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两百八十九章 黑色身影【三更】

    如果天妖王真的是妖族的人,出现在妖族的地盘,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柏林村长曾经说过,这妖族遗迹被封印,已经有八百多年,也就是说,天妖王最低都是八百年前的妖。”对这个结果,易辰感到非常的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,肯快他的注意力,便被上面的几个字所吸引,惊疑道:“逆天而行,养尸还命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易辰实在是琢磨不透,天妖王为何要在这个地方,留下几个这样的字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里是墓地?所谓的养尸,就是将尸体养在这里吗?”在思索好一阵子后,易辰得出一个让他心头一跳的结论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不可能才对,这里是妖族以前居住的地方,他们怎么会将坟墓建在这里。”易辰摇了摇头,具体是什么,他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很快便不再去想,易辰此时站在小岛的最高处,从上面往下看去,他发现那条将小岛围住的河,是这里的心河流。

    有八条沟渠,分别从八个方向,与这条心河流链接在一起,渠水都是正解灌入这条河流当。

    虽然源源不断的有水灌入,但那条河流的水,却并没有半点增加,好像是有一条暗渠,在引流那些水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什么人,居然开辟出这样的空间,不知道那些水,又被引到哪里去。”此时的易辰,心满满的都是疑惑,他立即就想到石碑上那个养字。

    “养尸还命,难道那个养,就是用水养?尸,又是什么尸,人尸还是魔兽的尸体?”一句这样的话,在易辰的心响起。

    突然,易辰心头一跳,赶紧打断自己的思考,他感觉正有一股可怕的杀意,从他的身后传来,给他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吼”在石灵的烈焰,在这一瞬间,也感觉到那股杀意,发出一道不安的吼声。

    这种强烈的杀意,易辰还是头一回遇到,当即便转头朝自己的身后看去,发现不知在什么时候,自己的身后多出一道黑色魁梧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全身穿着黑色长袍,头上戴着一顶斗笠,可怕的杀意正是从他那里传出来。

    当看到它的时候,易辰的额头上瞬间流出冷汗,他可是释放出魂力感应,只要有人接近他,都能轻松的感应到,而这个人,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并且,当易辰看到他的眼睛时,心跳在这一瞬间,忍不住加。

    他虽然戴着斗笠,但易辰还是能够清楚看到,有两团红色的火焰,在他的眼睛部位闪烁,看起来非常的妖异。

    妖族遗迹封印至今已有几百年,从未有人进来过,也就是说,他最少在妖族遗迹里面存在了几百年之久。

    即便是再强大的修者,也不可能活几百年之久,这让易辰额间的冷汗更甚,莫非他真遇到传说的鬼了不成?

    “你是人还是鬼。”心虽然惊惧,但易辰表面还是非常的冷静,嘴里发出一道喝声。

    “咻”那道身影并未回答,只是他释放出来的杀意更加的浓烈,可怕到极点,让易辰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,在这股杀意面前,他感觉自己的精神都快要崩溃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样下去,否则迟早会在他的杀意面前崩溃。”易辰脸色变得极其凝重,双脚猛的一踏地,身体快腾空而起,往后面退开,离开对方杀意笼罩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不能留在这里,得快点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对方凭借杀意,就让他喘不过起来,从这里可以判断出,他的修为一定可怕到极点,面对这样的人物,易辰绝对不能留在这里,否则将会非常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咻”有了这样的判断,易辰起身一跃,直接从小岛上跳下,落在那条河流当,同时奋力游动,快来到对岸。

    “嘶”可就在易辰刚上岸的时候,他发现那道身影,出现在他的身前,显然他的度比易辰更快,当即便让后者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虽然极是震惊,但易辰的反应却是非常的迅,留下来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,硬拼的话,那更不是明智的选择,身躯猛的一颤,带着破空声朝刚才进来的方向冲出,此时快离开这里,才是最为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在易辰离开的时候,那道身影还呆呆的站在原地,同时歪着脑袋,好似在沉思一般,并没有立即追上前来。

    而在前方飞逃跑的易辰,在见到这般情况后,当即便是放松不少,对方越慢追来,那他逃生的几率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“啾”可易辰刚跑完三分之一的路程,前方突然想起一道长啸声,一道火红的影子快腾空而起,正是刚才追赶他的金焱火凤。

