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两百三十八章 出场战刘贤!【四更】

    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如今钟毅已经败下阵来,自然要轮到易辰上场,在这一瞬间,他脸上的慵懒之色尽收,变得极是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场就交给我好了。”易辰缓缓站起身来,道。

    见到易辰一副信心满满的模样,冷堂点头道:“小心点,凭我的感觉,最后一位少年好像非常的不简单,如果能够打赢他,少不了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不简单吗?”易辰嘴角一勾,转头朝对面那位少年看去,发现他也在用森冷的目光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只剩下最后一场了,只要赢了这一场,我们就能得到阴阳镜的使用权,绝对不出现半点纰漏,必要时刻可以将那个小鬼击杀。”刘君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场比斗由我出手,刘君国师尽管放心。”那位裹着黑袍的少年,说出一道充满沙哑的声音,这与他的年龄不符,听起来非常的别扭。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有半点大意,也别露出半点破债,否则大帝怪罪下来的话,我可保不了你刘贤。”刘君沉声告诫道。

    闻言,那位被唤为刘贤的黑袍少年,并没有多说什么,迈开步子朝武斗场走去,他好似并不惧怕刘君,这非常的奇怪。

    “那位暗阁请的少年,终于要出场了,不知道他能不能扭转乾坤,为暗阁赢下这一场胜利。”风影帝国人已经上场,在场的修者全都转头朝易辰看去。

    “终于要开始了。”易辰深深吸了口气,随后满脸漠然的站起身来,准备上前进场。

    “元天小兄弟,一定要加油啊!”便在这时,青冥也站起身来,一只手便要朝易辰的肩膀搭上来。

    这来得实在有些突然,易辰可是经常徘徊在生死间的人物,而不是那些温室的花朵,瞬间就反应过来,快往后面一躲,避开对方的手。

    青冥完全没有想到,易辰会躲得如此之快,那只手瞬间停留在半空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易辰目光紧盯着青冥两指间夹着的东西,仔细一看,发现居然是一根非常细小的针头。

    “预祝小兄弟旗开得胜啊!注意安全!”青冥快缩回手藏在袍间,非常虚伪的笑道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并没有发现异样,而青冥也隐藏得非常的好,易辰倒也没有说什么,眼神闪过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“双指间夹着的是针头,刚才他拍过钟毅的肩膀,难道下毒的是他?”易辰心响起这样的声音,隐隐已经有了猜测。

    不过,对方身为暗阁的长老,且周围的人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,即便易辰说出自己的怀疑,也没有人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承蒙青冥长老吉言。”易辰并不想惹太多事,他并不知道青冥的动机,但也没有声张,说出一句这样的话后,便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非常平静的来到武斗场。

    经过刚才激烈的战斗,此时的武斗场地面已经是坑坑洼洼,空气还弥漫着暴烈的魂力波动,在这一刻,易辰心的好战因子彻底被激发起来,双手兴奋得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认输还来得及,否则等会我会用双手,将你撕成碎片。”在易辰对面的少年,说出一道极度沙哑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恩?”如此沙哑的声音,让易辰感到非常的奇怪,这并不是少年所能拥有的声音,更像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者所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自大狂,在这个世界还真是不少,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,走到哪里都能遇到。”虽然奇怪,但易辰并没有多想,漠然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等着到黄泉忏悔吧。”刘贤并不逞口舌,袍探出一对看起来非常白褶的双手,只是让易辰奇怪的是,他那对手上,居然布满了皱纹。

    “咻”在易辰非常好奇的注视下,少年摸了摸戴在手指上的储物戒,随后两件物品便快腾空而起,释放出璀璨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七星纹器,七星纹盘。”看到少年拿出的工具,易辰脸色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对方使用的工具,要比刚才那两位少年还要好,说明最后一名,肯定比刚才那两位还要强,刘君他们肯定是将最强的一位放在最后出场。

    “咻”虽然震惊,但易辰很快便冷静下来,摸了摸储物戒,将自己使用的工具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四星纹器,六星纹盘,那就是他等会要使用的工具?”本来对易辰使用工具十分期待的修者,在见到易辰拿出来的工具后,瞬间便是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平时,易辰这两样东西也并不算差,可现在可是暗阁最高规格的阴阳会,且前面几位拿出来的工具等级都不低,与易辰现在霎时形成强烈的反差。

    “怎们会这样,你们难道就没询问过他使用的工具吗?”冷堂的脸色有些不好看,要知道纹器跟纹盘,对于修者来说可是十分重要的啊!

