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两百四十一章 尸鬼秘术!【三更】

    疯狂的杀意从体内涌出,在所有人震惊的注视下,易辰身躯猛的一颤,随后再度以不可思议的度冲出,眨眼间又来到刘贤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不可原谅!”怒喝声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他快出手,抓住刘贤的衣领,随后猛的用力,轻松将他给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死!”又是一道怒喝声响起,易辰双手猛地用力,好似扔木偶一般,将刘贤扔了出去,以极其完美的弧度,撞在护罩上,发出一道闷响声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度,这样的度,恐怕能跟准玄魂境一较高下了,他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?”见到易辰如此疯狂的表现,在场的修者俱是非常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疯狂的小家伙,看来当初选他来帮忙,还真是个明智的选择。”半藏的脸上浮现出笑意,易辰的表现完全出乎他的意料。冷堂他们也是点了点头,此时的形势对他们来说,可是一片大好。

    “该死,怎们会这样,他怎么可能破掉幻阵。”与暗阁这边截然相反的是,刘君他们的脸色则变得阴冷起来,这样的结果可不是他们想见到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感到难以置信,用骇然的目光看着易辰,在他们的注视下,后者疯狂的用自己的变态度,将刘贤打得头晕目眩,这是刘贤万万没有想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死!”又是一道怒喝声响起,易辰再度将刘贤举起,随后猛的一用力,快将刘贤给扔了出去,再度重重的撞在护罩上。

    “彭”闷响声传出,刘贤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,随后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,砸出一个深坑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”众目睽睽之下,被虐得这么惨,这让刘贤大感颜面尽失,缓缓从原地站起身来,用狰狞的目光看着易辰。

    “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,还敢大言不惭。”易辰冷笑,随后疯狂的调动魂力,举着纹器不断地刻画,刺眼的光芒从纹盘闪烁而起。

    “咻”一股股强大的威势,向四周扩散开来,强烈的劲风,在易辰的身体周围搅动而起,宛若末日般的场景,在众人眼皮底下浮现。

    这场战斗,易辰不冤再继续耗下去,迟则生变,这样继续下去的话,对他没有半点好处,且现在他占据着优势,得乘对方还未反应过来的情况下,结束这场战斗。

    “六品上等斗灵之术——沧海一粟!”

    冷冷的喝声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随后密密麻麻的纹路从纹盘冲出,好似惊涛骇浪一般,带着毁灭的气息,朝刘贤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刚才刻画幻阵,让刘贤损失了极多的魂力,此时他只能快凝聚出一个盾牌,将自己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“轰”宛若海浪般的阵纹,凶猛的撞击在他的护盾上,眨眼间他就被漫天的纹路淹没,震耳欲聋的声音在武斗场回荡。

    “好疯狂的攻击,真是个可怕的小家伙。那个刘贤已经没有反抗之力,在接受这一招后,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站起来。”在场的修者用惊骇的目光看着易辰,随后又转头用疑惑的目光,看向刘贤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注视下,尘埃逐渐落定,一道狼狈的身影暴露在空气之,虽然刚才结结实实的被击,但刘贤并没有倒下,依旧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“倒是顽强得很,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。”易辰脸色变得越发阴冷起来,并没有半点留情,飞调动魂力,继续疯狂的刻画起来。更加可怕的威势从纹盘传出。

    “好疯狂的威势,比刚才他使用的六品魂技还要狂猛,看来他也有奇迹斗灵之术。”在场修者非常诧异的看着易辰。

    “七品下等斗灵之术——噩梦流云!”易辰快将手的纹盘抛出,随后无数的纹路再度冲出,化作无数的黑色云彩,它们相互交织在一起,快旋转搅动起来,强烈的劲风搅动而起,带着极度可怕的威势朝刘贤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!”此时的刘贤根本躲避不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股能量潮自己冲击而来,当即发出一道不敢的喊声,随后便被庞大的能量淹没。

    “轰”黑色的乌云将他所站立的地方淹没,众人看不清里面的情况,但不时有闷雷般的响声,从刘贤站立的地方传出。

    “那位刘贤已经没救了,在如此可怕的威势下,他不可能幸存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修者纷纷议论起来,同时看向易辰的目光,也闪过莫名的敬畏,如此年纪便有这样的修为,前途必然不可限量!若是能够成长起来,将来他的地位,不可他们所能够比拟。

