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两百三十九章 幻阵,易家【一更】

    如今已剩下最后一场比赛,这才是最为关键的一场,双方无论是谁,只要拿下这一场比赛就能够得到最终的胜利。

    “咻”易辰凝聚出的十支箭,在他的控制下,带着凛冽的劲风朝刘贤急射而去。

    感应到强猛的威势来袭,刘贤不敢怠慢,快使用纹器刻画起来,一道道纹路在他的纹盘上形成,迅交织在一起,在他的身前形成护盾。

    “彭,彭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紧凑的撞击声响起,易辰的攻击全部都落在那个护盾上,每一击都在上面留下一道裂痕,而最后一击,更是直接将那个护盾轰击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彭、”没想到易辰的攻击如此狂猛,刘贤瞬间就被一股震力震退出好几步,用非常惊讶的目光看向前者。

    “没想的到暗阁请来的外援,综合实力如此强悍,一上来就占据了主动优势。”围观的修者在见到这般情况后,俱是十分的惊讶。

    “三品上等斗灵之术——三头魔龙!”

    嘴角勾出一抹弧度,易辰决定乘胜追击,纹器飞在纹盘上刻画,随后一头拥有三颗脑袋的魔龙,便带着破空声,疯狂的朝刘贤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三品等斗灵之术——火狮怒!”

    刘贤的战斗经验,显然也非常的丰富,并没有选择躲避,快刻画,一头燃烧着炙热火焰的狮子,便从他的纹盘冲出。

    “彭”龙与狮凶猛的撞击在一起,强大的能量波动朝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倒是有两下子,不过凭此想要打败你,你太天真了。”当强大的能量波动消失后,刘贤说出一道冷冷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狗嘴吐象牙,你也不怕被戳死?真有那么厉害,就拿出你的本事,让小叶我见识见识。”根本就不畏惧对方,易辰讽刺道。

    虽然话是这么说,但易辰的眼神却是非常凝重,眼前这位少年,不知道为何,给他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想死,那我就只好成全你!”刘贤冷笑,随后也不跑动,直接盘坐在地面上,将纹盘放在双腿上。

    “他想要做什么,难道他不知道,坐在原地,遭到攻击的可行性更高吗?”在场的修者俱是议论起来,对刘贤的举动非常不解。

    “那么喜欢装,小爷我请你吃一顿好的!”

    易辰虽然也不解,但并没有多想,此时正是攻击的好机会,他岂会错过,迅调动魂力,开始在纹盘上刻画起来。

    “五品上等斗灵之术——怒龙!”喝声从易辰嘴里发出,随后一头龙形魔兽从他的纹盘冲出,带着强劲的威势,朝刘贤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彭。”盘坐在地面上的刘贤,并没有躲避的意思,当那头怒龙来到他身前时,他猛的一挥纹器,一个更加强大的护盾在他的身前形成。

    “轰”这个护盾非常的坚固,那头怒龙猛的撞击在上面,可却没有造成任何的破坏。

    “奇怪,他凝聚出来的护盾,怎们强了这么多。”易辰感到非常的惊讶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继续给你出手的机会,颤抖吧小子!”在易辰的注视下,刘贤的纹盘闪烁起刺眼的光芒,他手持纹器,疯狂的刻画起来。

    “咻”一道道神秘的纹路,在刘贤手的纹盘形成,强大的威势朝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易辰心有一股非常不妙的预感,眼神尽是凝重,同样开始快刻画纹路,随时准备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“等幻阵,困!”便在这时,一道怒喝声,在刘贤的嘴里发出,随后他快将纹盘扣在地面上,霎时间纹路像是大一般,瞬间将易辰罩住。

    “糟糕,他刚才是在刻画幻阵。”易辰心直叫糟,他没想到对方刻画的居然是幻阵。可现在反应过来也没用,他眼前的场景已经开始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“对方刻画的是等幻阵,这怎么可能。”易辰双眉紧皱,他可是非常的清楚,按照正常的魂力储备,黄魂境修者绝对刻画不出等的幻阵。

    “难道对方根本不是黄魂境的修为?”易辰此时忍不住这样的怀疑,但对方释放出来的的确是黄魂境气息,这点无需置疑,只是越是这样,易辰他就越是疑惑。

    脑海的念头虽多,但易辰很快便不再去想,因为眼前的场景已经彻底改变,并且在看到眼前的场景时,他彻底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易家。”熟悉的场景让易辰一愣,那正是他生活了十几年易家,并且场景非常的真实,如果不是在心警告自己,这里是幻阵的话,恐怕他真的会以为自己回到了元玄帝国。

