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两百六十一章 撞鬼了?【三更】

    原先刻画的大型传送阵,因能量耗尽而消失,如今他们正在为易辰刻画全新的传送阵。

    已经过了半天的时间,他们的传送阵刻画已经接近尾声,易辰只是等了一会,他们便彻底刻画完成。

    “元天小兄弟,传送阵已经刻画完毕。本来要冷堂长老来刻画,可如今暗阁需要处理的事情极多,只好由我们来帮你刻画。”半藏也在场,走上前来,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半藏长老了。”易辰脸上浮现出笑意,说出这句话后,便到阵纹间。

    “这个大型传送阵,目标虽然也是西域,但我们并不能准确的设定它的降落地点。”半藏轻声道。

    刻画一个大型传送阵,需要花费无数的精力,且大型传送阵易懂难精,他们并不是大师级人物,只懂一些皮毛,因此刻画出来的传送阵有一些瑕疵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也就是说,我降落的威势,也是随机性?”听出半藏话的意思,易辰轻声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也就是说,这一次传送,会有一些危险性,所以元天小兄弟在传送的时候,一定要小心一些。”半藏提醒道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点了点头,随机传送的确非常的危险,说不定一个运气不好,就会掉入魔兽的巢穴当。当然了,易辰对自己的人品还是非常有信心,他倒是不相信自己会背到那种程度。

    “既然传送阵已经完成,那就麻烦半藏长老,开启传送阵吧。”易辰深吸了口气,道。

    “开启传送阵。”半藏点了点头,随后挥了挥手,登时那些帮忙刻画的魔鉴师,便快行动起来,调动魂力注入传送阵当。

    “嗡!”轻颤声从阵纹传出,随后传送阵的四个角落,均是冲出一道光柱,直插天际,一个漩涡从四道光柱间形成。

    “半藏长老,后会有期。”当看到传送阵开启时,易辰抱拳与半藏道别,随后深吸了口气,毫不犹豫的跳入那个漩涡当。

    “以后还有机会再见吗?”在暗阁远处一座屋顶上,一道倩影攥着拳头,咬着薄薄的红唇。

    “姐,你果然喜欢那个元天。”一道身影来到香蝶的身旁,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不许胡说。”香蝶脸色快恢复平静,转头看了眼那个传送漩涡,悠悠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终于能够离开,易辰心充满了兴奋,在他进入传送阵的时候,登时感觉脸上的皮肤被劲风挂得生痛。

    “咻”在这一瞬间,易辰快调动魂力,好似茧一般,将自己保护起来,在这条空间隧道穿梭。

    度非常的快,片刻之后,易辰感觉前面出现亮光,并且在不断的扩大,刺眼的光芒让他忍不住闭上双眼,随后瞬间就冲出隧道。

    在这时,易辰感觉自己在半空飞翔,在适应了强光之后,他赶紧睁开双眼,当看到下方的场景时,瞬间瞪大双眼,额头上冒出细汗。

    易辰他此时的确在半空,而且下方的场景也让他心头一紧,因为他即将降落的地方,居然是一座正在喷发当的火山。

    浓烟从火山喷射而出,岩浆疯狂的涌出,宛若河流一般从高处流向远方,易辰能够感应到炙热的风浪扑面袭来,让他感觉皮肤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如今在高空,易辰不能改变自己的方向,必定会掉入岩浆当,如果不能逃脱的话,等待他的下场只有一个,那便是被滚烫的岩浆炸成干尸。

    “该死。”没想到运气居然真的这么背,易辰忍不住发出一道啐骂声,但脸上并没有半点的着急。

    当初在元玄帝国的那条矿脉的时候,易辰便在岩浆呆过,双手快掐动法诀,登时天书便从他的储物戒冲出,释放出璀璨的金光,将他给罩住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控制,易辰终于能耐稍微的掌握天书,虽然还非常的生涩,但平时召唤那些还是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金光就好似保护罩一般,将易辰保护在其,随后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,岩浆四溅,易辰咂入滚烫的岩浆当。

    炽热的风浪来袭,但对易辰没有半点影响,那些岩浆都被隔绝在金光外面,并未对他造成半点伤害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有天书的话,恐怕在进入岩浆的一瞬间,就会被可怕的高温煮熟,看来随机传送,危险性不是一般的高啊!”一句这样的话,从易辰的嘴里发出。

