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两百五十八章 斩准玄魂境【四更】

    惊心动魄的战斗,让在场的众人都感到非常的意外,刚才还处于劣势的易辰,居然能够扭转战局,反将黑衣人弄得如此之惨。

    感应到众人的目光,易辰脸色非常的平静,看不出有半点的变化,缓缓迈开步子,朝黑衣人走了过去,眼神闪过浓重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干什么?”虽然接受不了这样的落差,但此时的黑衣人却能真切的感应到杀意,心登时有些怕了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送你上路!”易辰眼神没有半点的怜悯,身形一闪,眨眼间来到黑衣人的身前,举起手的天陨重剑,朝他的脑袋轰咂而去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拥有封印之术,恐怕此刻倒下的就是他,对此易辰并没有心慈手软,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间,对待敌人,仁慈是最致命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!”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果断,势必要击杀自己,黑衣人张开嘴巴发出大喊声,他不断的催动魂力,想要抵抗,可却无论他如何努力,都不能成功,眼睁睁的看着天陨重剑,在他的瞳孔放大。

    “彭”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,易辰的天陨重剑轰击在黑衣人的脑袋上,登时,白色的脑浆,红色的鲜血向四周溅射开来。

    失去了脑袋,无论修者的修为有多强,都不可能存活下来,黑衣人的身体不断的抽搐,直到最后没有了声息。

    “以黄魂境的修为战准玄魂境,而且还获得了胜利,他居然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有些难以置信。这虽然有封印之术的功劳,但毕竟他还是死在易辰的手。

    “能成为小爷第一个击杀的准玄魂境,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。”易辰淡淡的说出这句话,随后便收回目光,转头看向正在跟烈焰战斗的刘贤。

    刘贤的修为也是准玄魂境,但他的综合实力,要比黑衣人强得多,与烈焰打得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便在这时,不远处传来震耳的声音,钟炎和冷堂两人,终于停止了气势的比拼,两人调动魂力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的度快到极点,肉眼根本难以捕捉,只能在空气听到拳脚相交的声音,他们都没有使用魂技,但周围空间都发生了扭曲。

    与他们距离不远的修者,均是受到了影响,赶紧向远处撤离,与他们保持一段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准地魂境的修为吗?”看到两人的打斗,易辰眼神闪过炙热之色,心充满了无尽的向往。

    不过,易辰也并没有多想,拥有天书等至宝的相助,他相信,只要不间断的努力,迟早会进入那一个境界。

    目光放回到不远处的刘贤身上,易辰深深的吸了口气,将心的杂念全都驱逐后,手掌一翻,一颗五星魂灵石出现在掌间。

    没有半点的犹豫,易辰迅将那颗魂灵石含在嘴里,开始吸收魂力补充,刚才那一番战斗,让他体内的魂力消耗一空。

    “咻”在吸收魂力的同时,易辰也没有停下,身躯猛的一颤,随后便带着破空声,拖出长长的残影,朝刘贤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正在跟烈焰打斗的刘贤,发现了易辰的动作,眉头当即便是一皱。依照他的修为,对方烈焰已经非常的苦难,若是易辰再参合进来的话,他的处境将会非常的不妙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刘贤不愿意继续纠缠,一边应付着烈焰,一边快往后面退去,想要向其他的成员寻求帮助。

    “五品等魂技——陨日神炎斩第一重!”

    一道残影闪过,快将刘贤的后路挡住,同时他腰间一扭,手的重剑劈出,一股庞大的魂力化作一头魔龙,朝他冲撞而来。

    眼睛看见是一回事,而亲身体验又是一回事,此时的刘贤才知道,易辰的度有多么的可怕,当即心头便是一紧,手的纹盘转动,无数的阵纹冲出,交织成盾牌挡在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轰”震耳的声音响起,易辰发出的魂力,被刘贤的盾牌挡了下来,虽然没有给他带来伤害,但却成功将他给拦截下来。

    “吼”便在这时,烈焰发出一道怒吼声,随后便扬起巨大的爪子,朝刘贤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感应到身后的劲风来袭,刘贤心头一紧,赶紧转过头去,用纹路凝聚出的盾牌,挡在自己的身前,可只是一个照面,他的盾牌就被击碎。