    “大批魔兽正在靠近,大家做好防御准备!”便在这时,一道熟悉的声音,在易家最高的建筑上响起。

    听见那道身影,易辰快转头朝那边看去,霎时便发现建筑上正有两道熟悉的身影,其一位还坐在一张轮椅上。

    “阿爷,父亲。”看清两道身影的模样,易辰脸上浮现出激动之色,算起来的话,他与自己的家人,已经分别好几个月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齐心协力,守住易家!”无数的士兵从易家冲出,他们快团团将易辰围拢起来,警惕的看着前方。而且非常的奇怪,他们好像并没有发现易辰。

    “吼”一道魔兽的吼声,在易辰的身后响起,他快转头看去,发现正有无数的魔兽从远处冲袭而来,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“金角冰蟒,双头青鳞鳄,这些都是死亡流域的魔兽。”这些魔兽的数量非常的恐怖,易辰在看清它们的模样后,脸上浮现出惊疑。

    虽然心清楚的明白,自己是身处在幻境,但那群魔兽释放出非常恐怖的威势,易辰感觉非常的真实,额头上霎时间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“杀!”易家的护卫,脸色都非常的苍白,但却并没有退缩,纷纷抽出身上的武器,随后快调动魂力,朝气势汹汹的魔兽冲去。

    那些魔兽都非常的强大,易家的士兵迎上去,简直就是以卵击石,惨烈的战斗打响,不断有士兵倒下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真的回来了?”鲜血四溅,一切看起来都非常的真实,易辰忍不住怀疑起来。

    “死亡流域的魔兽难道是发疯了不成,怎么会离开自己的住所,进攻元玄帝国。”高处,易魁脸上尽是凝重,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庞大的魔兽数量,而且还是强大的六级魔兽,根本不是我们能抗衡的存在,那些士兵们恐怕坚持不了多久。”易斯庆脸上尽是无奈,道。

    “辰儿外出历练已有几个月的时间,看来是不能见他最后一面了。”易魁语气带着遗憾,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阿爷。”听到如此伤感的话,易辰心神一颤,感觉脑海受到了震荡,随后开始变得昏昏沉沉,眼前的场景也变得模糊起来,好似身处在梦一般。

    “糟糕,对方居然能够刻画幻阵,而且还是等级不低的等幻阵,这下子麻烦了。”冷堂这边显得非常的紧张,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如何是好,在布阵五分钟之后,布阵之人就能够离开原地,到时元天可就危险了。”香蝶说出一句非常担忧的话来。

    在布完阵之后,布阵之人要继续往阵注入魂力,不能轻易的离开,但五分钟之后,阵法便彻底的稳定下来,到时刘贤便能够离开原地,到那个时候,还身处在幻境的易辰,处境可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了等幻阵,而且还是在刘贤全力出手的情况下,依照那小子黄魂境的修为,根本破不了,看来胜利已经牢牢的被我们锁定了。”坐在刘君身旁的那位国师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那日在我们的风影斗灵场闹事,也该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。”刘君脸上带着阴冷,传音道:“刘贤,等会送那小子归西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不用给你说,我也会这么做。”刘贤脸上浮现出一抹阴冷,加快魂力的注入,等到魂力足够支撑幻境,他便可以离开原地,解决易辰。

    外面的情况易辰并不清楚,此时他的脑袋一阵迷糊,感觉心还有一个非常真切的声音在提醒他,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。

    血腥味扑鼻而来,易辰就好像是透明的一般,易家的人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,且从一些士兵,直接从他的身体穿过。

    惨叫声在耳边缭绕,不断的有士兵倒下,那群魔兽一步一步的朝易家逼近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这些魔兽为什么要进攻易家。”见到这番场景,迷糊的易辰感到非常的困惑。

    “啊!”最终,在那些魔兽的屠杀下,易家所有的士兵都倒在地上,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那群魔兽,它们朝压倒易家的围墙,朝易斯庆等人接近。

    “不!”迷糊,易辰见到自己的家人受到威胁,当即便是扯开嗓子大喊一声,一股强烈的杀意在他的体内腾升而起。

    “好重的杀意。”在外界,易辰的杀意将武斗场笼罩,距离他最近的刘贤瞬间就感应到,当即背后升起一股凉气,骇然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