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两百四十章 熟悉的箫声!【二更】

    那股杀意非常的浓烈,就连刘贤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心非常的震惊,很难想象这样的杀意是由一位少年所发出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,如此强大的杀意,实在是太可怕了。”在场的修者也非常的震惊,看向易辰的目光尽是骇然。

    “不!”身处在幻境的易辰,并不知道外界的情况,眼前的场景非常的真实,易辰将已经完全陷入了幻境当,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在易辰的注视之下,无数的魔兽涌入易家,快将易魁两人给包围了起来,双瞳闪烁着血色的凶残光芒。

    此时,易魁两人的处境非常危险,这让易辰非常的着急,他非常想快上前帮忙,可却发现自己的控制不了身体,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给我动啊!”易辰心怒吼一声,想要调动身上的肌肉群,快让自己行动起来,可结果却让他失望,无论他如何努力,还是动不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。”双眼逐渐变得血红起来,易辰脸色看起来有些狰狞,此时家人有危险,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已经彻底陷入幻境了吗?这样的话,再给你加点猛料,让你享受下,自己家人死在面前的情形,相信那种场景一定非常刺激。”

    虽然能够操纵幻阵,但刘贤并不知道里面的场景,只能从易辰的情绪变化来判断,冷冷的笑了一声,掐动的法诀一变,魂力更疯狂的涌出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易辰所见到的场景变得更加危险,其一头金角冰蟒,快盘旋起身体,随后急射而出,巨大的脑袋朝易魁咬去。

    “不!”见到这般情形,易辰肝胆欲裂,仰天发出一道长啸,随后身躯猛的一颤,一股邪雾便从他的体内急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吼”那团邪雾凝聚出一头魔兽,正是在石灵的烈焰三头犬,它仰头发出一道怒吼声,随后快朝前跃出,张开嘴朝金角冰蟒咬去。

    “嘶!”那头金角冰蟒,根本就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,直接被烈焰三头犬咬七寸,被扑倒在地面上,易魁躲过这一劫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我怎么感应到烈焰三头犬的气息。”正在控制阵法的刘贤,脸上浮现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风影帝国有一头烈焰三头犬,可前段时间在东域雪原逃脱,无论风影帝国如何寻找,都找不到它的踪迹,可如今刘贤却感应到它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难道烈焰三头犬在那个小鬼的身上?”在这一瞬间,刘贤看向易辰的目光闪现出惊疑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这样下去,等幻阵非常的可怕,若是长期下去的话,元天的精神肯定会崩溃。”香蝶非常焦急的站起身来,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正在比斗,我们根本帮不了他,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。”冷堂虽然想要帮助,但此时也是爱莫能助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办法,但需要太长老的配合。”香蝶咬了下红唇,道。

    “哦?不知道小姐有什么办法,能将元天小兄弟从幻境拉出来。”冷堂询问道。

    闻言,香蝶摸了摸自己的储物戒,从里面拿出一支玉箫,道:“依照现在这样的情况来看,只能使用这种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小姐要使用‘静心乐’,帮助元天小兄弟脱困?”当看到香蝶手的玉箫时,冷堂皱眉道:“静心乐虽然能帮助破阵,但那个护罩能够阻挡声音进入,这个主意可能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元天出手搭救钟毅,使用一星纹器将护罩打出一个洞,箫声可以从那个地方,进入武斗场。”香蝶伸手指向护罩,道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冷堂终于是知道她的打算,同时也反映了过来,惊喜道:“原来是这样,那小姐快点吹奏,我来负责偷偷送进去。”

    闻言,香蝶点了点头,随后将玉箫放在嘴边,开始吹奏起来,一道道极是美妙的音乐在周围响起。

    “咻”不过,那美妙的音乐并没有传开,冷堂快动调动魂力,将玉箫子发出的声音全部包裹,随后使用传音的方式,透过护罩那个孔,传给易辰。

    美妙的箫声,在易辰的耳边响起,在这一瞬间,被困在护罩的易辰,身躯猛的一颤,狂躁的内心逐渐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熟悉的笛声,好似在哪里见过。”释放出来的杀意逐渐收敛,易辰的脸上浮现出思索之色,这笛声让他感觉非常的熟悉。

