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两百四十三章 线索!【一更】

    比赛结果已经出来,在场的修者都感到非常的难以置信,易辰居然在关键时刻,扭转战局,夺得最后的胜利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,我怎么会输给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鬼。”刘贤猛摇着头,他好似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,用凶猛的目光瞪着易辰。

    不单只是刘贤接受不了,刘君他们亦是如此。为了这场比赛他们可是做好了完全准备,可没想到,九十九拜都过来了,就差那么一哆嗦,会因为易辰的出现而扰乱了战局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场比赛,暗阁胜!依照三局两胜的规定,本届阴阳会最终胜利方属于暗阁!”那位负责宣读的老者并没有闲着,扯开嗓子大喊,在空气回荡。

    宣判的声音在耳边回荡,易辰嘴角一勾,心的压力也瞬间消失,感觉非常的疲惫,这场比赛还真是惊险,若不是最后使用天鉴术,恐怕输的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反对这场比赛的胜利归于暗阁!”刘君从椅子上站起身来,大喊一声,登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超他看去。

    易辰的眉头也是皱了下,现在的结果已经完全出来了,他不知道那个刘君还要玩些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“刘君国师,这场战斗结果已经出来,我们没有使用作弊的手段赢得比赛,你们还有什么意见?”冷堂站起身来,语气带着不善。

    “冷堂长老说得极是,刘君国师对这场比赛的裁决,难道还有什么异议?”那位负责宣判的老者脸色也不好看,这不明显是在质疑他裁判的能力吗?

    “这场比赛,是暗阁跟风影帝国之间的比赛,既然是这样,理应派遣自己人来参赛,可暗阁却请来外援,这好像违背了规定吧?”刘君冷笑道。

    易辰的确是暗阁请来的外援,这点大家都非常的清楚,只是让冷堂他们感到意外的是,他居然会拿这件事来说事。

    “虽然阴阳会是两大势力之间的比赛,但并没有明确的规定,不能请求外援帮助,如果刘君国师对这个结果不满意的话,大可回去翻阅我们当初设立的条款。”冷堂淡淡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那位负责裁判的老者便继续翻阅小册子,随后附和道:“的确如冷堂长老所说,这里并没有规定不能请外援。”

    刘君还想死缠烂打,继续跟暗阁的人纠缠,而易辰的则是满脸的轻松,反正他已经赢得了比赛,接下来怎么处理,便不在他的责任之内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这小家伙,还有天鉴术那种强大的秘术,隐藏得倒是挺深嘛!”不知何时,孔宁来到易辰的身旁,笑着道。

    对此,易辰表示非常的无奈,本来他也不想使用那种秘术,否则一定会引来众多魔鉴的关注,可想到自己跟暗阁的合作,他咬着牙使用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赢得了比赛,但自己拥有强大秘术的消息,也已经彻底的暴露,这对他来说,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运气好罢了。”虽然心极是无奈,但易辰的脸色并没有半点变化,目光移动,停留在不远处的香蝶身上。

    如果易辰没有猜错的话,刚才那阵萧乐,正是由香蝶吹奏。

    一直在关注易辰的香蝶,在看到前者看来时,当即便是迅避开目光。

    见状,易辰眉头微微一皱,随后迈开脚步走到香蝶身旁,略一思索,随后询问道:“刚才的萧乐,不知是不是香蝶吹奏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香蝶在此时不知道说什么好,心虽然不解易辰为何询问,但还是点头道:“刚才吹奏的萧乐,其实是静心乐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静心乐?”易辰心略带一丝疑惑,道:“刚才在我听到萧乐的时候,内心瞬间就恢复平静,难道跟着箫声有关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静心乐其实也是魂技的一种,只是它比较特殊,是一种辅助魂技。”香蝶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魂技?”易辰心头一紧,如果真的是魂技,那就说明这种并不是普通的萧乐,一般人很难拥有,这让他有些迫不及待的询问道:“这种魂技,只有你们暗阁才有吗?”

