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两百四十八章 暗阁内鬼?【二更】

    那股威势非常的可怕,空间都发生了扭曲,以极快的度冲来,在易辰的瞳孔逐渐的放大。

    若是被那股能量击的话,恐怕易辰两人存活的几率极低,且因为度实在太快,现在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不过,易辰的脸色却非常平静,好似并没有半点的紧张,嘴角一勾,随即腰间猛的一扭,天陨重剑闪烁起极其刺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七品等魂技——凤仙五斩——第二斩:鬼斩!”

    怒喝声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此时他全身的肌肉都被调动起来,以极快不可思议的方式扭转起来,手的天陨重剑,带着惊雷般的威势劈出!

    “蓬”在这一瞬间,庞大的魂力疯狂的从天陨重剑当涌出,迅幻化成一具身披黑色长袍,手持镰刀的骷髅,朝那把巨剑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两股能量凶猛的撞击在一起,恐怕的能量向四周扩散开来,周面的地面尽数被震裂,远处的房屋瞬间被轰塌。

    劲风在四周搅动,沙尘被搅动起来,将易辰以及黑衣人笼罩,看不出到他们两人目前情况,这让香蝶非常的着急。

    “可千万不要有事啊!”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可无论香蝶如果努力,都不知能成功,只能用焦急的目光,看向易辰刚才站立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可能。”半醒后,一道不敢相信的声音,从浓重的沙尘传出,待到尘埃落定时,便发现那位半跪在地面上,衣衫褴褛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在他的视线范围,易辰略显狼狈的站立着,天陨重剑插在地面上,他的身体靠在天陨重剑,这才勉强的让自己不至于倒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能拦下我的攻击,你只不过是一位黄魂境,这怎么可能。”相比较易辰的状态,那位黑衣人也好不到哪里去,嘴里不时的发出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苍白的脸上浮现出笑意,凤仙五斩就是那种连续性的魂技,只要刻苦练习,掌握技巧后,便能够连续不断的发出。

    目前易辰已经能完美的链接前面两斩,刚才他就是使用第一斩,将对方释放出来的能量削弱,然后再继续使用第二斩,直接对抗对方的能量。

    这就是易辰最后的底牌,很显然,他成功了,而且刚才那一招也将那位黑衣人震成重伤。

    “咻”这时,易辰能够感应到有十几道不弱的气息,以极快的度超这边赶来,这让他那苍白的脸上,浮现出一抹笑意,道:“暗阁的人终于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糟糕了。”那位黑衣人,显然也感应到有人前来,他们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,随后恨恨的看了眼易辰,快调动魂力离开。

    刚才的战斗让消耗极大,且还受了伤,继续留在这里只会被抓,因此他非常理智的选择离开。

    见到这般情形,易辰松了口气,并没有选择去追,此时的他也已经到了极限,况且就算有能力,他也不会去追,毕竟保不准人家会不会还有后应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将天陨重剑收回到储物戒,易辰深深的吸了口气,快摸出一颗疗灵石吸收,待到恢复些许力气后,转头走向香蝶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香蝶也拿出一颗疗灵石吸收,在感应了下自身的情况后,摇了摇头,随后脸颊微红,道:“刚刚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被人喊谢谢,易辰还真有些不习惯,耸了耸肩,听没心没肺的道:“你可是暗阁的大小姐,若是丢下你不管,指不定你们暗阁的那些老家伙,会怎么处置我。与其死在他们的手上,背个无情无义的骂名。倒不如留下来,就算是死,也能得到英雄救美的好名声,何乐而不为。”

    “噗”听到易辰如此勉强的留下理由,香蝶忍不住噗嗤一笑,看向前者的目光闪过异彩,心轻喃道:“没想到他还有如此风趣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你们没事吧!”便在这时,几道身影终于到来,领头的正是半藏,当他看到香蝶受伤后,当即便是着急的走上前来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半藏长老,刚才若不是元天倾力相助,恐怕我也能以幸免于难。”香蝶摇了摇头,随后缓缓站起身来,随后将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什么,十几位黄魂境修者,而且还有一位准玄魂境?”当听完香蝶的介绍后,半藏感到非常的震惊,转头看向易辰的目光闪过骇然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如香蝶所说那般,也就是说,易辰刚才独自干掉了十几位黄魂境,且还打退了一位最强的准玄魂境刺客,如此骇人听闻的战绩,让他们难以相信,是由一位黄魂境修为的少年所创造。

