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两百三十七章 中毒?【三更】

    可怕的威势在武斗场传荡开来,在场的修者脸上尽是骇然,这威势实在是太强了!

    身为那股魂技目标的当事人,梦耗感受到的威势更加可怕,脸上狰狞之色更甚,眸间闪过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“咻”不敢有半点怠慢,梦耗快举起纹器,开始在纹盘上刻画起来,一道道纹路相互间交织在一起,形成一个又一个骷髅,一股黑色的雾气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。

    “七品下等魂技——群魔乱舞!”紧随着,一道怒喝声在在梦耗的嘴里发出,他快将手的纹盘抛向虚空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梦耗的纹盘,不用任何的能量撑托,停滞在半空,开始快旋转起来,一只只颜色森白的骷髅从纹盘冲出。

    那些骷髅的数量太庞大了,在场众人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最后在他们的注视下,无数的骷髅与三头猛龙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”震耳欲聋的声音,在整个武斗场回荡,可怕的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开来,可当来到护罩的时候,都尽数被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强横的劲风在四周搅动,尘沙随着狂风飞舞,直接将梦耗和钟毅两人笼罩,一时间看不到他们两人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“分出胜负了吗?”易辰心响起一道这样的声音,他可是非常关心最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半藏他们也非常的紧张,且先不说胜负,钟毅的能否平安,也是他们最为关注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股强大的波动很快就消散在空气,尘埃落定后,众人终于能够看清两人的情况。

    钟毅和梦耗两人依旧站在原地,他们的身上都带着伤,而钟毅则要比较狼狈一些,脸色苍白,嘴角挂着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“奇怪,我的身体怎么动不了了。”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钟毅站在原地,脸上尽是骇然。

    刚才那番对撞,钟毅虽然被震得内伤,但整体来说并不严重,可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现在自己的身体根本动不了,甚至是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虽然他没有受到严重的伤,不过我们暗线安排的人,给他下的毒,开始产生作用了。”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,刘君在见到这般情况后,冷笑道。“看来第二场的胜利,已经被我们锁定。”在他身旁的那位国师笑着道:“暗阁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,最终的问题会出现在他们的内部。”

    “钟毅少爷是怎么回事,他虽然受了伤,但也还不至于连动都动不了吧?”半藏他们也发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暗阁培养出来的天才,你的实力的确很强,可惜遇到的是我!”

    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些梦耗根本就不关心,他的脸上带着冷笑,快调动魂力冲出,带着残影来到钟毅的身前,猛的一拳击出,轰击在他的腹部上。

    “彭”一道闷响声传出,钟毅瞬间就被轰飞出去,在半空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,随后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剧痛来袭,钟毅险些被疼晕过去,他紧咬着牙根,不断的努力,可却骇然的发现,自己连眼皮都动不了,好似瘫痪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奇怪,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”易辰也是非常不解,此时的场景让他的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暗阁的天才,今天我就要尝试下,斩杀你们这些超级天才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阴阳会不限生死,就算是杀死人参赛者也无罪,梦耗面色狰狞的走到钟毅的身旁,快出手抓住他的衣领,随后猛的用力将他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彭”狠狠的撞在护罩上,钟毅心头闷哼一声,鲜血从他的嘴角溢出,此时的他没有半点反抗之力,只能挨打而不能还手。

    “暗阁天才,哼,死吧!”梦耗冷笑一声,随后举起锋利的纹器,快冲出,想要结果钟毅的性命。

    这样的比赛,只有钟毅亲自喊输才算结束,可现在他连动动嘴皮都难,更别说是投降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梦耗朝他袭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要命丧于此吗?”这样的变故,让在场所有的修者都愣住了,没有人反应过来,而且此时营救已经来不及,这让钟毅心升起一股绝望。

    “随便就想取别人的性命,这貌似不太好吧?”便在这时,一道漠然的声音响起,随后一道破空声传出,一把匕首带着破空声冲出。

    “彭”极是结实的护罩,瞬间就被那把匕首刺出一个大洞,随后那把匕首度不变,冲向梦耗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锵!”感应到身后的情况,梦耗不得已停止手动作,快一个转身,劈在那把突然出现的匕首上。