    “对,这样的魂技只有暗阁才拥有。且因这套静心乐练习的要求非常苛刻,想要练习非常的困难,所以暗阁并没有让其他的成员学习,因此这套魂技,也就只有我会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易辰为何问这些,但香蝶并没有半点隐瞒,道。

    “只属于暗阁的魂技,只有你会?难道没有其他人学习过这种魂技?”易辰眉头一皱,道。

    当初易辰母亲失踪的时候,是在十七年前,而依照香蝶的年纪,那时候估计也才刚出生没多久,不可能前去元玄帝国。

    但那个晚上,易辰真切的听到,有人在吹奏静心乐,从这一点来判断的话,那天晚上的神情,很有可能跟暗阁有关。

    “难道母亲失踪,真的跟暗阁有关系不成?”易辰心不由得疑惑起来,继续询问道:“暗阁除了你之外,难道就没有其他人掌握这套魂技?”

    “目前暗阁的确只有我才会。”香蝶非常肯定的点头,随后好似想到了什么,道:“不过,这套魂技,并不是暗阁的前辈创造,听我父亲说,是当初一位女子所留下的魂技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创造的魂技?”听到这个消息,易辰心头一跳,惊疑道。

    “当初听我父亲说过,十几年前,他救了一位被追杀的女子,她在我们暗阁疗养一段时间后,留下这套静心乐以示感激,然后便离开了。”香蝶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被追杀的女子,难道真的是母亲?”得到这个消息,易辰双手紧握,身体轻轻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当初易辰曾听他父亲将过,她的母亲当初被救的时候,身受重伤,显然是被人追杀,从这点来看到话,留下这套魂技的女子,很有可能就是他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当初追杀那位女子的是什么人,那位女子又是什么人,你们知道吗?”易辰迫不及待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易辰对这件事表现得非常关心,这让香蝶非常疑惑,但并没有多想,道:“这些父亲他从未提起过,我也无从得知,不过我想我父亲他应该知道追杀之人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闻言,易辰眉头皱了下,好不容易有点线索,可没想到就这么断了。

    虽然暗阁的阁主,很有可能知道他母亲的身份,以及追杀者的身份,但现在暗阁阁主已经失踪,易辰去哪找他?

    内心的激动恢复了不少,易辰非常无奈的摇了摇头,不过却没有放弃,他相信总有一天能够查明真相,找到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哼,这件事情,我们风影帝国跟你们没完!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刘君充满不甘的声音在空气响起,一直纠缠下去,也不会得到阴阳镜,他们留下这句狠话后,便开始离开。

    在他们离开的时候,还转头用冷冷的目光看了易辰一眼。不过,对于这些,后者直接就选择了无视。

    他跟风影帝国的仇恨,已经到了难以调解的地步,就算风影帝国不来找他的麻烦,将来他也会亲自去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“这次能够赢得这场比赛,还真多亏了小兄弟帮忙。”待到刘君他们走后,冷堂他们转头朝易辰走来,道。

    “冷堂长老,如今事情我已经帮你们办了,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实现承诺?”易辰耸了耸肩,道。

    “元天小兄弟尽管放心,答应你的事情我们一定不会食言,再过几日便可进入阴阳镜修炼,等你从阴阳镜出来,我们便会为你刻画传送阵。”冷堂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冷堂长老了。”易辰淡淡的笑了笑,道。

    既然比赛已经结束,逗留在这里毫无意义,易辰他们很快便在众人的注视下,离开武斗场。

    比赛是结束了,但暗阁城却开始为一个人而变得热闹起来,那便是易辰。他在最后一场的比赛,让所有的修者都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“以黄魂境的修为,再配合秘技,赢了一位名副其实的六品魔鉴师,这样的战绩还真是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自然,而且现在那位少年,跟暗阁的人走得非常近,我看十有**会被暗阁招揽。”

    “哎,真是同人不同命,像那种天才人物,不是我们所能比拟的。”

    不少修者,眼神闪烁起羡慕嫉妒恨的目光,在他们的看来,攀上暗阁,就等于权利和地位!

    在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,身为谈论焦点的易辰,却没有心思去理会,那一场战斗让他的消耗极大,而且还受了些伤,此时他更需要时间休养。

    当回到暗阁之后,易辰便与他们分开,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,随后便盘坐在床榻上,调动魂力开始修炼起来,恢复身上的伤势。

    “咻”天地间的魂力从四面八方涌来,易辰这一次修炼所产生的吸力,要比以往修炼的时候,强大许多,源源不断的魂力,非常凶猛的顺着毛孔涌入他的体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