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两百四十四章 七品中等魂术!【二更】

    这番修炼用了很长的时间,易辰**所受的创伤并不严重,只是精神上感到疲惫而已,很快就从修炼状态回神过来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修炼,易辰感觉身上的疲惫一扫而光,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,同时内视了下兽魂的情况,发现经过那番战斗后修炼,他的魂力凝实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呼”轻吐出一口浊气,易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沉声道:“母亲的线索已经彻底断了,除非那位暗阁的阁主还在,能够遇到他的话,或许能打听到一些消息。”

    一想起自己的母亲,易辰脸上忍不住浮现出颓废之色,虽然他有心寻找,但却不知道从哪里找起。

    从目前来看的话,除非找到暗阁的阁主才能知道消息,但目前暗阁的阁主也失踪了,想要找到他又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“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,龙渊大陆虽然大,但只要有足够的实力,寻找一个人,并不是非常的困难。”易辰的脸上充满了坚定,道。

    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,只要拥有足够的实力,便能让别人为你卖命,易辰想要在找人,最需要的便是快提升自己的修为。

    轻吐出一口浊气,易辰便不去想这件事情,思绪忍不住回到先前在武斗场时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那个青冥是暗阁的人,可他为什么要对钟毅下毒。”一想到这个问题,易辰的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日在武斗场时,那位青冥可是想要对他动手,还好他极是反应过来,方才幸免于难。况且在那个时候,若是他说出来,也没有人会相信,因此并没有声张。

    此时的易辰非常的不解,对方明明是暗阁的长老,可为什么要做出有损暗阁利益的事情,这对他又有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“难道那个青冥,是风影帝国安插进来的卧底?”易辰并不笨,很快就想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这个应该不可能,暗阁可是大势力,在提拔长老的时候,肯定会仔细的摸查对方的背景。”但很快,这一条也被易辰否决。

    但他并没有多想,这里面很有可能牵扯到大势力内部的争斗,易辰可不想被牵扯进去,这对他来说没有半点的好处。

    “虽然是这样,但你最好不要落在我的手里,否则爷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虽然事情已经过去,但这样并不代表易辰会善罢甘休,对方明明是想对他动手,这让易辰心升起一抹冷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及时反映过来,恐怕早就遭到对方的毒手,输掉了最为关键的比赛,从这一点,易辰便不可能原谅他。

    不过,对方毕竟是暗阁的长老,而起还是一位玄魂境强者,易辰想要正面报复,明显不可能,唯有等待机会,然后狠狠的教训他一顿。

    “还是慢慢的等机会吧,这段时间还是要小心提防着他。”易辰脸上浮现出凝重,默默的说出这句话,随后便继续盘坐在床榻上修炼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易辰都在修炼度过,这期间并没有人来打扰他,直接三天后,易辰突然被储物戒传出的动静惊醒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带在易辰手指上的储物戒,在轻轻的颤抖,他的脸上浮现出惊疑之色,快内视储物戒,发现正有一颗释放出红色光芒的石头,在猛烈的颤抖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,易辰发现,那颗石头,正是当初委托所那位老者,交给他的石头。并且易辰还清楚记得他说过,只要找到有高级魂术,石头就会释放出光芒。

    “难道已经找到高品魂术了?”将那颗石头从储物戒拿出,易辰脸上浮现出激动之色。他现在使用的还是六品魂术,急需更高级的魂术替换!

    “终于找到了!”从床榻上跳下,易辰脸上带着笑意,将那释放出红色光芒的石头收入储物戒,随后迈开步子离开房间,朝委托所行去。

    经过阴阳会一役后,易辰的名声在暗阁城这里已经传开,他刚刚走出暗阁,便被很多修者认了出来,俱是对着他指指点点,有的甚至还走上来套近乎。

    对这些人,易辰也不好说什么,一边应付着一边来到交易所,环顾了下四周,随后迈开脚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元天小兄弟你终于来了。”刚进入交易所,坐在柜台的那位老者便站起身来,看起来非常的客气,与上次来时,那副不冷不热的模样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见状,易辰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,并没有说什么,用警惕的目光扫了四周一眼,在没有发现异样后,方才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“上次元天小兄弟到来,老朽一时眼拙没认出,还请元天小兄弟莫怪。”见到易辰那副模样,那位老者脸上带着歉意,道。

