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两百四十二章 天鉴术,发飙!【四更】

    那句话充满了讽刺,但易辰的脸色却十分的平静,漠然道:“你不过是比我年长几十年,比我先修炼了几十年,若是我,用不了几年,就能达到你那样的境界,在我面前你有什么好得意?”

    易辰这句话,却是直接戳刘贤的痛处,脸色闪过不自然,道:“天资卓越又如何,今天我就将你扼杀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大话就不用吹了,刚才刻画阵法,又被我两次使用斗灵之术击,此时的你也不过是强弩之末,你拿什么扼杀我?拿什么赢我?最多也只是平手。”易辰漠然笑道。

    这倒是一句大实话,此时的刘贤体内的魂力还真的所剩无多,看向易辰的目光尽是阴冷。

    “即便杀不了你,想要赢你却是轻而易举。”刘贤冷笑,随后拿起自己的纹器跟纹盘,开始调动魂力刻画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易辰的行动被束缚,根本就攻击不了,这样他便能够安心的刻画图鉴,到时鉴定成功的话,最终的胜利也是属于他的!

    “糟糕了,对方居然束缚住元天的行动,然后自己刻画图鉴。”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,香蝶面色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元天现在这样,还能够刻画图鉴,但他只是一位五星魔鉴师,只能刻画五星图鉴,而刘贤却是六星魔鉴师,能够刻画出六星图鉴,如若都刻画成功,最后输的也是我们。”冷堂也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,道。

    此时,虽然他们还是非常希望易辰能赢,但依照目前的情形来看,这已经是明显不可能的事情,当即便是颓废的摇头,看来阴阳镜,是真的保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大帝的决定还真是非常的明智,这样来看的话,只要刘贤不出现失误,这样胜利就属于我们了!”话虽然是这么说,但刘君的脸上已经浮现出胜利者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眼睁睁的看着吧小鬼,输在我的手,能输在我的手,是你的荣幸!”刘贤在刻画图鉴的过程,还对易辰发出一道冷笑。

    “刻画的是六星图鉴吗?”不过,易辰好似无视了对方的话,在看了眼刘贤纹盘刻画的图鉴后,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你想要刻画五星图鉴,来跟我一比高下吗?别弱智了,凭借鉴定五星灵石,你赢不了我!”刘贤冷笑道。

    闻言,易辰并没有反驳,在刘贤戏谑的注视下,双手开始掐动起法诀来,魂力宛若火焰一般,源源不断的从他体内腾升而起。

    “他想要干什么,难道还要反抗吗?”在场的修者,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易辰,而孔宁他们也非常的不解,要知道这个时候反抗,已经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“反抗都是徒劳的,还是乖乖的认命吧!”虽然不解易辰要做些什么,但刘贤心却有种不好的预感,但还是强装出自信的模样,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其他人,或许在遇到这种情况的话,恐怕会束手无策,但你显然遇错了人。”漠然的笑声,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随后他双手猛的变换一个法诀,怒喝道:“魔鉴秘术——天鉴术!开!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易辰的气息猛的提升,强横的劲风在他身体周围搅动起来,如火焰般燃烧的魂力,在易辰的身后形成一个巨大的虚影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感应到易辰的气息猛然提升,刘贤的脸上尽是骇然,紧随着一股强大的震力,将他束缚易辰的魂力给震开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想要比拼六星图鉴,那我就陪你玩一玩!”充满漠然的声音从易辰嘴里发出,随后他快举起纹器跟纹盘,开始刻画起六星图鉴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。”刘贤非常的惊骇,他重新调动那两股魂力,想要对易辰发动进攻,可却发现,他的攻击刚刚碰触到后者时,在易辰身后的那道虚影,便会释放出强大的震力,直接将他的魂力震开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东西,怎么会这么可怕?”香蝶也非常的好奇,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那绝对是传说的天鉴术。”孔宁见多识广,道。

    “天鉴术,那是什么?”钟毅也非常不解,道。

    “天鉴术是一种非常强大的秘术,它能够让魔鉴师越一个星级刻画图鉴,可以说,天鉴术对于魔鉴师来说,无异于神术一般。可惜在千年前,这种秘术便已失传,没想到今日还能见到有人施展这种秘术。”孔宁的眼神带着异彩,道。

