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两百七十五章 火山再度喷发!【一更】

    在场的修者都非常震惊,他们没有想到,青色灵石里面,蕴含的会是仙元灵石,而且数量还达到恐怖的三十滴!

    一滴仙元灵液,就已经非常的珍贵,如今却有恐怖的三十滴,当即人群骚动起来,易辰能够清晰感受到,无数的杀意从四面涌来。

    飞羽两人也感应到可怕的杀意,脸上浮现出凝重之色,快来到易辰身旁,冷冷的看着在场众多修者。

    “希望他们能够理智一些,不然可就麻烦了。”易辰面色凝重的说出这样的话来,若是那些修者真的不顾一切,一拥而上的话,那可就大大的不妙。

    若是到了那个时候,且不说能不能保住仙元灵液,就连自己的性命,都很有可能会搭进去,毕竟,这些修者数量太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,易辰显然多虑了,那些修者虽然目露凶光,但在看到飞羽两人后,便收敛了许多,毕竟,这两人可是西域三大巨头之二的未来继承人,招惹上他们的话,就等于招惹到他们背后的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“恭喜小兄弟得到仙元灵液,不知道小兄弟能不能卖给老夫一滴,老夫定会开一个让小兄弟满意的价格。”片刻后,一位须发发白的老者,快步上前道。

    紧随着,又有几位老者上前,想要收购易辰的仙元灵液,他们的寿元都已经不多,需要使用仙元灵液续命。

    “这仙元灵液,并非我一人所得,若是各位想要收购的话,还是先问问我的两位同伴吧。”易辰没有拒绝,也没有立即答应,而是将皮球,踢给飞羽两人。

    “仙元灵液珍贵程度,想必不用我说,各位也非常的清楚,若是大家有兴趣的话,可以去怒影魔盗团,找我家老爷子谈。”飞羽摆了摆手,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,让那些上来询问的修者,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,那些大势力,根本不在乎什么魂技和魂术,他们肯定不会答应交换,也就是说,这一切都没戏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他们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但又不好发飙,只能垂头丧气的退开。

    麻烦就这么轻松解决,易辰脸上浮现出笑意,分别递给飞羽两人一人一瓶,而他自己则将剩下一瓶收入储物戒当。

    仙元灵液虽然珍贵,易辰也想要全部占为己有,但刚开始的时候,就已经说好是共同联手,找到的东西自然要平分,易辰可不会无耻的独吞。

    “三十滴仙元灵液,平分之后,这位兄弟还有十滴在身上,不知道可否卖给刘毅一半?”便在这时,远处的刘毅走上前来,道。

    “是刘毅皇子,他也想要购买仙元灵液?”见到刘毅向易辰走去,在场的修者惊疑道。

    “风影大帝寿元将尽,自然需要一些灵液续命,刘毅想必是为风影大帝购买灵液。”在场的修者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同时,他们看向易辰的目光,浮现出羡慕嫉妒恨的神色,这正是巴结风影帝国的好机会,若是将仙元灵液卖给刘毅,定能跟风影帝国套上关系!

    况且,风影帝国在东域,可是三大帝国之一,拥有无数强大的魂术和魂技,从定能得到极高的报酬!

    “对不起,这些仙元灵液,不卖。”但出人意料的是,易辰在所有修者的注视下,居然非常干脆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很多修者巴不得跟风影帝国套上关系,而他却如此干脆的拒绝,这让在场的修者都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肯卖,我们定会给你开出极丰富的报酬。”刚才想要购买魂精石遭到拒绝,如今再度遭到拒绝,这让刘毅心的非常的不爽,但他又不想轻易放弃,继续询问道。

    对风影帝国,易辰可是仇恨到极点,自然不可能卖给他们东西,毫不犹豫的摇头道:“如果刘毅皇子想要灵液的话,可以跟我两位同伴购买,我的灵液,多少钱都不卖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疯了,居然敢这么跟刘毅皇子说话,那个小子还真是嫌命长啊!”这样的态度,让在场的修者都愣了愣,随后用幸灾乐祸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“在东域,你们风影帝国的影响力无人能撼动,但这里是西域,劝你最好收敛一些,天元兄不想卖你,希望你别死缠烂打。”飞羽非常不爽道。