    “母亲!”突然间,易辰好似想到了什么,身躯猛的一颤,脑海浮现出一张熟悉,又带着慈爱的脸庞来。

    “当初母亲失踪的那个晚上,在易家大院奏起的就是这种音乐。”

    易辰心充满了狂喜,此时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股箫声又是从哪里传来,但这就为的箫声让他极是激动。

    自从他的母亲失踪后,他在梦无数次会梦到她,他现在的心愿除了要治好自己的父亲外,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找回母亲,好一家团聚。

    虽然有这种想法,但龙渊大陆何其大,想要寻找哪有那么容易,出来历练这么久,易辰到现在还无处下手,不知道要在哪里打听他母亲的消息。

    如今,突然听到熟悉的萧乐,让他感到极是振奋!不过他很快就惊疑起来,轻喃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,怎么会有这样的萧月?”

    “不对,我不是正在跟别人比斗吗?”突然间,易辰额头上冒出冷汗,他终于清醒过来,刚才自己险些陷入对方的幻阵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不怪易辰,若不是他太心急自己的家人,恐怕也不会轻易的陷入对方的幻境。

    意识开始回归本体,易辰此时心没有半点波澜,显得非常的平静,暂时将熟悉的箫声抛开,用漠然的目光扫了四周一眼。

    “虽然是等幻阵,但以为这样就能困得住我吗?”一句充满漠然的话,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他快调动魂力,好似一张大般,朝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这个虽然是等幻阵,但当初在葬神之地的时候,易辰看过更加繁复的阵纹,因此很快就锁定源头跟尾端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过,当发现源头跟尾端所在的位置时,易辰的脸色变得阴冷起来,他发现源头幻化成自己阿爷的模样,而尾端幻化的则是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这实在是太恶毒了,易辰想要离开这个幻阵,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自己的‘父亲’和‘阿爷’击杀。

    “咯嘎。”双拳瞬间紧握,易辰牙根紧咬,脸色变得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事情只许在幻境发生,而且只需一次!小爷发誓,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!”

    想要破阵,易辰别无选择,牙根紧咬说出这样的话,随后闭上眼睛,轻喝道:“烈焰,动手!”

    “吼”与易辰心意相通的烈焰,自然知道前者在想些什么,当即便发出一道吼声,随后粗壮的四肢猛的一用力,便带着劲风朝源头与尾端冲去。

    “彭”震耳的声音响起,在烈焰暴力的摧残下,源头与尾端瞬间就被拍散,一道异响声在空气响起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紧随着,易辰眼前的场景,好似玻璃一般开始碎裂,场景逐渐开始迷糊起来,而烈焰也快返回到石灵当。

    “咻”周围的空间猛的一颤,那些阵纹开始蹦散,易辰的视线重新回到武斗场,刘贤正用骇然的目光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!”感应到易辰的状态,半藏他们极是惊喜的叫唤一声。

    好似听到他们的喊话,易辰转头朝他们看去,但目光却是锁定在香蝶的身上,不,应该是她放在唇间的那支玉箫。

    “难道刚才的萧乐,是她吹出来的吗?”易辰眉头瞬间一皱,心已经完全能够肯定,只是多少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如此熟悉的箫声,她怎么会吹奏这一曲箫乐?”紧接着,易辰疑惑起来,而后摇头道:“看来等到这场比赛结束的时候,很有必要找她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目前唯一的线索,易辰不愿请放弃,但目前他并没有多想,回头用冷冷的目光看向刘贤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你怎么能破得了我布下等幻阵。”见到易辰安然无恙的出来,刘贤感到难以置信,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使用普通的幻阵倒也罢,可你千不该万不该,用我的亲人来迷惑我。”

    家人是易辰心的逆鳞,触之必死!他冷冷的说出这句话,随后身躯猛的一颤,在空气拖出一道残影,眨眼间来到刘贤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死!”一个阴冷到极点的字符,从易辰的嘴里发出,他的右脚在空气猛的一勾,随即便带着破空声,朝他的后背踹去。

    刻画幻阵,需要非常庞大的魂力,此时的刘贤魂力已经所剩无几,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,直接被易辰一脚踹。

    “彭”一道闷响声响起,刘贤直接就被踹飞出去,并且非常狼狈的摔倒在远处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回想起刚才在幻阵的情形,易辰心的愤怒就越发的强烈,脸色变得狰狞起来,强大的魂力不断的从他体内翻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