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两百六十章 孔宁离开 【二更】

    “咻”可那七道能量,并非攻击易辰等人,而是将缠住七位准玄魂境修者的纹路切断,让那七位准玄魂境修者重获自由。

    “咻”七位玄魂境修者,在摆脱阵纹的束缚后,并没有继续发动攻击,七人非常默契的后退,来到刘君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刘君国师,现在就开启传送阵?”其一位准玄魂境的修者,脸上带着焦急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在这里拖下去,阴阳阵非常的可怕,咱们现在就得离开这里。”刘君非常凝重的点头,双手掐动起法诀来。

    见状,剩下的七位准玄魂境修者,在这一瞬间也行动起来,七人同时掐动起法诀,魂力不断的翻涌,在他们的身前凝聚。

    “想要离开,门儿都没有。”见到这般情况,香蝶嘴里发出娇喝,双手结印朝他们击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一道沉闷的声音,从阴阳镜响起,随后一股恐怖的能量,便迅从阴阳镜冲出,朝刘君等人席卷而去,想要阻止他们凝阵离开。

    “哼”眼看着那股能量,就要将刘君他们的动作打断,可便在这时,钟炎快摆脱战局,来到刘君等人的身前,快出手,将那道光柱挡下。

    “咻”与此同时,刘君几人凝聚出的能量,逐渐在扩大,最后形成一个小型的传送漩涡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在这一刹那,那些准玄魂境修者,快跳入那个小型传送阵,消失在众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小鬼,希望你不要踏出暗阁,否则,风影帝国定会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。”

    如若刚才不是易辰阻挠,那些黄魂境修者早就阻止香蝶的动作,哪里会让阴阳阵开启,导致他们最终失利。

    不单只是这一次,阴阳会的比赛因易辰而输掉,完美的刺杀也因易辰而失败,这一次更是让他们损失惨重,因此他恨上易辰倒也非常的正常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别跑,现在就给我教训吧!”易辰脸色非常的平静,没有半点的惧怕,反而扯开喉咙大喊,挑衅味十足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走都来不及,哪里会留下来,当即刘君用冷冷的目光扫了易辰一眼,随后头也不回的跳入那个漩涡当。

    “今日让你们躲过一劫,但迟早我会亲自取你们的性命。”钟炎也留下这句话,随后也快跳入那个漩涡当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着瞧!”青冥也快摆脱战局,跳入传送漩涡,与他们一同离开。

    “别想跑!”半藏与剩下的那些准玄魂境高手,在见到这般情形后,快调动魂力,想要追上去。

    “都别追,就算追上去也无用,他们照样会跑掉,且现在还不能确定,他们有没有埋伏。”冷堂将半藏他们拦了下来,道。

    闻言,半藏他们这才停止追击,回归队伍当,而那个漩涡,也在众人的注视下,逐渐的消散在空气之。

    剩下的黄魂境修者被全歼,地面都是鲜血和尸体,一场大战就这样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相比较风影帝国那边,暗阁这边的损失并不严重,只是有一位准玄魂境高手陨落,且还损失了十几位黄魂境修者。

    “虽然风影帝国的高手不少,但一次性有上百位黄魂境修者,以及两位准玄魂境高手战死,这对他们来说,损失可不小。”孔宁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能够顺利的击退风影帝国的人,还真多亏了孔宁长老和元天小兄弟的帮忙,在此向两位表示感谢,这份恩情冷堂记下了,日后若有什么事情,暗阁定会出手相助。”深吸了口气,冷堂走上前来,用非常真诚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“冷堂长老见外了,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。”孔宁摆了摆手,道:“如今风影帝国的人已经知道我在这里,相信用不了多久,穹门也会得到这个消息,还是快些离开这里为妙,免得因此而连累暗阁。”

    这个倒是实话,冷堂他也有这方面的担忧,也没有说什么挽留的话,道:“既然这样,那我便不再多留,希望孔宁长老一路平安。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孔宁朝易辰看来,道:“你这小家伙的实力倒是不错,不过做什么事情可不能鲁莽,咱们能够相见也算是有缘。不过,你小家伙跟着我,对你修炼没有半点好处,咱们便就此别过吧,日后有缘再见。”