    前有金焱火凤,后面还有一个似人似鬼的东西,易辰忍不住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啾”可就在金焱火凤,准备对易辰发动攻击的时,它好似感应到什么一般,惊惧的长啸一声,然后缩回到自己的窝里,不断的颤抖着,好似非常惧怕一般。

    见状,易辰快转头朝身后看去,发现那道身影已经追了上来,想必金焱火凤就是感应到他的气息,才会做出那副惧怕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连九级魔兽都惧怕成这样,他到底有多强。”骇然的话,从易辰的心响起,但他不敢逗留,继续向前冲出,因为那道身影的度,比他快一倍不止。

    “这样下去的话,绝对会被它追上。”易辰脸上尽是焦急,快脱掉自己的上衣,随后将穿在身上的武极铠甲,迅脱了下来,装入储物戒当。

    在没有武极铠甲的束缚之后,易辰轻松到极点,都感觉身体好似要飘起来一般,度猛的提高了好几成。

    凭借这样的度,易辰率先来到那座传送的祭坛,赶紧调动从手涌出,而后按在间那条柱子上。

    刺眼的光芒传出,一个传送漩涡,在易辰焦急的注视下形成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易辰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那道身影已经到了祭坛脚下,当下他不敢怠慢,快如冲入那个漩涡当。

    好在易辰进入足够及时,当那道身影来到祭坛上的时候,那个传送漩涡,已经缓缓闭上。

    “呼”这样的情况,让易辰松了口气,同时在一个眨眼的功夫,他回到遗迹外围。

    虽然从里面出来,但易辰却不敢有半点的大意,快调动魂力,便往阵法缺口位置冲去。

    已经将他摆脱,但易辰可不敢确定,他会不会开启传送阵追上来,此时若是不走的话,等会想走可就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很快便来到刚才的入口,易辰快从那里通过,同时转头看回遗迹里里面的情况,发现里面非常平静,那道身影也没有追出来。

    见到这般情况,易辰松了口气,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松懈下来,登时一股深深的疲惫感传遍全身,他很想就躺在这里睡一觉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惊险,没想到遗迹里面,是那般模样。”想起刚才惊险的经历,易辰忍不住说出句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里面的遗迹绝对不简单,说不定还隐藏着什么秘密,以后等到实力足够,一定要来探寻一番。”

    天妖王的留字,那道身影又是什么东西,种种疑惑,好似一块巨石压在易辰的心头上,他恨不得现在就找出答案。

    但他可是非常的有自知之明,就里面那些九级魔兽,就不是现阶段的他所能对抗的存在。

    并没有多想,易辰用泥土,将那个出口封住,在确定不会被人发现后,方才转头离开。

    本来他进入的时候,只在夜间,可现在已经是正午时分,烈日当头,释放出炙热的光芒。

    从山上顺着山道行走,待走到山脚下的时候,易辰发现正有一道苍老的身影,焦急的在山道下等待。

    “柏林村长。”当看清他的模样时,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,快步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回来了,我还以为你出什么意外了。”转头看来,当发现易辰平安无恙时,柏林村长明显是松了口气,脸上的焦急之色,也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才知道,原来柏林村长是来这里等他,担心他出什么意外,当即心里十分的感动。

    “既然平安回来了,那咱们就回去吧。”柏林村长并没有询问,易辰有没有进入遗迹,转头朝村庄走去。

    既然柏林村长没有询问,肯定是有他的道理,易辰默默的点了点头,跟在后面返回村庄。这里依旧像平时那般,安宁祥和。

    “天元哥哥,不好了,外面正有一大群人朝我们村庄赶来呢。”就在刚进村的时候,三道身影从外面冲了进来,他们的脸上充满了焦急,大口喘着粗气,断断续续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,正是二狗和二蛋,以及非常可爱的紫月,待见到他们的狼狈的模样时,当即便是笑道:“慢点说,别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天元哥哥,我刚才跟二蛋哥哥和二狗哥哥,在村外面修炼,发现好多掠影团的人,朝我们村庄赶来。”紫月很快就恢复过来,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