    虽然刘毅是风影帝国的皇子,但飞羽他们却不怕,怒影魔盗团在西域的地位,可不是风影帝国能够撼动,且综合实力,不输于风影帝国。

    这个倒是事实,刘毅脸色非常的不好看,依照他的修为,能轻松击败飞羽两人,但顾忌到他们身后的势力,只好选择隐忍。

    “希望小兄弟能重新考虑,想清楚了即可联系我。”用冷冷的目光,扫了易辰一眼,随后刘毅便甩头离开。

    “不但敢公然得罪刘毅皇子,而且连两大混世小魔王,都站在他那边,那个天元到底是什么人。”在见到这般情况后,在场的修者忍不住惊疑起来,纷纷议论,在猜测易辰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站在远处的天风无痕,脸色也非常的不好看,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易辰,刚才若是将那片区域夺过来,那三十滴仙元灵液,就是他的!

    “那个鸟人羡慕嫉妒恨的幽怨模样,看得真是爽啊!”发现天风无痕阴冷的表情时,飞羽两人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而易辰眉头却是一皱,不解道:“根据书籍上面的记载,凡是有灵液凝聚的地方,定会有强大的魔兽守护,而我们在这里开到仙元灵液,为何不见有守护的魔兽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真是奇怪了,难道这仙元灵液,根本就没有魔兽守护?”飞羽两人脸上浮现出不解,道。

    “吼”便在这时,安静呆在石灵的烈焰,发出一道低沉的吼声,它显得非常不安,好似在惧怕着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“刚才从山脚下的时候,烈焰还非常的平静,可为何一到山顶,烈焰就表现出如此不安,莫非这里,真的有强大的守护魔兽?”见到烈焰这般表现后,易辰脸上浮现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易辰感觉自己所站的地面,开始颤抖起来,好似地震一般,许多修者遂不提防之下,摔倒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那些修者脸上浮现出骇然,而易辰则快转头朝山顶看去,心升起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沉闷的声音,从山顶上传出,随后便在众人的注视下,一到岩浆冲天而起,炙热的风浪向四周席卷开来。

    “天啊,天炉火山又爆发了,咱们快逃啊!”在这一刻,在场的修者脸色铁青,俱是发出惊惧的喊声,随后纷纷调动魂力,往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“天元兄弟,快跑啊!”飞羽两人也快反应过来,大喊一声,随后快往山下跑。

    “咻”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,易辰岂敢怠慢,身躯猛的一颤,随后宛若离弦之箭一般,快急射而出,往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漫天的岩浆挥洒,度非常的快,数万名修者往闪现跑,一些修为较低,跑在最后面的修者,瞬间就被岩浆吞没,只是发出一道喊声,随后便没有了声息。

    无数的修者被岩浆吞没,而易辰则凭借度,跑在所有修者的最前面,并没有受到半点影响。

    在喷跑的过程,他快转头往后面看去,当见到山顶的情形时,立即瞪大了双眼,因为在火山口,他看见一道巨大的虚影,张开双手不断的挥舞,宛若炎神一般,圣神不可侵犯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当看见那道身影时,易辰脸上浮现出疑惑,他可是头一回看到那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以前天炉火山喷发的时候,可从未出现过那样的虚影。”飞羽两人跟在后面,转头看去的时候,同样发现那道虚影,当即便是惊疑道。

    修者们逃跑的度都极快,当来到安全的区域时,俱是转头朝火山顶部望去,他们都看见那道巨大的虚影,脸上都浮现出不解之色。

    并且,更加让人感到奇怪的是,那些漫天的岩浆,在即将到达山脚的时候,居然诡异的停了下来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操纵它们一般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,难道那些岩浆,真的是有东西在操纵?”见到这样的情形,易辰双眼微微眯起,心各种猜测。

    “那些岩浆居然往后退了。”又有修者惊呼起来,在众人的眼皮底下,那些岩浆好像受到某种指引,居然往回缩去,最后凝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易辰也是头一回遇到,虽然不能确定等会会发生什么事情,但他心却生起一股非常不详的预感,好似要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。

    “吼”在石灵的烈焰,在感应到外面的情况时,低头发出沉闷的吼声,身体也在颤抖着,害怕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在见到烈焰的情况后,易辰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,烈焰三头犬对危险的感知能量极强,它肯定是感应到比它还要强大的东西,才会表现出如此惧怕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难道那样的动静,是灵液守护兽弄出来的吗?”一句这样的话,在易辰心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