    闻言,冷堂他们俱是点了点头,同时看向易辰的目光,也忍不住好奇起来,他们现在都非常想知道,易辰到底是什么来头,怎么会拥有如此可怕的秘技。

    “该死。”刘贤再度尝试几次进攻,可却发现无法攻击到易辰,而后者则在不断的刻画图鉴,而且度还非常的快,这让刘贤心头一紧,赶紧停止攻击,也开始飞刻画图鉴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暗阁请来的外援少年,居然强悍到这种地步,不单只修为强横,就连刻画出来的图鉴,也是极度完美,好似跟正规的图鉴,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般。更重要的是,他在刻画如此繁复的六星图鉴,采用的居然也是盲刻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修者,脸上尽是难以置信,被易辰展现出来的手段给震住了,如此完美的图鉴,可是连七星魔鉴师,都难以达到的啊!

    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,易辰为了达到这种地步,可是付出了无数的努力,再加上天书的辅助,才有如今的成就。

    “咻”此时,易辰已经进入非常玄幻的环境,外界一切都好似与他隔绝了一般,他专心致志的刻画着自己的图鉴。

    “真是难以置信,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居然能进入入定的状态。”孔宁在这方面可是非常权威的人物,在见到易辰的状态后,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还真如孔长老所说,那个小家伙真的非常神秘,现在我倒想知道,他是哪一位隐士强者,所培养出来的弟子。”冷堂道。

    “咻”不过,他们并没有继续讨论,而是用紧张的目光看着武斗场,这可是最后一场了,他们不得不重视。

    “咻”在众人的注视下,易辰两人飞快刻画着图鉴,一道道纹路在他们的纹器下形成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能刻画六星图鉴又如何,在这方面的经验,你远远要输于我!”刘贤面色阴沉道。

    “废人废话多,有什么本事,尽管亮出来!”易辰根本不跟对方废话,专心刻画自己的图鉴,一股淡定从容的气质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这股气质可不是普通魔鉴师能够拥有,而是一位魔鉴师,在刻画了无数图鉴后,所表现出来的从容不迫,此时的易辰已经隐隐有大师的风范。

    见到这般情形,刘贤已经不敢有半点的怠慢,也飞快的刻画自己的图鉴。

    “完成了!”片刻之后,一道兴奋的声音从刘贤的嘴里发出,刺眼的光芒从他的纹盘渗透出来,一个完整的图鉴在他的纹盘形成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输定了!”刘贤从储物戒,拿出一颗六星魂灵石放在那个图鉴的央,一股强大的吸力,从图鉴传出,开始飞快吸收蕴含在里面的杂质。

    虽然易辰刻画的度也不慢,但刘贤刚才要比他先一步刻画,度没有人家快也非常的正常。

    “还是失败了,虽然他能够刻画出六星图鉴,但度还是慢了人家一步,看来这场胜利归风影帝国莫属了。”在场的修者见到这般情况后,俱是遗憾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想要赢,没那么简单!”

    这时,一道漠然的声音从易辰嘴里发出,随后一道刺眼的光芒,从他的纹盘发出,一个极度完美的图鉴,在他的纹盘形成。

    “咻”易辰嘴角一勾,快从储物戒,拿出一颗六星魂灵石,放置在那个图鉴的正央位置,霎时一股极度恐怖的吸力,从那股图鉴发出。

    那股吸力的非常的可怕,几乎只是眨眼之间,就将那颗六星魂灵石蕴含的杂质吸光,让在场的修者嘴巴张成O型。

    易辰的灵石已经鉴定完成,一颗毫无杂质的魂灵石,静静的躺在纹盘上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已经鉴定完成时,刘贤的魂灵石也才刚刚鉴定完成,比易辰的要慢上一秒。

    “完美级的图鉴太可怕了,吸收的魂力太快了,那个小家伙抢先一步完成了!”在场的魔鉴师非常不敢相信的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易辰抢先一步鉴定完成,按照比赛的规则,这场胜利当属易辰所有。

    “他成功了!他成功了!”身体刚刚恢复的钟毅,瞬间从椅子上跳起,脸上充满了激动。

    “我们赢了,阴阳镜保住了!”香蝶也站起身来,脸上尽是不可思议,用痴迷的目光看着易辰。

    “真是让人无数意外的小家伙,看来选择跟他合作,还真找对了人了。”冷堂轻吐出一口气,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是你输了。”在众多欢呼声,易辰嘴角一勾,对刘贤说出一句非常狂傲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