    并没有想太多,易辰顺着滚烫的岩浆游动,当来到一处可以登岸的地方时,他才摆脱那滚烫的岩浆,成功来到岸上。

    “咻”天书可是易辰的秘密,他可不想被任何人知道,在上岸的那一瞬间,他轻轻一扬手,将天书收回到储物戒当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西域?我已经身处在西域了吗?”易辰环顾四周,发现这里是一片黄褐色的土地,方言看不到森林人烟,显得非常的荒芜,这让他惊疑起来。

    西域,在修者的世界,这两个代表杀戮和灵石,所谓的杀戮,原因就是这里是强盗的天下,这里的因修者极度嗜杀而闻名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有无数的强盗团,随时都有被抢的危险,但西域却是无数商人趋之若鹜的地方,因为这里盛产灵石,是一片灵石的海洋,说不定你踩在脚下的地方,就有可能埋藏着价值连城的灵石。

    这些,便是易辰对西域的了解,除此之外,他现在知道的还有势力的分布,这里最顶尖的两大势力,一是天风魔盗团,另外一个则是怒影魔盗团。

    而在想到天风魔盗团的时候,易辰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,他可是非常清楚的记得,十一人组就是天风魔盗团的人。

    “难道微娜真的是天风魔盗团抓走的吗?”一个这样的问题,在易辰的脑海浮现。

    当初十一人组行动时的对话,清楚的落入易辰耳,而他们是天风魔盗团的人,也就是说,绑架的策划人,便是这天风魔盗团无疑。

    “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,这样对他们有什么好处,难道只是想挑起风影帝国跟诺蒂帝国的战争?”一想到微娜被绑架的事件,易辰的脑海便浮现起无数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这些都是大势力之间的争斗,还是不要参合为好。”皱眉轻喃一声,易辰摇了摇头,将心的想法全都甩掉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的环境,易辰朝西面位置行去,现在他需要找一个有人的地方,确定下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行走途,易辰将斗笠取下,同时使用变幻之术,将自己的容貌改变成年轻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戴着斗笠的形象,在东域早就传了开来,想必在西域这边,也有不少人已经听闻,此时保持原来那副装束的话,很容易就被人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前面有人。”在行走一段距离后,易辰突然停下了脚步,在他的视线之内,前方正有一道非常壮硕的身影,他释放出来的气息非常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人?”那股气息,让易辰感受到极强的压迫感,当即心头便是一凛,努力的收敛自己的气息,不让对方感应到。

    前方那个人盘坐在地面上,他的身旁还放着一般重剑,当然从体型来看的话,并没有易辰的天陨重剑那么夸张,只有一米半长,插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他是在那里修炼吗?”

    易辰仔细的观望一阵,发现那个人没有半点的动静,虽然盘坐在地面上,好似在修炼的模样,但周围却并没有魂力在流动,这让他感到非常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嘎嘎!”便在这时,两只乌鸦从天而降,它们就降落在那道身影的旁边,好似并不惧怕那道身影,两只乌鸦在追逐打闹。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

    一道不可思议的声音,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因为他发现,那两只打闹的乌鸦,居然从那道身影的身体穿过,好像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,非常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乌鸦怎么可能从人体穿过。”易辰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,但并没有动,静静站在原地观望。

    “咻”一阵风吹过,那道身影逐渐变得模糊起来,随后便在易辰的注视下,居然消失不见了!没错,他就是凭空消失了,且还是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会凭空消失?”易辰感到难以置信,心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一股凉意从脚底直冲上头部,莫非遇到传说的鬼怪不成?

    咽了咽口水,易辰擦了擦眼睛,发现那道身影真的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眉头一皱,易辰深深的吸了两口气,平复心情后,便迈开步子,小心谨慎的朝刚才那道身影,所坐立的地方行去。

    当来到这里时,易辰仔细的观察,可并没有发现半点异样,唯独让他感到奇怪的是,刚才的一处沙地,明明就插着一把重剑,可那里的地面却是一点痕迹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我刚才眼花看错了不成?”易辰忍不住怀疑起来,嘴角勾出一抹苦笑,摇头准备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