    闻言,半藏显得有些尴尬,本来在斗灵场的时候,易辰表现出来的战力非常强悍,这也让他产生一种错觉,对方肯定有强大工具的错觉,因此也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“算了,现在要弄高星级的纹器给元天小兄弟,显然是来不及了,现在只能静观其变了。”冷堂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加油啊!”香蝶坐在椅子上,双手紧紧的抓在一起,用担心的目光看着易辰,好似非常担心一般。

    “姐姐,那个叫元天的有什么好,没看到你亲弟弟伤成这样么?你还有心思关心别人,真是重色轻友。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道传音在香蝶的耳边响起,他快转头看去,发现传音给他的居然是钟毅。

    此时经过一会的休息,钟毅虽然还不能完全独立行动,但脑袋已经能动,用非常不满的目光看着香蝶。

    “哪有,别乱说。”香蝶显得有些慌张,赶紧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解释等于掩饰,书上面说,开始思春的女孩,都是你这个模样。”钟毅非常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再乱说,等会看姐姐不饶你。”香蝶脸颊通红,恶狠狠的瞪了眼钟毅,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他也还不错呢,你弟弟我可是亲身证实过,就算你们在一起,他估计也会对我很不错呢。”钟毅看向易辰的背影,努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是一直很反感他的吗?”听到钟毅的话,香蝶非常的好奇,道。

    “老姐喜欢的人,我怎么敢得罪,否则你还不得治我。”钟毅努了努嘴,道:“我只是帮你测试测试,他的人品怎么样,免得你上当受骗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,臭小子。”香蝶非常不爽的赏给钟毅一个爆栗,登时疼得后者龇牙咧嘴,直呼痛。

    在此时场合,两人都没有打闹的心思,很快就转头看向易辰,眼神尽是担心。

    “只用这么低级的物品跟我比,你就那么有信心?”当看到易辰使用的工具后,刘贤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工具的不在好坏,而在于使用的是谁。”易辰脸色非常的平静,道。

    “好生狂妄,你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这样说话的人,我保证你等会会死得很惨。”刘贤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口臭也是一种病,得治。”易辰嘴角勾出一抹弧度,这句话霎时间让刘贤脸色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“咻”便在这时,武斗场的法阵再度启动,神秘的纹路在易辰的脚下形成,护罩再度出现,将他们罩在其。

    “阴阳会最后一场,现在开始!”那位负责宣读的老者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咻”他的话音刚落,易辰两人在这一瞬间,同时调动魂力,疯狂的涌出体外,朝对方扑压而去。

    两股强大的气息,在两人的身前碰撞在一起,在他们身前的空间,开始扭曲起来,恐怖的劲风在他们的身体周围搅动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的气息都非常的可怕,隐约还可见在气息碰撞的地方,有阵阵的电弧。

    “只是刚一开始,就发生了碰撞,等会的战斗还真是叫人期待啊!”在场的修者眼神尽是炙热。

    “咻”

    对方本来是准黄魂境,在使用了天蛊灵石后,变得非常的可怕,易辰不敢有半点怠慢,将自己的气息提升到极致,同时调动起魂力,开始在纹盘上刻画起来。

    见到易辰的动作,刘贤也没有半点怠慢,也开始调动魂力,飞在纹盘上刻画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控制能量,在比拼气息的同时,两人居然还在刻画纹路。”在场的修者无不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“杀!”便在这时,刻画当的刘贤,身体猛的一跃,手的纹器猛的朝前方一挑,一道纹路快冲出,朝易辰的脑袋急射而来。

    “彭”感应到强大的劲风来袭,易辰并没有半点慌张,嘴角勾出一抹弧度,双腿猛的蹬地,也脱离对方的气息范围,同时也避开对方的攻击,他刚才站立的地方,被那股能量轰出一个小洞。

    “咻”就在易辰刚刚退开的那一瞬间,他手的纹器化作一道残影,迅在身前划过,纹盘快冲出十道纹路,它们在半空化作十支箭。

    “杀!”冷冷喝声在易辰嘴里发出,猛的一挥手,随后那十支箭,好似有生命一般,带着破空声朝刘贤的脑袋冲袭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