    “咻”也就在这一瞬间,易辰身躯猛的一颤,拖着残影来到刘贤的身后,在没有调动任何魂力的情况下,快一拳击出。

    “居然不使用魂力,难道你以为单凭**,就能跟我抗衡吗?”刘贤快转身,嘴里发出不屑的笑声,只是随意一挥手,凝聚出一个薄薄的盾牌。

    “苍龙劲!”可就在这时,易辰喊出这三个字来,随后他的度猛的提升,好似一头怒龙一般,轰击在刘贤凝聚出的盾牌上。

    “轰”闷响声传出,刘贤的盾牌在他惊惧的注视下,被易辰一拳击碎,他的拳头毫无阻拦的击刘贤的丹田。

    这一刻,刘贤张大了嘴巴,时间好似静止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居然一点痛觉都没有,你这小杂种的工具,还真是雷声大雨点小。”

    不过,很快刘贤就回神过来,嘴里发出大笑声,易辰的攻击并没有给他带来半点疼痛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易辰脸上浮现出笑意,随后一个漠然的字符从他嘴里吐出:“爆!”

    “轰!”在他声音落下的一瞬间,一道沉闷的声音,从刘贤的丹田处传出,他瞬间瞪大了双眼,好似见鬼了一般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能够清晰的感应到,有一股霸道的力量,从外界冲入他的丹田,无论他怎么反抗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“轰”又是一道闷响传出,那一股霸道的力量,从他的丹田处爆炸,一股强横的距离,将他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彭”重重的摔倒在远处的地面上,刘贤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,脸色瞬间煞白,此时他的气息非常的凌乱,兽魂受到重创,调动不了半丝魂力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刚才那又是什么魂技。”刘贤显得难以置信,用骇然的目光看着易辰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脸上浮现出笑意,他刚才使用的魂技,正是当初在葬神之地得到的苍龙劲!

    本来他还觉得这种魂技很鸡肋,但自从能够熟练掌握之后,他才发现这种魂技的强大,刚才直接将让刘贤吃亏,这就是最好的证明!

    在刘贤骇然的注视下,易辰缓缓的收回拳头,也没有跟对方废话,朝烈焰摆了摆手,道: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吼!”烈焰心领神会,发出一道吼声,随后强壮的后肢猛的用力,腾空而起,咬刘贤的脑袋,结束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的功夫,又有一位准玄魂境死在易辰的手,在场的修为俱是感到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真是让人意外的小家伙。”目睹整个过程的孔宁,默默的摇了摇头,随后手的纹器一转,快冲出几道纹路,交织在一起,朝刘君冲袭而去。

    “彭”面对这样的攻击,刘君眸间闪过狠色,双臂被魂力包裹,快朝前方击出,化解了孔宁的攻击,同时转头看向易辰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损失了两位准玄魂境,易辰已经腾出手来,这就是说,将会有一个人,会面临二打一的局面,胜利的天平,因为易辰的存在,而向暗阁这边倾斜。

    “香蝶小姐,不要继续跟他们颤抖了,时间已经差不多了,快些开启阴阳阵!”便在这时,半藏的喊声在空气响起。

    “阴阳阵?”易辰脸上浮现出不解,转头朝香凝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半藏长老!”正在跟那些黄魂境修者战斗的香蝶,双手快掐出一个法诀,随后一面古朴的镜子,便在她的储物戒飞出。

    “糟糕,他要开启暗阁的终极法阵,快点拦住他!”在见到香蝶的动作后,刘君发出一道怒喝声。

    “是!”那些黄魂境修者,在得到命令之后,大声回应,随后同时调动魂力,朝微娜攻去!那些修者纷纷摆脱对手,目标只有一个,那就是要阻止香蝶的动作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干扰下,香蝶想要放开手脚,操作阴阳镜,开启阴阳阵,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,那些修者,就足以让她自顾不暇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对手是我!”

    见到这样的情况,易辰嘴角一勾,双脚猛的一蹬地,身体腾空而起,随后降落到香蝶的身旁,举起手的天陨重剑,带着破空声扫出,将近身的几位黄魂境修者扫飞出去!

    那些不要命冲上前来的修者,在看到来人,居然是灭杀两位准玄魂境强者的杀神后,额头上瞬间就流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“吼”烈焰也发出一道吼声,快冲上前来帮忙,对这些黄魂境修者展开屠杀。

    “别发愣了,快点弄你那个阴阳阵吧,这些修者都交给我。”转头对香蝶说出句这样的话,易辰调动魂力,守在她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不知为何,香蝶心有暖暖的感觉,但却并未多想,回应一声,随后重新掐动起法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