    “刚才真是对亏了元天小兄弟相救,等到处理完这件事情,暗阁必会有重谢!”很快就从震惊回神过来,半藏对着易辰道。

    “我元天救人不是为了利,这不过是人之常情罢了。”如果是其他事情,易辰肯定要收报酬,可面对这样的事情,是个男人都会留下来,因此他并没有接受。

    “暗阁距离这里并不远,半藏长老你们这么久才赶来,难道也遇到了麻烦?”易辰非常认真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你们遭到刺杀的同一时间,小少爷他也遭到了刺杀。”半藏脸色微沉,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弟弟他也遭到了刺杀,现在他没事吧?”得到这个消息,香蝶有些耐不住了,非常着急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日钟毅少爷有太上长老陪伴,并没有出大事情,而在听到这边有情况后,太上长老便让我另外带人赶来。”半藏说出这句话,让香蝶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脸上闪过沉思之色,刺杀之人实在太大胆了,居然敢对暗阁两位未来继承人动手。

    不过,越是这样,易辰心的疑惑便越是强烈,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,要是刺杀别人也就算了,可偏偏是暗阁的两位继承人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,这是。”半藏走到其一位已被杀死的刺客旁,将他的斗笠拿下,当看清他们的容貌时,瞬间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半藏长老。”对半藏如此惊讶的行为感到非常的不解,易辰快步走上前去,开口询问,而香蝶也非常好奇的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,是我们暗阁的人。”在易辰两人的注视下,半藏脸色变得易辰起来,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他是暗阁的人?”当听到他的话后,香蝶感到非常的震惊,道:“这怎么可能,暗阁的人怎么可能来刺杀我们。”

    香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,她完全想不到,险些要了自己性命的会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半藏也显得难以相信,拳头一握,随后陆续打开其他人的斗笠,当看清他们的模样后,脸色变得越发的阴沉起来,道:“错不了,这些都是我们暗阁的人。”

    闻言,易辰默默的点头,结合上次的事情,从这样来看的话,很有可能是暗阁内部出的问题,也就是,很有可能有内鬼。

    不过,易辰并没有多说什么,也没有发表意见,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,他也不好参合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可不简单,咱们得快点报告太上长老,一定要彻查这件事情。”半藏面色阴沉的说出这句话来,随后便开始安排人手处理后事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便不用易辰管了,他也没有在这个地方逗留,迈开步子朝暗阁走去。

    刚一进入暗阁,易辰就发现,自己瞬间就被好几道气息锁定,显然有人埋伏在暗。

    不过,隐藏在暗之人,在看清易辰的面貌后,便快收回目光,并没有继续监视。

    “暗阁的守备力量增强了。”易辰轻喃一声,虽然表面没有看出有人巡逻,但在暗他却感应到四周,隐藏着许多强横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看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暗阁都不会平静了。”易辰眉头微皱,暗阁出什么事情与他无关,他只希望这件事别影响到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希望这次风波能快些过去。”默默的说出这句,易辰便返回到自己居住的房间,运功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是的大帝,当日在比赛的时候,我真实的感应到烈焰三头犬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,响起一道阴冷又带着敬畏的话,一位长相似少年,却满头苍苍白发,却皮肤布满皱纹的修者,用敬畏的目光看着前方的屏风。

    “刘贤,这件事可大可小,可别随便扯个理由,来弥补你的过失。”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,在屏风后面响起。

    “就算给刘贤十个胆子,也不敢做出欺瞒大帝的事情,当日在那个小鬼的身上,我真的感应到烈焰三头犬的气息。”刘贤非常的紧张,道。

    “烈焰三头犬能带修者离开葬神之地,对我们来说非常的重要,一定要夺回来,不容有失。”听到他的汇报后,屏风后面停歇了半响,才响起一道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大帝放心,刘君国师已经开始安排,用不了多久便会采取行动。”刘贤回应道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