    孔宁意思已经非常明显,就是想跟易辰分道扬镳,毕竟他现在正被穹门追杀,非常的危险,若是后者跟着他,随时都有可能陷入险境当。

    “前辈教诲一定谨记在心,日后有缘再见。”不过,易辰早就有分开的想法,如今孔宁说出来,他倒是省事了些,当即便是笑着道。

    闻言,孔宁笑了笑,再与冷堂他们道别,随后便没有在这里停留,双脚猛的一蹬地,快冲入刚才刻画出来的传送阵当。

    那个传送阵,本来就是为易辰和孔宁所刻画,目标正是西域,只是当孔宁进入那个传送阵后,它便因为能量不足而消散在空气。

    “传送阵能量不足,小兄弟要离开的话,恐怕要再等半天。”待到那个传送阵再度消失后,半藏轻声道。

    小型传送阵能够快刻画完成,而大型传送阵的话,可就没有那么简单,最起码需要半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听闻此言,易辰点了点头,他在刚才的战斗,受了些伤,也正好需要休息一段时间,倒也不着急。

    战斗终于结束,易辰收回烈焰,随后便回到房间,等待传送阵重新开启,而暗阁城也彻底的进入戒严。

    这里本来是东域最大的交易市场,可如今却被巨大的阵法罩住,且刚才从暗阁传来打斗声,不用想那些修者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暗阁城的阴阳阵,一直都现在都从未开启过,这可是十几年来头一回开启,看来暗阁真的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哪个势力偷袭暗阁,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看来东域又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了。”暂时还不知道实情,那些修者们聚在一起,讨论道。

    “有消息了,终于有消息了,我一位在暗阁的兄弟偷偷透露,这次偷袭暗阁的居然是风影帝国!”便在这时,一道身影非常兴奋的冲上前来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居然是风影帝国?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在场的修者都非常的不解,他们都知道,风影帝国跟诺蒂帝国,这两个国家的关系非常紧张,这次为何要去招惹暗阁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那天的阴阳会输了,风影帝国不服气,要给暗阁一个教训?”在场的修者开始猜测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听说一个消息,在刚才那场动荡,暗阁的阁主并没有出现,看来他失踪的消息,很有可能是真的!”刚才报信的修者大声道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关于暗阁阁主失踪的消息,早就在暗传得沸沸扬扬,只是没有得到证实罢了,如今在听到这样的话后,他们也忍不住怀疑起来,纷纷开口道:“看来阁主失踪的消息,的确属实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,阁主的没有出现,还只是个小消息,当初阴阳会的时候,那个修为非常可怕,仅凭五星魔鉴师修为,就能刻画出六星图鉴的小家伙,大家还记得吧?”那位修者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那个小家伙综合实力非常的可怕,潜力极是恐怖,莫非他刚才也参战了?”众修者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何止是参战,而且根据我那位兄弟描述,那个小家伙其实就是被通缉的元天,且他还在刚才的战斗,连斩两位准玄魂境修者!”那位修者说出一句让在场修者都感到震撼的话来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关于东域雪原的事情,可谓是闹得沸沸扬扬,其有两个人被人广为流传,一位便是前穹门长老孔宁,另外一位则是戴着斗笠的元天!

    “没想到那个战力彪悍的小家伙,居然就是那个元天。”在消化了这一信息之后,在场的修者俱是感到非常吃惊。

    “以黄魂境的修为,连斩两位准玄魂境,他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黄魂境若跟准玄魂境对上,只有死路一条,而易辰却能扭转乾坤。且不说他使用何种手段获胜,单只是斩杀两位准玄魂境,就足以叫人震惊。

    相信用不了多久,这个消息便会传到东域每一个角落,元天之名,将进入各大势力的眼。

    除了谈论易辰之外,许多修者也在谈论暗阁的事情,他们都非常想知道,暗阁接下来会怎么做。

    外界极是热闹,而易辰却是非常的平静,他仅用半天的时间,便将身上的伤全部养好,并且恢复到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拥有阴阳阵,暗阁无需担心外敌来犯,而易辰也要准备开始他下一站的历练——西域。

    “真是让人期待,希望西域之行,不要让我失望才好。”脸上浮现出笑意,易辰从床榻上跃下,缓缓走出房门,非常熟练的来到上午战斗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时,这里已经被清理干净,且在原来传送阵所在的地方,正有一群魔鉴师在刻画着阵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