰心头一凛。

    那股能量正是对着他而来,而他使用的斗灵之术,并不能像陨日神炎斩一般,不需要任何的蓄力时间,此时想要刻画斗灵之术反击,已经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“盾!”不过,易辰他并没有放弃,刻画出简单的阵纹,迅形成一个盾牌,挡在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轰”那股能量撞击在盾牌上,伴随着闷响声传出,而后易辰感觉前方一股强大的冲击力来袭,将他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牙根一咬,易辰强忍住剧痛,腰间在空气猛的一扭,在旋转几圈之后,才从虚空落下,而后凶狠的目光瞪向落锭。

    在没有天陨重剑的情况下,他已经没有任何的优势,别说是战决,很有可能会将自己的性命搭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样继续下去,得想办法将天陨重剑拿回来,否则即便能够赢他,也需要浪费很多时间,到时天风魔盗团的强者到来,那时想要逃走,将会更加困难。”

    易辰身形猛的一闪,朝天陨重剑掉落的方向冲去,他现在要尽快拿回自己的武器。

    “休想!”察觉到易辰的意图,落锭冷笑一声,他距离重剑很近,眨眼间便来到那里,长枪刺出,一股魂力朝易辰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快凝聚出盾牌,挡在自己的身前,拦截下那股能量,同时易辰感觉到震力来袭,他快往后面退开,在稳住身形后,感觉全身传来酸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六品上等斗灵之术——沧海一粟!”既然凭借自己的度,抢不到天陨重剑,易辰便开始刻画起纹路来,而后纹器快一挑,无数的纹路从纹盘冲出,朝落锭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无谓的反抗,你使用魔鉴,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!”落锭非常轻蔑的冷笑,而后调动魂力注入长枪。

    “六品上等魂技——风益灵闪!”好似漫不经心一般挥出长枪,强横的魂力便从落锭的枪急射而出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轰”在使用斗灵之术的情况下,易辰还是差上了一些,只是一个照面,他释放出的能量便被轰散,剩余的能量继续朝他袭来。

    “糟糕。”心头一紧,易辰眉头一挑,此时若是被那股能量击,恐怕会受不小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咻”在这一刻,易辰将自己刻画图鉴的度,发挥到了极致,随着他的刻画,一道道刺眼的光芒,便从纹盘渗透出来,一股股可怕的威势从纹盘当凝聚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刻画度。”虽然落锭不是魔鉴师,但以往却没少和魔鉴师战斗,自然知道魔鉴师的弱点,便是刻画时间极长,而易辰此时的动作,却颠覆他对魔鉴师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七品下等斗灵之术——噩梦流云!”

    对斗灵之术刻画的度,这可得益于易辰一直以来坚持练习图鉴的习惯,否则刻画纹路也不会如此得心应手,当那股能量来到自己身前时,他嘴里发出一道喝声,

    “蓬”就在这一刻,无数的纹路从纹盘当冲出,它们聚在一起宛若云彩一般,释放出可怕的威势,并朝袭来的那股能量撞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”刚才与易辰那一招撞击的时候,那股能量就被削弱到只剩下十分之一,与他此时释放出的能量撞击在一起,只是转瞬的功夫,便被击散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,将斗灵之术刻画出来。”自己的攻击被击散,易辰释放出来的能量朝他轰袭而来,落锭瞪大了双眼,尽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,此时要凝聚魂技反击已经来不及,他不敢怠慢,赶紧调动魂力注入长枪,而是将那把长枪挡在自己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轰”就在这一刹那,易辰所释放出来的能量,轰击在他的长枪上,震耳的声音向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准玄魂境强者,但易辰使用的可是七品斗灵石术,而且还是在全力施展的情况下,而落锭只是普通的格挡,哪里是他的对手,只是瞬间就被震飞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。”对这样的结果,远处的十一人组表示难以置信,刚才易辰杀死落风,那还可以说是侥幸,但眼前这可是硬碰硬啊!难道他真的有正面抗衡准玄魂境的实力?

    “彭”最终,落锭撞击在一块石头上,发出道沉闷的声响,同时嘴角也溢出一丝鲜血,显然是受了轻伤。

    “咻”刚才那一招没将对方杀死,易辰脸上浮现出遗憾,不过却也没有多想,目光锁定在天陨重剑上,双脚一踏快冲出,看来他是想拿回重剑。

    见到易辰并未趁胜追击,而是想夺回自己的重剑,落锭脸上浮现出冷色,他可不想后者拿回自己的武器,因为有天陨重剑在手的易辰,可是连他这种准玄魂境修者,都要忌惮三分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都不能让他拿回武器。”心响起一道这样的声音,而后落锭便飞调动魂力冲出,想要阻止易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