    “请他帮我们的代价,虽然大了一些,但现在看来,真是物超所值,阴阳镜这一次又成功的留在我们暗阁。”冷堂捋了捋胡须,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那个小鬼怎们可能打败刘贤。”坐在刘君的身旁的那位长老,脸色极度阴沉,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千算万算,最后栽在一个小鬼的手上。”刘君双拳紧握,用恨恨的目光看着易辰,道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吗?”感受到四周传来各种目光,易辰轻喃一声,随后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,准备收起工具,等待那位老者宣判。

    “咻”便在这时,突然有两道粗大的魂力,从刘贤所在的地方急射而出,度非常的快,它们好似蟒蛇一般,其一道缠住易辰的双脚,另一道则缠住易辰的腰部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易辰心头一紧,他尝试着想要睁开,可却发现这两股能量丝丝的将他缠扰,无论他作何努力都挣脱不了。

    “天啊,难道那个刘贤还没有死吗?”在场的修者俱是用骇然的目光朝刘贤所在的位置看去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单凭这么点本事,就能够将我打倒吗?”一道疯狂的笑声从刘贤站立的地方响起,一道身影在漫天的乌云浮现。

    “是他,他居然真的没有死!”当尘埃尽数落尽时,冷堂他们的脸色一冷,因为刘贤安居然没有死,而且还有两股粗大的魂力,从他的丹田处传出,紧紧的将易辰缠扰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易辰用骇然的目光看着刘贤,他发现此时的刘贤,身上的长袍已经被撕烂,露出一张看起来非常年轻,但又布满皱纹的脸庞,且他的头发颜色,居然也是苍白之色,看起来非常的怪异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释放出来的魂力,从颜色来看的话,已经不是单纯的黄色,从还夹杂着橙色!这种魂力,正是准玄魂境的标志!

    “他刚刚释放的明明是黄魂境的气息,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准玄魂境。”易辰感到非常的不解和震惊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难怪刚才我一直都觉得他的气息奇怪,原来他并不是服用了天蛊灵石,而是他将自己的气息隐匿起来,弄得好像服用了天蛊灵石一样,以此瞒过他的真是修为。”孔宁幡然醒悟,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他还只是位少年,怎么会拥有这样的修为。”香蝶摇头表示不信,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瞒得了世人,却瞒不了我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他一定是使用了‘尸鬼秘术’!”孔宁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尸鬼秘术,那是什么东西?”香蝶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风影帝国拥有一种非常邪恶的秘术,那就是将另一个人的灵魂,转移到另一具陌生的尸体上,从而使一些老不死获得新生。而且非常可怕的是,他们如果成功的话,还能保持生前的修为。”孔宁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,那位刘贤,其实就是一位借助另一具身体重获新生的老不死?”香蝶震惊道。

    “绝对错不了,因为他们虽然获得了更加有生命的身体,但苍老的度却是原来的十倍,所以现在他的身体,看起来才会如此苍老不堪。”孔宁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不过他拥有准玄魂境的修为,情况对元天很不利啊!”香蝶非常的着急,道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对方是一位老不死转移身体前来参赛,但对方的脸庞可是一张少年的脸庞,这样的话根本就阻止不了,一切还得靠易辰解决。

    “本来以为使用黄魂境的修为,就能够直接将你干掉,可没想到你这小鬼居然如此顽强,硬是逼得我使用准玄魂境的修为。”刘贤的声音非常沙哑,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怪物。”此时,易辰只能用怪物来形容对方的容貌,同时剧烈的挣扎起来,想要摆脱对方的魂力束缚。

    “别白费心机了,这可是我创造出来的束缚之术,,凭我现在这样的修为来使用,你一介小小的黄魂境,根本就挣脱不了。”见到易辰想要挣脱,刘贤不屑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该死。”易辰轻啐一声,他努力了好一阵,发现还真的如对方所说那般,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这样的束缚。

    “米粒之珠怎可与日争辉,像你们这些犹如蝼蚁一般弱小的东西,本来就是可悲的存在,无论怎么努力,也摆脱不了卑微的蝼蚁命。”刘贤大声狂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