    对方的态度居然变得如此谦卑,这让易辰感到非常的无语,但很快便也释然。

    这位老者虽然是暗阁的人,但也只是一位外围人员,而易辰虽然不是暗阁的人,但却跟暗阁高层有交集,对方表现得如此谦卑,倒也好解释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的东西你们找到了吗?”易辰脸色非常的平静,摆了摆手,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香蝶小姐知道元天小兄弟在这里下委托,亲自出马寻找卖家,如今已经找到了,正在楼上等您呢!”那位老者做出一个请的手势,随后便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“香蝶?”听到对方提到这个名字,易辰眉头一皱,但并没有多说什么,慢步跟在那位老者的身后。

    委托所左面位置有一座楼梯,易辰跟随者老者走上楼梯,来到二楼一间房子门前。

    “小姐,易辰小兄弟已经来了。”老者伸手敲了敲房门,紧随着里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老者推开房门,带着易辰进入其,霎时后者发现,房间的一张桌子上,正有三人围桌而坐,其一位是香蝶,另外两位戴着斗笠。看不清他们的模样,但从身材来看的话,他们都是年人。

    “这两位就是魂术的卖主。”香蝶美目从易辰身上扫过,随后便为他介绍道。

    见状,易辰的眉头不易察觉到的皱了起来,他可不想欠别人的人情,而且香蝶为什么要帮他,这让他十分的不解,难道是因为自己帮暗阁打赢比赛的缘故吗?

    “香蝶小姐,我们是冲你的面子才来,可没想到却是个小鬼。你觉得他有足够的钱收购吗?”易辰还没有回应,两位修者抬头看向易辰,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钱不是问题,问题是你有没有高等级的魂技。”被对方看轻,易辰很快就移动目光,放在那两位修者的身上,淡淡的笑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两位修者都感到非常的惊讶,他们非常的好奇,易辰的自信到底来自于哪里。

    “两位先生尽管放心,只要你们有高品的魂术,我们一定会按照公道的价格购买。”香蝶多少对易辰的家底有些了解,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香蝶小姐这么说,那我们就放心多了。”其一位修者脸上浮现出笑意,随后与自己的同伴对视一眼,摸了摸储物戒,从里面拿出一本书面泛黄的书籍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套七品等魂术,可是我两兄弟费劲千辛万苦才得到,香蝶小姐开个价吧。”那位将那本书籍放在桌子上,道。

    “七品等魂术。”易辰的目光被那个书面吸引,上面明确的写着六个大字,这让他非常的惊喜。

    七品下等魂术,已经算非常的稀有,而七品等的魂术更是难寻,只是价格方面,恐怕不会太便宜。

    美目从那本书籍上扫过,香蝶将它拿了过来,打开之后,登时便发现上面刻画着一个繁复的脉络图。

    “是七品等魂技。”在经过一番检查后,香蝶重新将书籍放回到桌面上,转头朝易辰看了过来,好似在询问他的意思一般。

    “七品等魂技,你们开出的价格是多少。”易辰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六百五十颗五星魂灵石。”两位修者目光从易辰身上扫过,直接开出个这样的价格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眉头一皱,如果是普通的修者,在听到这样的价格后,肯定会被吓晕过去,这可是一个天价啊!

    “六百五十颗五星魂灵石,两位先生,这个价格是否太贵了些?”好似知道易辰的想法一般,香蝶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放在拍卖行的话,这套魂术,绝对能够拍出七百颗五星魂灵石的高价,我们可是看在香蝶小姐的面子上,才降低了五十颗魂晶石。”两位修者道。

    “一套七品等魂技,就算是放在拍卖行,最多也就六百颗五星魂灵石吧?”

    对方还真将易辰当成初出茅庐的小娃娃,以为他不了解这方面的行情,明白这一点的易辰,当即便是淡淡的笑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两位修者彻底失声,他们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家伙,居然对这方面的价格如此了解。

    “既然选择私下交易,依我看来,你们这套魂技来得也不光彩吧?”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,易辰淡淡的声音再度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