    将它劈落在一旁,梦耗发现那根本不是匕首,而是看起来像匕首的纹器,且还是一星纹器。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冲击力,居然连护罩动轰出一个大洞。”在场的修者赶到非常的震惊,转头朝那边看去,发现出手之人,居然是坐在冷堂等人身旁,头戴斗笠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那个不是暗阁请来的外援少年吗?”当发现出手之人是易辰后,在场的修者都非常的吃惊,道。

    同样,梦耗也发现了出手的人,当即看向易辰的目光闪过凶狠之色。

    “是他,他为什么要救我。”虽然不能抬头,但钟毅还是从眼角的余光,看到易辰的身影,眼神闪过复杂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场比赛我们认输!”经过易辰这样出手,半藏他们终于反应过来,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阴阳会第二场,风影帝国胜!”那位裁判也终于反应过来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公平!”便在这时,刘君突然从位置上站起,好像对这个结果非常的不满意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喊声,在场的修者全都转头朝他看去,这场比试的胜利方,明明就是风影帝国,可他为什么要说不公平?

    半藏他们也是非常的不解,但依照他们对刘君的性格,这件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刘君国师又什么问题?”负责宣布的老者,转头看去,道。

    “这本来就是场公平的比赛,但刚才比赛没有结束,就有人从搅局,破坏比赛的正常进行,这对大家我们来说,非常的不公平!”刘君沉声道。

    对方的矛头,直指易辰刚才出手的行为,在场所有人终于知道他想要说些什么,俱是转头朝易辰看来。

    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,都聚集在自己的身上,易辰耸了耸肩,直接选择无视,依旧稳稳的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刘君,你们这是什么意思,这场的胜利也判给你们了,你们还想怎样?”半藏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才那是破坏比赛规则,按照我们原来的约定,在比赛的过程,若是有谁破坏比赛规则的话,就判谁输,也就是说,你们已经没有了比赛的资格。”刘君脸上浮现出笑意,从容不迫道。

    “荒唐,刚才这位小兄弟也只是救人心切,况且在我们的约定,好像没有出手营救,就算违反比赛规则这一条吧?”冷堂不紧不慢的站起身来,道。

    闻言,那位宣读的老者摸向怀间,从里面拿出一本小册子,打开之后便开始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“的确如冷堂长老所说,册子并没有这一条规定,而且刚才那位小兄弟出手,也是合情合理,并不算违反比赛规则。”半响后,老者轻声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在场的修者俱是点头,同时也开始议论起来,对着易辰等人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抓到对方的小辫子,可到头来却没有这样的规定,这让刘君感到非常的不耐,但他脸色依旧非常平静,只是非常平静的摆了摆手,随后坐回到椅子上,脸不红心不跳,足可见其功力深厚。

    “弟弟你没事吧?”这时,钟毅也被人抬了下来,香蝶快步走上前去,焦急的查探他的情况。

    此时的钟毅,连动下手指头都难,更别说是说话,模样看起来非常的狼狈。

    “全身僵硬,好像是被人下了毒。”冷堂快步走上前,帮钟毅把脉,随后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下毒?”听到他的话后,易辰脸上浮现出不解,大家明明都好好的在这里,没有跟其他人接触,怎么会被下毒?

    “这怎么办太长老,这毒能解吗?”香蝶显得非常的焦急,道。

    “这并不是致命的毒药,只是让人神经暂时麻痹,没有什么大碍,只要休息一会,毒性就会全部都散去。”冷堂轻声道。

    闻言,在场众人终于是松了口气,将钟毅扶到一张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虽然钟毅身体不能动,但双眼却能够灵活的转动,紧紧的盯着易辰,眼神尽是复杂。

    “阴阳会已经到最后一场决赛,请双方势力的参赛者上场。”那位负责宣读的老者环顾了下四周,道。

    这一句刚一落下,场面瞬间就变得热闹起来,在场的修者都用炙热的目光看着双方势力的人,眼神带着火热,最后一场终于要开始了,也就是最终的冠军,终于要决出来了!

    “元天小兄弟,最后一场就交给你了。”冷堂转头朝易辰看来,道。